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万元户

  • 作者: 竹马
  • 发表于: 2022-10-06 20:20
  • 字数:14566
  • 人气:780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1
  • 分享:


昆明市
湛蓝的滇池、俊美的西山、繁华的街道,茂盛的梧桐树,漂亮的海鸥……
字幕:1990年,昆明

昆明站
列车徐徐进站。列车上李老头(字幕:养鸭万元户)兴奋地把半个身子伸出窗外,李大娘在座位上边收东西边问:“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站台上
身穿公安制服的李晶、刘佳及女儿玲玲伸颈张望……

列车上
身穿羊皮褂的李老头终于看见站台上的儿子,兴奋地:“狗子,狗子,你爹在……”话没喊完,列车的玻璃窗忽然滑落,李老头被卡住,一个小伙子敏捷地推起了玻璃窗。
有惊无险。

车门口
李老头双手举着装有几只鸭子的鸭笼,刚挤下车,钱包被盗了。身后旅客叫道:“小偷,抓小偷!”
小偷立刻被人群围住拳打脚踢。
李老头:“别打了,大家别打了。”
李晶护住女儿,不让她看;刘佳上前制止。
众人住手。李老头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钱包,当众打开,钱包里全是手纸。
众人哄笑。
李老头从内衣里又掏出一个钱包,得意地:“看见了吧,这才是真的。”说着拿出一张五元的人民币递给小偷:“快去医院看看吧,伤着内脏没有。”
刘佳:“爸,你……”她转向小偷,“起来,跟我走。”
李大娘同情地望着小偷。
李老头望着儿子李晶:“放了他吧,怪可怜的。”
李晶用眼暗示刘佳放了小偷。
小偷跪着接钱,给李老头磕了个响头。

出站口
李晶提着鸭笼、刘佳提着行李、玲玲拉着李大娘朝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走去。走在后面的李老头皱了皱眉,拉住李晶。
李老头:“现在生活好了,可不该花的还是不要花。咱们还是走路吧。”
李晶:“爸,这是我们局里的车,是领导派来接你们的,不花钱。”
李老头:“出车那有不花钱的?我知道,这是花国家的钱。”
李大娘忍不住:“就你思想好。反正车都开来了,钱也花了。你思想好,你别坐。我到想尝尝这小矮车是啥滋味。”
李老头急了:“难道我就不想坐?我是憨包?……坐,多少钱,我出。”
李晶把鸭笼放进后备箱,帮李老头打开车门,李老头第一个向车里钻,人高车矮,头重重地撞在车门顶上,惹得玲玲笑不停,被刘佳用眼制止。

市区
小车在街上奔驰。
李老头和李大娘兴奋地望着繁华的街道,问这问那。
李老头:“这些人急急忙忙地,干哪样啊?”
李晶:“各有各的事,有探亲的,有放假的,有工作的。”
李老头:“哪来的这么多人?”
李晶:“全国各地都有。”
李老头:“他们不干活吗?”
李晶:“有的休息,有的买东西,有的跑路就是干活。”
李老头皱眉,显然听不懂儿子的话。前面出现一座十几层的高楼。
李老头:“那么高的房子,要爬多长时间呀?”
李晶:“有电梯,不用爬楼。”
李老头:“住楼上的人,解手太麻烦了。”
李晶:“不麻烦,房子里都有厕所。”
李老头:“在房子里解手?吃屙都在家里,那不等于和牲口一样吗?”
李晶脸红,有点难为情,刘佳忍俊不禁,抿嘴笑了。
李大娘瞪了李老头一眼:“你少说几句吧。丢人现眼。”
李老头终于不吭声了。

地标楼
小车在驶进楼前停车场。
李晶:“爸、妈,先带你们到全市最高的楼上,瞧瞧市区风景。”
李老头:“好,好。开开眼界,长长见识嘛。”
一家人进入电梯。电梯刚启动,李老头抱头:“停车,快停车。头昏。”
电梯终于在三楼停住。
一家人走出电梯,李大娘不满地瞥了李老头一眼。李晶、刘佳微笑,玲玲睁着大眼,不知道爷爷为什么头昏。
李老头:“嗨,哪门子电车?咱不希罕,咱有的是力气。爬。”
李晶、刘佳惊得伸舌:毕竟20多层呀。为了不扫老人的兴,强壮笑脸:“好吧,慢慢爬。”
玲玲高兴了:“好。我跟爷爷比赛。”
两代人开始爬楼,四楼、五楼、六楼……

楼顶
旋转餐厅。不少人在观景、拍照。
李老头第一个爬了上来,气喘吁吁,坐在长椅上休息;玲玲被李晶背上来,两人大汗淋漓;刘佳扶着李大娘最后爬上来,刘佳身体素质好,脸不变色心不跳,李大娘明显累坏了。
玲玲拉着李老头去观景。李老头走到楼边,由于楼太高,他倒吸了口气,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虽然被李晶扶住没有倒下,还是引起不少观光人群的关注。
李晶将李老头搀扶到长椅上坐下。
李老头缓过气来:“快……快下去,房子要倒了。”
由于李老头穿着羊皮褂,一看就知道从农村来,但旁边围观的人并没有嘲笑,而是友善地笑笑。
身着警服的李晶、刘佳,虽然有点尴尬,但并没有嫌弃的表情,倒是李大娘难为情,嫌李老头无事找事。
从楼梯下显然不现实,刘佳急忙去按电梯,叫李晶扶李老头。
进入电梯,李晶叫李老头闭上眼。
电梯启动,李老头紧紧地闭着眼。
走出电梯,李老头睁眼,憨笑:“嘿嘿,不错,闭眼工夫就下来了。现代化好,现代化好。”

