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精华

像记忆投食于孤独

  • 作者: 纪沉沦。
  • 发表于: 2015-03-14 12:36
  • 字数:1437
  • 人气:2008
  • 评论:5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村上说,爱一个人就像午夜的汽笛声。他用寂静的慰藉喂饱你的孤独,然后亲手割破。

——题记

住在郊区的房子里,白日里可以看见澄澈的蓝天,夜里可以看见满天的星辰。如果你曾经见到过连绵的厚重云朵被苍翠山脉阻绝,猎猎山风撼动高大树木,发出呼呼的声响。如果你曾经见到,你一定会知道。纵使你见过很多次这样的景致,可是每一次,依然会为它的美好而轻易动容。生之寂静与有力,叫人知晓世间的秩序井然,这不禁让人心安。

夜色深浓时分,在阳台上乘凉。人与自己的对话,只发生在夜里。已经许久,不曾有过长久的阅读和思省,身心沉堕在冗杂事物中不得抽离。又或许,许多时候,我们甘愿沉堕而不自知。

晚风拂面的时候,觉得灵魂是和风一种性质的东西。“灵魂如风,却从指间无声地滑落。”很久之前读到的句子。来自安妮。那个衣锦夜行,在暗夜里书写幻觉的女子。那本书的边缘已磨损出陈旧质感,书页泛黄。潮湿柔软的纸页上这句话暧昧而缠绵,“我感觉你的灵魂会像风一样从我的指间溜走,但我还是一次次惶恐不安地伸出我的手。”

如何对这苍茫世间的另一个独立个体投诸长久温存的感情。如何付出自己的相信与真心。这是我们庸碌一生困惑不已的话题。

这些年来,来来去去,数次搬家迁移。每一次,除了疲惫,亦有困顿。因为不知道这漫长拖沓的生活何时是尽头,所以觉得无望。仿佛这漫漫一生,我们只是宿命手里流转的一枚棋子。这样的看法,让人轻易被自己的感性摧毁。在迁移的路途上,把额头抵在车窗玻璃上,心内有那么一刻惘然。人生再多浪荡不羁,其实还是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家。

想要那种乡下的旧房子,陈旧但不要俗气。开辟出小小院落,种上栀子和玉兰,都是白色清丽的花朵,有凛冽香气。想要个孩子,好代替自己重新生活一次。想要那种可以温存共度余生的伴侣,不要多话,不要窥探,只是用来默默凝望长夜倾谈的那种。

大多数时间是一个人生活,与父母的相处甚少。即使在为数不多的相处里,也不甚愉快。生活的拖沓,坠着我们无法向上甚至无法平衡。所以我们总是把暴戾的脾性发泄在爱的人身上。

一个人生活自然也是有过非常孤独的时刻。无所事事地在大街上走,直到夜色降临,华灯初上。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走路,虽然没有目的,却步履踏实。小巷子里一排排昏黄的路灯灯光看起来格外寂寞,走进阴影里,连眼泪都不会存在。一直持久地去一家冷清的小面馆吃面条,只是因为那家店的老板娘

笑起来很温暖。有时候去的时候尚早,店内无人,我便与老板娘笑着攀谈几句,店内的饭桌上用玻璃瓶子插着栀子,清香四溢。有时这样渴望与他人联结,产生长久且坚韧的关系,这种妄念如同万马脱缰。也许,是因为长久的不信赖,无法付出真心,所以会觉得孤独。甚至,与无法赤诚相对的人相爱,只能越爱越孤独。

记忆让我们疲惫,它投食于孤独。 不如做只困倦的归鸟,不要思考,只要飞翔。一直飞,飞到死。如果你驻足,摊开你的手心,拿出面包碎屑和矿泉水来喂养我,我就停下来,在你的手心里短暂休憩。

可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停留,只是为了再次出发。渐渐地,由最初的害怕一个人面对到贪恋上独自走在路上的感觉。步履踏实,内心安定。纵使路途这样漫长这样孤独。

即使是爱的人,抽出幻象和自我暗示之后,横亘在眼前的仍旧是冰冷生硬的现实。我们无法完全进入另一个人的世界,即使他愿意,我们也只能了解对方到他愿意被了解的程度。某一刻,灵魂的轻轻触碰,我凝视你的片刻温存,让内心生发出贪恋胶着的瘾。可是这一刻过后,我们被现实粗暴地摧毁。

读村上。精致的句子。爱一个人就像午夜的汽笛声。他用寂静的慰藉喂饱你的孤独。然后亲手割破。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