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夜半加油车

  • 作者: 老榆木
  • 发表于: 2018-02-16 07:37
  • 字数:3197
  • 人气:4124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灵异小说系列】之
  夜半加油车
  老榆木
  
  夜,漆黑。
  凌晨一点半,刈陵县某加油站。微弱的灯光在雨幕中闪显。
  秋雨连绵,一下就是一个整天,雨丝一条接着一条,拚着命往下落。天上阴云四布,密不透风,看样子,这雨,短时间停不了。
  “下吧,反正夜深了也没业务,老天爷,你就使劲下吧,我回去玩我的手机游戏了。”
  至少有三个多小时没有车来站加油了,值班员工小王闲得无聊,走出值班室,长长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一场秋雨一场寒,随着秋天雨季的到来,气温明显降低,尤其是下半夜,寒气更浓。小王把工作服的拉链拉好了,缩着脖子,绕四台加油机察看了一圈,见没有什么安全问题,喃喃自语着,返回值班室。
  玩了一会儿,浓浓的睡意袭来,眼皮开始打架,小王关掉游戏,正想爬在桌子上迷糊一下,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有辆车驶进加油站,像是停在二号加油机旁边。
  突然,一张惨白的脸贴在玻璃窗外,面无表情,眼睛白多黑少,眼角好像还挂着两道红线。只听那白脸人冷冷地对小王说:“伙计,加油。”
  冷不丁玻璃窗上显出这么一张鬼一样的脸,小王吓了一跳。他心里有些不愉快了,心想你这人怎了,谁惹你了?加油就加吧,表情话语这么冷,就像我得罪了你似的。
  等小王走出值班室时,那位喊他加油的司机已经坐进驾驶室。
  小王懒洋洋地拖起加油枪,问道:“加多少?”
  司机将车窗玻璃摇下一条缝,伸出三个手指一晃,冷冷地说道:“三百。”
  见小王拿着油枪却不加没,司机隔窗喊道:“你到是加啊!”
  “师傅。”小王脾气直,最见不得这种傲慢的人,于是也用冷冰冰的口气回答道:“请你下车打开油箱。”
  “油箱开着!”冷冰冰的声音再次从车窗玻璃的缝隙飘出。
  “那你早说啊,真是的。”小王皱了皱眉。
  小王一看,油箱盖果然开着,遂将油枪塞进去,手上微一用力,汽油便冲出枪口,哗哗哗哗地向油箱里喷去。
  加三百块钱的油,需要的时间较长。利用这个空档,小王隔着玻璃窗观察了一下车里的情况。虽然看得不是十分清楚,但借着加油站的灯光,可以看到车里人的大概轮廓。驾驶员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大个头,留长发,身体坐得笔直,两眼目视前方,脸色有些惨白,面部很严肃没有一点表情。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大约七、八岁的样子,五官到还端正,就是脸色和司机一样,惨白得几乎没有一点血色,嘴里塞着一根棒棒糖。小王朝他笑了笑,小男孩也向小王笑了一下,只是笑的模样奇特,不像笑,到像哭。后排座位上,则坐着两个女人。一个看上去年龄较大,显然是司机的妻子,头发披散下来,摭挡了多半张脸,小王看不到她的面部,见小王看她,便将脸扭过去贴在车窗玻璃上,望着车外灯光下的雨丝出神。另一个则是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孩,面目娇好,但那脸色,也是一样的惨白,白里还泛着青灰。女孩身材苗条,上身穿一件紫色的衬衣,下身着黑色紧身蹬腿裤。女孩对小王射来的目光毫无反应,眼睛大睁着,死死盯着前座的小男孩,眼球半天连转都不转一下,眼睛里流露出的,似乎是无限的哀怨。
  一声炸雷响过,闪电在雨幕中划出一道明亮的弧线。
  在闪电照过的一瞬间,车子里那四个人的脸,越发显得惨白,身子似乎被惊雷吓得微微发抖。小王见了,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小王还想看个究竟,但加油枪停了。油,加够了。小王拨出油枪,将小车油箱盖拧紧,走到车窗前说道:“加好了,钱。”
  司机胳膊长,只是身体稍微右倾,手便从车窗玻璃的缝隙处伸出窗外,将三百元钱递给小王,然后发动着车,走了。小王将油枪挂好了,吹了一声口哨,将三百元钱塞进衣兜里,望了望还在扯着雨丝的夜幕,摇摇头,回到值班室,头往桌子上一放,接着睡他的觉去了。
  “喂,小王,你怎睡起觉来了,还要不要纪律?加油去!”