市区
飞奔的车轮……

公安局家属院
小汽车开到一栋五层楼下,李老头一家欢笑着下车,上楼。

李晶家
房子很狭,两室一厅。李老头显然是第一次来,他四处参观了一遍,摇摇头在沙发上坐下,掏出钱包,拿出一叠10元的人民币递给玲玲:“来,玲玲,爷爷奶奶从乡下来,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100块钱,喜欢什么东西,自己去买。”
玲玲不接:“老师说,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李老头不高兴:“别人?我是你爷爷!爷爷,懂不?就是你爸爸的爸爸。”
玲玲求救于妈妈。
刘佳:“玲玲,爷爷不是外人,拿着吧,别惹爷爷生气。”
玲玲接钱:“谢谢爷爷。”
李老头又不高兴:“难听。”
玲玲不知所措地望着爸爸、妈妈。刘佳瞪了她一眼。
玲玲感到委屈:“不谢爷爷。”
刘佳又瞪了女儿一眼。
玲玲更是委屈,眼泪都快出来。恰巧,门外便传来爽朗的笑声:“哈哈,小佳,把老人接来了吗?”
李晶、刘佳起身:“局长。”李晶转身,“爸,妈,这是我们局长。”
老两口急忙起身,不太自然地笑着。
局长握住李老头的手:“坐下,快坐下。二老身子骨还结实吧?”
李大娘:“好,好。结实,结实。”
李老头:“如今生活好了,我成了养鸭专业户,活越有劲了。”
局长:“好、好。听说二老是第一次来省城,一定要多住些日子,好好玩玩。小佳,老人的住处安排好了吗?住招待所吧?”
刘佳:“不了,我家里的老房子很宽,只有母亲一人住……”
李晶:“丈母娘早就留话了,说如果不住她那里,就是瞧不起她老人家。”
刘佳:“现在我妈一定在杀鸡等候喽。”
局长:“好、好,可惜我还要开会,没有吃福罗。小晶、小佳,二老来一趟不容易,放你们三天假,好好陪陪老人家逛逛。”

青年路
路两边摆摊卖服装,人流如织,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玲玲蹦蹦跳跳,带领一行人去姥姥家。
来到小巷口,刘佳:“爸、妈,这条路叫青年路,这条小巷叫护国巷,我家就在这条小巷里。你们记住,这巷口,右边有个小饭店,左边有个邮箱;进去,朝左捌二个弯,再朝右拐一个弯就到了。”
李大娘认真点头、观看、心计。
李老头满不在乎:“记得、记得,走过一回就忘不了。”
来到小院门前,刘佳推开门。
这是一个几家人住的小院。院内有不少盆景,院中有座假山。
刘佳:“妈——”
五十多岁的刘母笑着迎出来:“哟,老哥,老嫂子,总算把你们盼来了。”
李大娘:“早就想来昆明看看亲家了。过去因为穷,不敢来;现在因为忙,走不开。养了一大群鸭,加上猪呀鸡呀一大帮,乡亲们叫老头子总司令,叫我……老头子,叫我什么长来着?”
李老头:“后勤部长。”
李大娘:“对对,什么部长呢。”
一家人欢笑。
进了屋,李老头脱下羊皮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由于沙发没有弹簧,马上站了起来。
刘母:“怎么啦?”
李老头在沙发上按了按:“怎么没有弹簧?”
李晶:“这种沙发凉快”。
李大娘:“不懂就不要乱开口。”
李老头:“嗨,怕啥?现在该咱农民扬眉吐气啦。”
李大娘:“还要土气?我看你都土得都掉渣了。”
欢快的笑声。

清晨
身着羊皮褂李老头,轻手轻脚地推出一辆女士自行车。
街上。行人、车辆紧张而有秩序地奔忙着。
李老头紧握车把,由于是女士自行车,他明显不习惯。最后,鼓足勇气,终于加入了拥挤的自行车行列。他提心吊胆,渐渐地,感到无所谓了,脸上露出得意之神。

十字口
红灯亮,车辆停住。李老头却不理会,大胆地从自行车群中冲出,几乎和横来的一辆小汽车相撞。
小车急刹。李老头在地上。
两民警跑过来,挥手让小车走了。
李老头爬起来朝小车:“你站住!为什么欺负老人?”
民警拍了拍他的肩,把自行车推向路边。李老头不解地跟着,终于笑了:他认为民警是帮他修自行车。
民警从撕下一张纸:“罚款,五块。”
李老头睁大眼:“?”
民警:“你不想活了?敢闯红灯?”
李老头眼睁得更大:“?”
由于李老头身着羊皮褂,引来不少人围观。见旁边围了不少人,李老头对民警:“你见我是乡下人好欺呀?小车撞我,你不管就算了,我知道你怕当官的,可为啥罚我的钱?不是吹的,现在不是那些年了。别说才五小块,就是五十大块,老汉我也拿得出。但是,总要讲理呀!谁不想活?现在日子这么好,我巴不得活一百岁呢。谁闯红灯?红灯在哪?”
两个民警对视:“是不是神精病?”
李老头一跺脚:“你才是神精病!”
一个民警指了一下高悬的交通指示灯。
李老头气不打一处来:“我的天,那么高我就是想闯也闯不着呀。”他转向众人,“大家快把这两个警察送医院吧,精神不正常。”
众笑。
议论纷纷:“脑子有问题”、“真危险,昨天还撞死一个呢。”……
民警低声交换了一下意见,一个推车一个温和地对李老头:“大爷,听我们的话,你有病,这样乱跑太危险我。我们选送你去休息,然后送你回家。”民警紧抓住李老头的手不放。
李老头怒了:“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民警不放手。
一个上了年级的老工人说道:“老同志,你是第一次进城吧?红灯亮是不准通行,你不知道吧?”
李老头终于明白了,憨笑着:“嘿嘿,都怪你们不早说。我真不知道。我是养鸭的,我们乡下人进城怕车就像你们城里人下乡怕狗一样。我昨天才从农村来的,在家刚学会骑车,见到城里这么多自行车,手怪痒的。儿子不让骑,我是悄悄出来的。刚才我见大家不走了还以为大家学雷锋,让我老汉先过岔路呢。”
众人笑着散去。

