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短篇


  • 安知镇

    2022-06-18 编辑: 芜园 人气:55

    天知道我在哪。这片林子望过去无边无际,四处是蘑菇般伞顶却不矮小的蓝色叶片的树,散发着幽幽的晦暗的烟雾。他们把一切阻隔在外面,像是监狱的高墙或是军区的守卫。任什么也休想闯来,至少,我在这里的四天四夜连风

  • 2022-06-18 编辑: 芜园 人气:51

    那只麻雀愣愣地立在白菜中央好一阵了,比起找寻更像是在观察。他一动不动,仿佛根本不存在他头顶蒸得土地喷着热浪的烈日。他低着圆圆的脑袋,收起短小的翅膀,只是立在那。他的身下静静地躺着一颗青虫的茧。茧的外壳

  • 狼心

    2021-10-10 编辑: 孤独一刀 人气:481

    他是一匹灰狼,一袭黄灰色的长毛。他的脸狭长,两只直立的耳朵警示着对手,不要惹怒他。他的一对眼,向上斜,目空一切,蔑视所有。鼻子突出,显示出他的霸气。最得意的是满口的牙,尖锐的只要一咧嘴,恐怕没人敢上前

  • 柳树湾的女人

    2015-06-18 编辑: 朱承星 人气:12913

    一黄昏,天边火烧云特别灿烂。柳树湾里忽然鞭炮震响,许多喜欢看热闹的人俨然交通堵塞一样,迅速把宝珠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恭喜,恭喜,恭喜发财!”薛宝珠拿出两包香烟,一一散发给所有来凑热闹的人。“谢谢,谢谢

  • 找缘份(微篇小说)

    2020-10-04 编辑: 小小的太阳 人气:766

    找缘份(微篇小说)金晓胜男:在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既珍贵又难得,她便是缘份,大多数男人不相信缘份,可是我相信;最好的礼物,既是在预料之中,又是在意料之外的,缘份便是如此;今天,我要去找一份我一直想要的

  • 智者(微篇小说)

    2020-10-04 编辑: 小小的太阳 人气:653

    说起冷幽默,其实我也不是很理解到底怎样叫冷幽默,我现在写个短篇,让关心我的人看看,像不像。一个中年男子在某市医学院附一医的第4幢楼第4层的走廊上的塑料椅子上,心事重重的坐着。一位智者走了过来,慢下了脚

  • 憨大姐

    2020-02-02 编辑: 北极星 人气:951

    我邻座同事,是位白白的高高的大姐,她额头和颧骨都较为突出,蒜头鼻,眼睛相对较小,内双眼皮,眼珠微鼓,眼型和眼神都透着一种牛犟的固执之劲,阔嘴,总是乐呵呵的,见人就笑。之所以叫她憨大姐,一来是她随和,二

  • 困龙飞天

    2019-06-23 编辑: 东岳雨石 人气:1233

    第一章张学军的亲生父亲是县上派到管理区的工作组长,母亲是大队女青年女团支部书记。他母亲那年刚满十八岁,人长的婷婷玉立,娇艳多姿;春朝桃绚蕾;芍药绽苞时,风华正茂,朝气勃发。工作组来到这个村,见她为人开

  • 史上最牛的网络连接方法

    2018-11-11 编辑: 无云之明 人气:984

    村里刚拉上宽带,很多人家都买了电脑。那天去邻居家串门,见大哥正在重复做一个奇怪的动作:地上摆着两台电脑主机,大哥把网线从一台电脑主机上拔出来飞快地插进另一台电脑的网口,然后看看那台电脑,失望地摇摇头,

  • 妈妈的理论

    2018-11-11 编辑: 无云之明 人气:2309

    妈妈没读过书,可理论一套一套的。记得那时刚用上电磁炉,妈妈把锑锅放在上面烧,烧了半天也没动静,于是妈妈得出了一个结论:火分为明火和暗火,煤气灶那叫明火,电磁炉的那叫暗火。在明火上烧的不能放在暗火上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