  美梦间,猛听值班经理的训导如雷鸣般地在小王的耳边响起。小王吓了一跳,睁开眼一看,天开始发亮,墙上钟表指示的时间,已是早上五点十分了。正好有车驶进加油站,车还没到加油机前,司机便熄火下了车。下了车不算,竟然大呼小叫地嘶吼起来:“妈呀,快来人,你们的加油机漏油了,流的满地都是,要是遇上明火,非爆炸了不可。”小王闻言大惊,赶紧跑出来察看。
  值班经理也急忙尾随而出。
  可不是?在二号加油机周围,流了好大一摊汽油,随着地面向四周流淌,加油站充斥着浓烈的汽油味道。这个时候的加油站,不蒂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着火的危险。小王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仔细察看了一下加油机,没问题呀,一点都没有漏油的迹象。但在地上,确实有大滩的汽油,小王摸着后脑梢,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值班经理见状大惊失色,怒目吼道:“快,快把地上的油处理掉,一会再跟你算账。哼!”
  加油司机人不错,不顾个人安危,也加入了泄漏汽油清理行列。三个人忙乎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把地上的汽油收拾干净了。待司机加满油正要离开时,突然听到小王杀猪般地大叫了一声:“妈呀,遇到鬼了!”
  值班经理和司机给吓了一跳,急问到:“怎么了?”
  小王脸色苍白,冷汗直往下流,微微颤抖的右手里,居然拿着三张百元面值的鬼票,也就是冥国使用的钱币。
  值班经理不解地问:“小王,你搞啥鬼?”
  “昨,昨天半夜里,加油收,收的。”小王几乎话不成声了。
  值班经理嘿嘿一笑说:“小王,你就诌吧,想贪污油款,就拿三张鬼票来冒充,几天不见,你长本事了?编个鬼故事,你以为那三百元油款就能私花了?你这鬼捣得也太没水平了吧,嗯?”
  小王急得快要哭出声来了:“经理,冤枉我了,真的是半夜加油后,那位司机给的,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呢?”小王是个直脾气的人,一听经理这样讲话,不由得恼火起来:“经理,你可以不信我说的话,但你不能污辱我的人格,员工也有自尊。好,既然经理你这样说,我也有口难辩。算啦,算我倒霉,三百元我自个掏腰包补上,请你给我结结工资,我现在就辞职,立马走人!”
  眼看两人为了三张鬼票吵上了,加油司机也觉得这里边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还是旁观者清,加油司机一想,立即对经理说:“有了,经理,你也先别急,你们安装有摄像头,调出昨夜二点左右的摄像看一看,不就清楚了?”
  经理一听说:“对呀,我怎把这个忘了。”说罢,转身快步走向值班室,小王紧跟在经理后面。加油司机也想看个稀奇,就尾随他俩走进去。三人齐聚在显示屏前,经理将昨夜二点左右的视频画面切换过来。不看则已,一看,三个大老爷们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监控画面里,清楚地记录了昨夜凌晨一点半小王加油的全过程:
  先是茫茫夜雨中,一辆黑色小轿车冲出雨幕,驶进加油站,停靠在二号加油机旁边。车门一开,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下车来,根本就没看到他怎么迈脚,一飘,便将一张惨白的脸贴在值班室的玻璃窗上,喊出的那句话,就是小王听到的“伙计加油”。当小王起身往外走时,那司机一飘,又回到驾驶座上。
  接着,就是小王的加油动作。
  一旁的加油司机似乎有这方面的经验,说:“经理,你把那辆车放到最大看看。”
  值班经理将画面调到最大,车和车里的一切基本看清楚了。三人张大了嘴,惊得半天没合下来。
  那辆小车竟然是一辆纸糊的假小车。
  “车”里,四个人全是披头散发,满脸血污。驾驶座上的司机,脑袋都成了扁的,胸腔大开,肚肠都堆在方向盘上。副驾座上的小男孩,头上扎满了玻璃,眼睛是两个黑窟窿,鼻子没了,嘴只留下一半。后面座位上的两个女的,都是血流满面,披散着头发,脑袋歪在一边,血,从她们的下巴骨一直往下淌。
  小王的油根本没加在油箱里,而全流在地上,哗哗哗哗的,汽油像一条河,流出地面,流进路边的排水沟里。
  “加满油”后,“司机”从车窗玻璃缝隙递出三张鬼票交予小王,车子扬长而去,消失在幽黑的夜雨中。
  经理一屁股蹲在椅子上,牙齿上下打架:“还,还真碰到鬼了。”
  加油司机二话没说,默默地离开值班室,发动着他的车子,冲进雨幕之中。
  小王脸色由白转黄,又由黄转青,嘴唇也变成酱紫色,哆嗦着说道:“经理,这三百元鬼票……。”
  没等他说完,经理便打断了小王的话:“扔了,快扔了。”
  隔了一天,便传来加油站员工小王病倒了的消息。
  据说,在医院里检查过,病因不明
  (本文纯属虚构,读者切莫相信鬼神之说。)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