岔道口
李老头刚拐过弯,便被一个骑车的小伙子撞翻了。
李老头坐在地上:“你忙着去奔丧啊?”
小伙子扶起李老头:“大爷,对不起,伤着没有?”
李老头见小伙子认错,心情好了许多:“人到没伤着,你帮我看看车子坏了没有。”
小伙子扶起李老头的车,脸色一下就变了。自行车前轮歪了,明显不能再骑了。他汗流满面,掏出几张十元的人民币:“大爷,实在对不起,你的车坏了,我有急事,不能帮你修车。这钱你拿着,前面小巷就有个修理店。”
李老头:“你有啥急事?”
小伙子:“我妈被汽车撞伤,刚送进医院。”
李老头没接钱,推着小伙子:“你还站着干什么?快走吧。”
小伙子把钱塞进李老头口袋:“大爷,谢谢你!”推着自己的自行车跑去。
李老头追了几步,望着小伙子的背影摇头。

街上
李老头扛着自行车问一个年轻人什么。年轻人摇头。
李老头东张西望,汗流满面,一路走来,没找到修理部,却发现了亲家住的小巷口。他揩了把汗,左拐右转,来到小院门口,举手拍门:“老婆子,开门,快开门。”
门开了,一个胖女人满脸不高兴:“你找谁?”
李老头:“我,我找我儿媳家。”
胖女人:“你儿媳是谁?”
李老头:“我儿媳就是我儿媳。她是专抓坏人的。”
胖女人:“对不起,这里没有坏人。”门被重重关上。
李老头愣愣地站着。他终于明白自己找错门了。于是,扛着车继续往前走。小巷不长,一会便到了大街。
李老头慌了,感到问题严重了,脸上的汗珠直往下流。他扛着车闯进一家小吃店,把一个服务员撞了个趔趄。他没有赔礼,而是高声说:“哪个帮我找到儿媳家,我给他五块钱。”
众人疑惑望着身着羊皮褂、满头大汗的李老头。
见没人吭声,李老头以为给钱太少,又喊道:“给十块。”
众人好像明白了。几个小青年走过去热情地说:“大爷,你先把车放下,别着急,我们帮你找。”
服务员端来一碗水:“大爷,你先喝口水吧。”
李老头满含热泪,感激地望着众人。

街上
李晶、刘佳焦急地四处寻找……

小吃店
李老头喝完水,揩了一把汗,忽然发现了街上的李晶。他推开众人,大叫:“狗子——”向门外奔去,撞倒了门边的一辆自行车。结果,自行车一辆接一辆,瞬间倒了一片。
李老头不顾一切横穿公路,汽车一辆接一辆紧急杀车……

菜市街。晨
身着羊皮褂、手提空酒壶的李老头和提着菜篮子的李大娘逛菜市。
不远处,一个小伙子大概少给了卖菜小姑娘钱,小姑娘哭着死死抓住小伙子不放。
众人敢怒不敢言。
李老头见状,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李大娘没拖住他,急得直跺脚。
李老头问小姑娘:“孩子,什么事?”
小姑娘泪汪汪:“他少给我五毛钱。”
李老头怒视小伙子:“欺负一个小姑娘。不害羞?”
小伙子一愣,刚想发作,见李老头掏出五角钱给小姑娘,马上换上笑脸:“多谢你老人家菩萨心肠,拜拜。”扬长而去。
李大娘松了口气。围观的人猜不出李老头与小伙子的关系,议论纷纷。
一中年人问:“老人家,他是你儿子?”
李老头跺脚:“呸!鬼才知道他是谁家儿子。”
李大娘急忙把他拉出人群。
李老头还在愤愤不平:“老子就喜欢打抱不平。”
李大娘无可奈何地瞥了他一眼,发现旁边卖鸡蛋,便拉着李老头走过去。
老俩口蹲在地上买鸡蛋。
李老头忽然发现了什么,他推推老伴,用嘴暗示。原来,一个卖鱼的妇女的秤盘下沾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李大娘不知道是什么。李老头悄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她惊得张大嘴。
李老头:“老子要管。”
大娘吓得抓紧他:“你,你少管闲事吧。这是昆明,不是乡下。”
李老头推开老伴,怒气冲冲地走到卖鱼妇女前,伸手抓过秤盘。秤盘下秘密曝光了。众人惊叹。
“啊,磁铁!”
“太缺德了。”
“把她的秤砸了。”
“送管理所。”
……
卖鱼妇女愣了半天才回过神。她恼羞成怒,冷不防,狠狠地给了李老头一耳光。李老头被打退了好几步。
众人怒了。一个受骗中年人上前一把将妇女的双手反扭起来,叫李老头报仇。可是,他刚张嘴就呆住了:他发现李老头的下巴被打歪了。于是,丢开妇女,扶着李老头:“大爷,别急,我送你上医院。”
李大娘吓白了脸。她忽然扑向卖鱼人,举起右手。
众人喊:“打呀,打呀!”
大娘终于没有打下去,转身望着下巴脱臼李老头,哭起来。她不知道下巴脱臼可以接起来。
众人分成两伙,一伙扶着李老头去医院,一伙扭送卖鱼妇女去派出所。

医院
注射室里,李老头躺在床上,脱臼的下巴已接上。
护士领李大娘去交费。
李老头眼前不断化出被扇耳光的叠印……
李老头的心声:妈的,膛膛万元户,老男人,叫一个小妇人当着老伴的面扇耳光,奇耻大辱啊。我还脸活吗?
李老头越想越生气,脑子一会儿空白,一会儿想死。“死”的念头一闪过,脑子里就没有其他了。对,一了百了。他跳下床,关上门,又将床拖过去顶死门,然后仰望房顶,显然想上吊。房顶上除了一盏日光灯,什么都没有。忽然,他发现桌上放着几瓶大号针水。他扑过去,拿起一瓶,用止血钳打碎一瓶,一仰脖子灌了下却。皱眉:“好甜呀,大概毒药都是甜的吧。”他一连喝了五瓶,然后倒在床上,闭上眼等死。
(半边化入):
鸡飞狗跳:
广播里在喊叫:“……将无关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倒底……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要坚持彻底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
一棵棵果树被砍倒,一丛丛鲜花被踏平,一只只死鸡不断地丢在站在小屋边的李老头和李大娘面前;
一条黑狗拼命逃命,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举枪射击,狗惨叫着倒下,人却狂笑着;
几个红卫兵举火烧蜜蜂,烧死的蜜蜂不断在地上堆积……
李老头悲痛欲绝。
李大娘痛不欲生。
数九寒天:
衣着褴褛的李老头在山上挖树根。他气喘吁吁,不断咳嗽。
蓬头垢面的李大娘在水边挖野菜。她目光呆滞,有气无力。
破旧小屋:
李老头和老伴、儿子在煤油灯下吃晚饭。吃的是树根野菜。
李大娘凄惨地:“唉,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李老头:“瞎说,一定要活下去。我就不信这种日子会长久。”
万物复苏:
李家小院又长起了许多花木。
傍晚。李老头在给花浇水,大娘在喂鸡。
河边。李老头放着几百只鸭、鹅。
圈内。李大娘在拾满地的鸭蛋。
猪栏。李老头用水给肥猪冲洗。
家里。李大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球场。李老头推着崭新的自行车学骑,大娘跟在车后跑。
礼堂。上空悬挂着世幅大字:勤劳致富光荣,万元户表彰大会。李老头红光满面,戴着红花,捧着奖壮走下主席台……
(化出)
李老头猛然清醒,一头坐起:“我疯了?脑子打坏了?为什么要死?过去那么苦都要活,现在这么甜却要死?不,我不想死。”
他跳下床,大叫:“救命呀,救命呀!我吃了五瓶毒药。”他拖开床,却怎么也打不开门。原来,他不小心将门锁的保险扣锁上了。
门外。护士拿着钥匙却打不开门。李大娘急得直跺脚。
屋里。李老头已经有气无力,瘫在地上。护士灵机一动,叫来一个小伙子从门上的小窗口爬了进去。
门开了。众人将李老头抬上床。
医生:“立刻抢救!”
护士忙开了。李大娘望着李老头直流泪。
医生一边检查一边问:“老人家,别着急,你慢慢说,吃了什么药?”
李老头颤抖地指了指桌上的空瓶。
医生拿瓶一看,松了口气:“大家别忙了。虚惊一场。”
众人疑惑地望着医生。
医生晃着空瓶:“葡萄糖液。”
众人苦笑。

街上
李老头边走边摸着自己的下巴。
李大娘:“活该!下巴脱了不说,还白出了20块钱。”
李老头:“没白出。吃了五瓶大补药,说不定可以多活好几年呢。”
李老头白了他一眼。

商店
身着羊皮褂、手提着空酒壶的李老头和李大娘逛商店。
李老头:“同志,拿个留声机给我我瞧瞧。”
服务员:“什么牌?”
李老头:“中国牌的。我不要外国的。”
服务员随手提过一台录音机:“只准看,不准动。”
李老头:“什么牌子?怎么用呀?”
服务员:“不会用,你买干啥?你到底买不买?”
李大娘扯了扯李老头衣角,陪着笑脸:“同志,我们没带钱,不买。”
服务员:“不买看什么?讨厌。”
李老头:“看看又不犯法,你什么态度?”
服务员小声嘟囔:“乡巴老。”
李老头听见了,他最反感别人说“乡巴老”,于是大声:“城里人了不起?”
服务员:“至少比你穿得好,吃得好。”
李老头:“呸。马屎表面光,里面一包糠。”
李大娘硬把老头拖出商店。

副食店
李大娘不敢让李老头进去,叫他站在门口,自己提着酒壶去打酒。
李大娘:“同志,有包谷酒吗?”
卖洒的小伙子热情地:“有呀,你要多少?”
李大娘递过酒壶:“打满。”
小伙子接过酒壶欲打酒。李老头忍不住说道:“先打一点让我闻闻,看看假不假。”
一听这话,小伙子把酒壶丢给李老头:“到别处打去。”
酒壶丢在李老头嘴上,没接住,又砸在脚上。他痛得直跳:“你什么态度?欺负乡下人,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见老头嘴角流出了血,小伙子内疚地:“大爷,对不起,我性子急,请你原谅。”
李大娘拾起酒壶,扯扯老头的衣角。
李老头揩去嘴角的血:“后生家,知错就行了。不是我信不过,是吃亏多了,怕了。”
小伙子用酒提打了一点让老头闻。
李老头闻了闻,满意地笑了。

公交上
一个青年给李大娘让了座,李老头站在李大娘身边。
车启动。李老头回头,看见一对男女青年居然在车上抱在一起亲嘴,他触电似的扭回头。
“哎哟!”李老头大叫。由于用力过猛,扭伤了脖子。
车上的人抿嘴笑。李大娘急忙让李老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车站
下了车,李老头歪着头慢慢地朝前走,李大娘跟在后边,望着李老头那狼狈样子,又气又好笑。

刘母家。傍晚
一家人开心地笑着。李晶在给李老头贴膏药、揉脖子。
李老头:“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不过,还算有收获,吃了五瓶大补药。……”
李大娘:“还好意思说。丢人现眼。”
李晶:“爸,人家都说乡下人进城胆子小,你怎么胆子这么大呀?”
李老头:“咱农民腰杆子硬了,怕啥?”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感到好多了。于是,掏出几张十元的人民币递给儿子:“我是万元户,应该有点万元户的样子。去帮我买一套干部穿的那种衣服。不,干脆买外国人穿的那种……叫什么衣服?就是在脖子上拴一条布带子那种衣服?”
刘佳笑着:“叫西装。”
李老头:“对,西装。我看城里人瞧不起乡下人,主要还不是嫌乡下人穷,穿的不好。昆明昆明,有钱就是昆明市,没钱就是坑人市。哼!我要让城里人瞧瞧咱乡下人哪里不如人。”
全家开怀大笑。
李大娘:“老头子,你就少丢些丑吧。中装都穿不好,还西装呢。”
李晶傻笑,不接钱。
刘佳支持:“对,爸爸早就应该穿点好的衣服了,今天思想才算解放。咱爸是万元户,哪里不如人?把你那羊皮褂丢了,换西装。”
李晶:“那就先穿我的衣服试试吧,如果真的喜欢,再买。”

刘母家。晨
早晨,已经括了脸、吹过头的李老头换上西装,站在穿衣镜前让刘佳系领带。
刘母、李晶、李大娘在一旁偷笑。
李老头西服革履,在镜前神气地端详着。
刘佳:“爸,你出去不要讲话,别人准会把你当外国人看。”
李老头滑稽地点头。他走出门,遇上在院子里玩耍的玲玲。李老头故意昂起头,不理她。
玲玲睁着大眼看着爷爷从身边走过,居然没有认出。
一家人爆笑。
李老头也笑了。笑声发自内心深处。他走到大门口,从晒衣线上拿下自己的羊皮褂,居然穿在西服外面。
西服外面套羊皮褂,一家人笑得喘不过气。
李大娘:“老头子,你这叫啥呀!”
李老头:“这叫中西结合嘛。”
李晶忍俊不住:“爸,这这样出去,街上的人都会笑得走不动路的。”
李晶急忙上前把羊皮褂取下来。

街上
李老头西服革履,背着双手,一个人慢悠悠地逛着。
穿便装的李晶、刘佳悄悄地跟在后边。

咖啡店
李老头见几个小青年进去,犹豫片刻也跟了进去,直接走到楼上的雅座。不难看出,他外表装出无所谓,内心紧张,腿在颤抖。
李晶、刘佳焦急地躲在屏风后面。
一个女服务员不亢不卑地走到李老头前,让他点吃的
李老头随手指了咖啡、冰淇淋。
服务员礼貌地点点头,离去。李老头松了口气。
屏风后面的李晶、刘佳相视一笑。
很快,服务员送来一杯咖啡和一盘冰淇淋。李老头不知怎么吃,回头看看旁边的小青年,然后依葫芦画瓢,学着他们的样子吃。冰淇淋太凉,咖啡太苦太烫,都不合胃口。他灵机一动,干脆咖啡就冰淇淋,一样一口,有模有样地吃了起来。
屏风后面的李晶、刘佳苦笑:咖啡拌冰淇淋吃?亏他想得出来。

百货商店
李老头大步走进门,神气十足。商店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李老头见几个外宾走进侧边的友谊商店中,他也跟了进去。里面五光十色,连空气都是香的。
李老头狠狠吸了几口香气。他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布娃娃,用手指了指。
服务员的笑荣一下变了,不耐烦地拿过娃娃。
李老头看看布娃娃,满意地地点点头,掏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
服务员:“对不起,我们不收人民币。”(英语)
李老头以为钱不够,又拿出一张十元钱。
服务员用普通话:“这里不收人民币。”她拿出几张外汇券让他看。
李老头一看是外国钱,说道:“我是中国人,我没有外国钱。”
服务员:“大爷,对不起,这里是友谊商店,东西是专门卖给外国人的,收外汇,不受人民币。”
李老头气不打一处来:“中国的东西,中国人买不到,这算什么?你们是假洋鬼子。”
服务员一脸的尴尬。
几个外宾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翻译一边解释、一边向服务员递眼色。
李晶、刘佳跑过来,硬把李老头拉出门。

街上。
李晶、刘佳陪李老头逛街。
转进一小巷,李老头见有不少人排队进一个只有半人高的围墙里。他不知干什么,便跑过去瞧。原来里面是马桶。
李晶、刘佳羞得无地自容。
李晶拉着李老头快步离开。
李老头火了:“你们走,我用不着你们陪。”

大街。
李老头一人浏览着,腿一瘸一拐,显然鞋子不合脚。
李晶仍在后面悄悄跟着。

大街
李老头将皮鞋脱了挂在肩上,光着脚走。右边是翠湖公园,绿树成荫,海鸥成群。
李老头走进公园,在一张石凳上坐下。刚坐下,他就看见树丛后面有对男女青年紧紧抱在一起卿卿我我。他紧闭双眼:“伤风败俗。”等了一会儿,他慢慢睁开眼,青年仍抱在一起。
李老头:“这是犯罪啊,我不能不管。”他四下张望,想找块石头什么的,终没找到。于是,他一咬牙,解下一只皮鞋,朝青年男女打去。
皮鞋正打在女青年的背上。
女青年尖叫着。男的把她挡在身后骂道:“流氓,有种的出来!”
躲在假山后面的李晶哭笑不得。
男青年见没动静,也不敢过去。他拾起地上的新皮鞋,随手丢进湖里。
男青年拥着女友离去。
李老头伤心极了,他提着剩下的一只皮鞋,望着青年的背景骂道:“你才是流氓!”
李老头提着一只皮鞋,光着脚往回走。
李晶跑进商店,买了一双拖鞋追上李老头……

筇竹寺。晨
筇竹禅寺,坐落在昆明西北郊逶迤连绵的玉案群峰之中。这里古树苍郁,林壑幽深,云雾绕山巅,古刹掩映密林,是滇中著名佛教禅寺。
远看,隐藏在森林中的筇竹寺,香火袅袅;
近观,元代的孔雀杉二株,高大挺拔,郁郁葱葱;茶花、玉兰芳香郁;五百罗汉呈妙态,千姿百态;大雄宝殿气魄宏大,有诗有联。
李晶领着一家人四处参观。
罗汉堂。五百罗汉千姿百态,妙趣横生。一尊胖罗汉,赤脚交叉闲坐,左手微微托腮,右手正用挖耳掏耳朵,敛眉眯眼,嘴的右角上翘,右边颧骨上的肌肉上收,将又痛、又痒、又舒服的神态,表现得淋漓尽至;一尊手提禅杖的尊者,似乎远道而来,双眼有神,面容和善,令人想起饱经风霜山区农民;除忧尊者,满脸笑意,体态丰盈,全身洋溢着乐观的气息;一位手执竹杖的罗汉,正张着宽阔厚实的嘴,板着手指,凑近同伴,似在低声细语,诉说人世沧桑,他的同伴,侧耳倾听,惊讶、同情、深思,各种复杂的感情集于一脸;一位赤足罗汉,左臂上架一只蛤蟆,右手指蛤蟆,躯体右屈,似在张口呼人观看……
李老头背着双手,有模有样参观;李大娘非常虔诚,不停磕头拜佛;玲玲因为害怕,双手紧抱李晶的脖子……

西山。午
巍峨的青山,美丽的山花,翠绿的毛竹;山下,迷人的滇池……

聂耳墓
李老头一家从轿车上下来。李老头已换上自己的衣服,李晶、刘佳也穿便衣。
一家人沿台阶而上。
玲玲颇得意地:“爷爷,我考考你。你先数数有几级台阶?”
李老头数后说:“一共二十四台,对不对?”
玲玲:“对。为什么是二十四台?它象征什么?”
李老头:“这有什么,凭人砌,要砌二十五级也一样。”
玲玲:“不对。告诉你,二十四级石阶象征着聂耳叔叔二十四岁生命。”
李老头:“泥耳叔叔是干什么的呀?”
李晶:“他是音乐家,只活了二十四岁。”
李老头:“嗨,这我怎么知道?他是音乐家,我是农民家,不相干嘛。”
众人笑。
玲玲:“爷爷真落后。”
刘佳:“玲玲,不许这样说爷爷。”
玲玲噘着嘴。
李老头:“这个泥耳叔叔,怎么死的?”
玲玲:“在日本淹死的。”
李老头:“又是小日本,真可恨。”
玲玲:“不怪小日本。他是自己游泳淹死的。”
李老头:“喔,那怪他爸爸。”
玲玲:“为什么?”
李老头:“因为他爸爸没有教他游泳呀。”
玲玲想了想,点点头,又指着花坛:“爷爷,我再考考你,那七个花坛象征什么?”
李老头走过去,一个个仔细看,没看什么名堂。他不敢乱说了。
玲玲指着花坛(唱简谱)“1、2、3、4、5、6、7。懂了吗?”
李老头摇头。玲玲:“象征音乐呀。”
李老头睁大眼,显然他还是没有弄懂。

龙门下
玲玲见不少人朝一个小菩萨嘴里丢硬币,也嚷着要丢。刘佳掏出几个硬币,被李老头挡住:“有什么意思?白糟踏钱。”
玲玲不满地翻了爷爷一眼。

龙门
李老头第一个上来。见一个时髦女郎正朝栏杆外翻身,忙奔过去拖住她:“孩子,使不得,使不得。有啥想不开的跟我说,千万不能跳崖呀。”
女青年羞得满脸通红:“大爷,谢谢你,我才没很么傻呢,我是想照象。”她朝李老头身后呶呶嘴。李老头回头,一个端照像机的青年朝他笑。
李老头松了手:“姑娘,可要小心啊,别为了一张相片把命赔上。”
李大娘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李老头来了雅兴,他拉上老伴让刘佳照了张像。李老头发现自己的衣领没拉齐,叫老伴拉齐又照了一张。李老头觉是还不理想,还想拉老伴照。
李大娘不依了:“我看你越活越不正经了,过去叫你照相就像要你的命。现在快要入土的人了,照那么多干什么呀?”
李老头憨笑:“嘿嘿,多照几张留给儿孙的嘛。过去没有机会照相,现在有条件了,多照几张。要不以后他们连我们是啥模样都不知道。”
全家欢笑着在龙门合影。

草坪
李晶铺开塑料布,刘佳拿出水果、面包,一家人休息、野餐。
李晶:“爸、妈,你们会喝啤酒吗?”
李老头:“嗨,啤酒算啥,二锅头你妈还能喝二两呢。”
刘佳给老两口一人倒了半杯啤酒。
李老头不高兴:“才这么一点?倒满。”
李大娘:“你先喝点试试嘛?”
李老头不依。刘佳满满地给他倒了一杯。
李老头笑笑了,“水满欺人,酒满敬人。”他狠狠喝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呸呸,这叫啥酒呀,跟马尿差不多。”
全家又笑成一团。
玲玲:“爷爷喝过马尿吗?”
刘佳瞪眼:“没礼貌。”
玲玲不服:“老师说,讲话要有逻辑。爷爷没喝过,怎么知道像马尿?”
李晶:“对,玲玲聪明,凡事爱动脑,但跟爷爷讲话要有礼貌。”
玲玲点头,朝母亲耸鼻。
李老头还在吐,李大娘帮他捶背。
李晶:“我去买汽水。”
李老头感到内急,因为山上没有厕所,他起身走进树林。他刚进树林,恰巧看见两个女青年被两个小流氓一人一个朝树林里拖,两个女青年拼命反抗。李老头火冒三丈,跳过去,揪住一个流氓的耳朵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两个流氓愣了片刻,放弃女青年,一起扑向李老头。
危及时刻,刘佳大喊一声,跳到李老头前面。
格斗开始。
刘佳沉着应战,两个流氓被打得东倒西歪。一看不是对手,一流氓拨出了匕首。两个女青年吓得捂住眼。李老头急中生智,从地上拾起一棵木棍递给刘佳。刘佳手握木棍,只几个回合,流氓的匕首都被打飞。一个流氓见势不妙,拔腿就跑,被赶到的李晶用汽水瓶打倒,另一个跪地求饶。
李老头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园通山
樱花开得正艳,游客在赏花、拍照。
李老头一家在花下合影。李晶在三角架上对好镜头,按动自拍快门,跑到李大娘身后,李老头昂首挺胸,他忽然叫道:“等一下,我的库带松了。”
“咔嚓。”快门响了。
全家笑成一团。李大娘在老头背上揪了一把。

孔雀
玲玲:“孔雀你好,孔雀姑娘开屏。”
孔雀果然徐徐开屏。李老头惊呆了。

大象
玲玲丢了个苹果给大象:“老象敬礼”。
大象果然敬个礼。
李老头也丢个苹果,粗声粗地地:“老象敬个礼”。
大象又敬了个礼。李老头高兴得放声大笑。

狗熊
李老头:“老婆子,这老熊有咱们家的大憨猪重吗?”
李大娘:“我看没有。狗熊毛长不压秆。”
刘佳看了看挂的牌子说:“148公斤”。
李老头兴奋了:“我们的大憨还比它重12公斤呢。”

老虎
李老头一家刚走近栏边,虎吼了一声。李大娘吓得往后退。
李老头神气地:“怕啥,它出不来。”他大着胆向虎靠近,虎又吼了一声。
李老头胆怯了:“走走,不瞧了。”
刘佳:“在虎边照张像,才神气呢。”
李老头:“不,不照了。”

八哥
玲玲:“小八哥,你好!”
八哥:“小姑娘,你好。”
李老头惊喜:“希奇,这小东西会讲话?”
八哥怒了:“老东西,老东西。”
李老头惊得睁大眼。

花园
刘佳给李大娘和玲玲照相。
李老头闭不住,信步朝小院走去,刚进院门,就惨叫着跑出来:“老虎,老虎。”
院内卧着一只用虎皮做成的假虎。
李晶:“爸,是假的,是虎皮。”
李老头依然不敢进。
玲玲跑过去骑在虎背上。
李老头走过去轻轻给了“老虎”一巴掌。

翠湖公园
李老头一家慢慢游览。
一位老人端着一只海鸥相机一本正经给老伴照相。他显然不会照,连镜头盖都没取下。见李老头一家过去,忙拉住李老头说:“老哥,我见别人都拿这东西照相,我花了两百块买了一个,怎么也照不出人来,你家给瞧瞧,是不是坏的?”
李晶、刘佳站在一旁笑,故意看李老头怎么办。
李老头接过相机,认真看了看:“你要把盖子取下,然后扭扭这个,就可以照了。”他取下镜头盖,却打不开取景框,于是向儿子求救:“狗子,来教教这位老叔,我照不来这种牌号的相机。”
李晶笑笑,走过去检查。原来相机是空的,没有装胶卷。
李晶掏出自己的120交卷,帮他装上,并耐心教他操作。

旱冰场
男女老人尽情滑着,时而有人摔倒引起哄笑。李老头忍不住:“狗子,去借几双铁鞋来。”
李晶:“爸,这可不是好玩的,弄不好会摔伤的。”
李大娘:“别理他,越老越不正经。”
李老头叫刘佳:“刘佳,你去借。”
刘佳笑着对李晶:“去借一双吧,别扫老人的兴。”
李老头穿上冰鞋,推开儿子,他刚起身,便摔倒了。李晶、刘佳急忙去扶,李老头:“走开,我就不信。”结果,他再次摔倒。
玲玲大叫:“爷爷笨,爷爷笨。”
李老头坐在地上爬不起来,他向李大娘求助,大娘不理。他只得厚着脸皮向李晶求助。李晶、刘佳穿上冰鞋,把李老头押在中间、开始三人滑。
玲玲拍手叫好,李大娘也乐了。
李老头紧张极了,渐渐高兴起来。他刚露出得意之神,三人便一齐摔倒。
众人哄笑。

刘母家。晚
李晶在给李老头揉脚,李老头痛得直叫。
刘母骂女儿:“那么大的人了,还一点不懂事。”她用食指在刘佳头上点了两下。
玲玲叫:“妈妈挨打罗,妈妈挨打罗。”
李大娘:“不关孩子的事,是他活该。”她也用食指在李老头头上狠狠点了两下。
玲玲叫:“爷爷挨打罗、爷爷挨打罗。”她扑到刘母怀里,“婆婆,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去大观园、海埂玩吧。”
刘母:“好孩子,外婆身体不好,你好好陪爷爷、奶奶玩。”

大观园。晨
太阳初升,晴空万里。
西郊的大观公园,近吞波光浩渺的滇池,远与太华山遥遥相望,“万里云山一水楼”的大观楼耸立其间。
园内花木繁茂,假山、亭阁、小桥、流水,相互辉映;积波堤压浪卧波,大观楼“天下第一长联”,使人留步观瞻;儿童乐园,人声鼎沸。
李老头一家漫步在花丛中。
来到游乐场,第一次见空中飞车的李老头,童心大发,拉着玲玲去排队买票。李大娘欲劝阻,见玲玲热情很高,便打住了。
飞车启动,李老头开始还微笑,慢慢的闭上眼睛,最后大叫:“停车,停车。”
飞车不但没有停,而且越飞越高。
待飞车终于停下来,李老头感到天旋地转,根本站不起来。

海埂
500里滇池天水一色,碧波荡漾;天空,海鸥翱翔;湖岸,柳树成荫;西山,睡美人清晰可见;沙滩,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在玩沙戏水,身着比基尼的少女特别显眼。
李老头一家下车,玲玲兴奋地朝沙滩跑去;
李大娘皱着眉,显然不习惯眼前的一切;
李老头第一次看见穿比基尼的少女,只看了一眼,便扭头:“走。这是什么鬼地方,人比我养的鸭还多,比我的鸭还不要脸。快走。”
李晶苦笑。
刘佳忍不住笑起来。

公路
李晶驾车在郊区的公路上奔驰。

油菜花
汽车驶入万亩油菜花,花香扑鼻,蜜蜂蝴蝶翩翩起舞。
前方是一座石桥,几辆小汽车停在路边。
石桥上,十几个显赫的外宾在几位领导的陪同下,正与一群大学生在愉快地交谈、拍照。
摄影记者不停地摄影、录像。
忽然,一个女学生惊呼:“啊,马……惊马……”
前方,一匹惊马拖着马车狂奔而来。
人群乱了。
桥窄人多,几个游人被挤下了桥。两名保卫人员拔枪朝天空鸣放,本想吓退惊马。没想到适得其反,惊马速度越来越快。保卫人员只好朝惊马射击,依然无法阻止。关键时刻,十几名大学生挺身而出,用身体结成一道人墙,试图强行拦住惊马,保护外宾、领导。
眼看惨祸就要发生。
“傻孩子们,靠边站!”李老头大喊一声,穿过‘人墙’,迎着惊马冲去。
人们全呆了。记者们回过神来,急忙拍照、录像。
李晶被大学生们死死挡住,干着急。
李老头冲下石桥,然后闪在路边,待惊马接近时,敏捷地跃起,双手抱住马头,一口咬住马的耳朵。
惊马前蹄高仰,一声惨叫,乘乘地站住了,离“人墙”只有几米。
有惊无险。一场惨祸避免了。
众人瞠目结舌,仿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回过神后,拥上前与李老头握手,尤其是外宾,不分男女,不由分说,抱住李老头拥抱、亲吻。
李老头满口是血,十分尴尬,费了好大劲才挤出人群,吐出口里的血和两颗门牙。他刚转过身,众人又围了过来,相机不停地照。
李老头呼救:“狗子,快救命。受不了啦,快救命。”
李晶满脸羞愧,可是怎么也挤不进人群。无奈之下,他掏出工作证:“大家听着,我是公安局的,他是犯罪嫌疑人,我必须带走。”
众人惊呆。外宾纷纷询问翻译。
李晶趁机把李老头推进小汽里车。
刘佳快速启动汽车。
李老头:“你小子疯了,我是犯人?”
刘佳:“爸,他不那么说,你今天根本走不了。”
李晶内疚:“我才是犯人。”
李老头:“什么?你这小子给是被吓疯了?”

刘母家。夜
一家人在看电视。电视里正播放李老头制服惊马那惊心动魄的场景。
刘母呆望着荧光屏。
李老头:“哈哈,上电视了,痛快,痛快。老婆子,收拾东西,明天回家。”

火车站
李晶、刘佳在窗边向李老头、李大娘说着什么。
局长一行赶到。局长抓住李老头的手:“老哥,老嫂子呀,你们怎么说走就走?那些外宾和学生正坐在公安局里向我要人呢。你这么一走,他们非把我活剥了。”
李老头笑着:“说真的,还是咱农村好,这里连上厕所都要排队。你告诉外国人,要找我,叫他们到我家来,我一定宰一头肥猪招待他们。”由于掉了两颗牙,说话跑风,样子有些滑稽。
局长:“人家外国人不吃猪肉呀。”
李老头:“好说,我有鸡有鸭有鹅,还有鱼,总可以了吧。”
局长:“说得我都嘴馋了。欢迎我去做客吗?”
李大娘:“哟,你这个大官要去呀,我们全村人的脸都会发光呢。”
众笑。
李老头:“你工作忙,还赶来送我们,真……”
局长打断:“你是英雄,市领导还准备接见你呢,他们要知道你今天走,也会来送你的。”
李老头:“不敢、不敢。”
列车开动。
刘佳:“妈,下车别忘了东西。”
李晶:“爸,过年我们回来带你去装牙齿。”
局长:“老哥、老嫂子,欢迎你们再来省城玩!”
李老头、李大娘不停地挥手……

剧终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