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金钟山

  • 作者: 竹马
  • 发表于: 2022-09-24 09:55
  • 字数:13988
  • 人气:887
  • 评论:0
  • 收藏:1
  • 点赞:2
  • 分享:

1、远视。连亘的乌蒙山。

群山起伏,山中有山,峰外有峰,逶迤连绵,如浩海腾波;河流蜿蜒,峡谷深陷,如刀切斧削;蓝天白云,洁白的羊群,金黄的菜花,如天然的油画;天然湖泊,像一面面明镜,静静地映照着白云蓝天;放眼四周,气势磅礴,给人“举头白云红日低,四海五湖皆一望”之气概。


2、近观。会泽的主景观。

鬼斧神工的雨碌大峡谷、广阔无垠大海草山、斑斓旷远的念湖、郁郁葱葱的金钟夕照,让人心旷神怡。


3、俯瞰。秀丽的会泽城。

群山环绕,炊烟缭绕,似人间仙境;建筑纯朴,古色古香,如江南小镇。青瓦盖房,青石铺路,给人一种回归自然之感。

江西庙。坐南朝北,属儒、道、佛三教合一的宗教建筑,前山门和后山门分别坐落在两条街上。建筑沿中轴线作纵深布居,自前向后渐有门楼、真君殿、观音殿。真君殿左右建东西偏殿,观音殿前建东西书房,并设置东西跨院,西跨院为室内小剧场,东跨院为小花园,整个布局均属三进两跨院。散步其间,古今文明文化的延伸自然而得。

寿佛寺。由北向南纵深布局,依次建有门楼、戏台、前殿、中殿、后殿、东西偏殿、两厢、韦驼亭及花园、书楼等建筑,三个大殿整齐地排列在同一中轴线上。建筑组群规模宏大,风格独特,殿内顶部置井字天花,人物彩绘,殿角起翘,托峰、雀替为浮雕,在众多的雕刻中,尤以镂空格扇门最为著名,线条流畅,清新典雅,石刻美观大方。

青石路。两边古代文物、钱币、陶器、书画、高浮雕画像砖等,让人目不接暇;盐水石榴、土陶砂锅、凉粉、黄果、宝珠梨、三乌胶、洋芋、荞麦等系列产品,让人垂涎三尺。


4、仰望。巍峨的金钟山。

苍松叠翠,晨歌缭绕;山脚到山顶,729级石阶迂回曲折,曲径通幽;山上古树参天,与亭台楼阁互相掩映;山顶建有了文昌官、魁阁、戏台、对厅、书房、大殿、花园,虽依城矗立,却不失清幽。

镜头定格在一棵参天的青松。

青松下,一座新墓:张峰烈士亡墓

墓前,头发花白的李正拄着拐棍默默地伫立着。他背向墓碑,迎风凝望着山下的县城……

慢慢推出片名:金钟山

片名消失后,电脑打出字幕:


会泽县地处滇东北乌蒙山主峰地段,位于云南省东北部、金沙江东岸。东邻云南宣威县、贵州省威宁县,南与云南沾益县、寻甸县毗邻,西接四川会东县、云南东川区、巧家县,北与鲁甸县接壤,处于三省八县交界。“会泽”,因境内金沙江、小江、牛栏江、以礼河等江河交汇而得名,是出滇入川的重要通道。

1948年12月,为了纪念在滇东北开展反蒋武装斗争中牺牲的蒋永尊、傅发焜两位革命烈士,中共云南省工委决定组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永焜支队”,支队长高怀,政委樊子诚。

永焜支队成立后即向滇东北发展,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首战解放了滇东北重镇会泽,为云南的解放,做出来了重大贡献。

谨将此片,献给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永焜支队。



5、昔日荒凉萧条的县城。

《游击队战歌》的旋律中,李正的画外音:

一九四九年春,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永馄支队为了有效地配合野战军南下解放云南,决定攻取会泽城。当时,云南反动派为保住这个出滇入川的咽喉,派出“滇东戡乱清剿总队”副总队长茅嘉谷率队驻守县城,同时,还增派了伪保安第六团。而永焜支队只有三个大队一千多人,活动于曲靖、沾益、宣威等地区,主攻会泽只能集中一半的兵力。敌我数量悬殊,而且伪中央军还有断我后路,陷我于重围的可能。攻城,既不能强攻硬拼,又不能旷日持久。所以,这是一场既攻城又攻心,既有炮火硝烟又有唇枪舌战的战斗。我与张峰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相识的……


6、雨碌。拂晓。

永馄支队几百名队员渡过牛栏江后,悄悄地包围了位于山坳中的雨碌村。

村庄静得出奇。忽然,一道火光划破夜空,接着一声巨响,一座碉堡飞上半空。炮弹、手榴弹的烟火与各种枪枝喷吐出的火舌相互交织着,人喊马叫,鬼哭狼嘷。

硝烟中,李正的画外音:


三月三十日拂晓,永焜支队首先向雨录、者海一线发起猛攻。雨录一战,生俘“滇东戡乱清剿总队”会泽自卫队副队长陆吉先,歼敌二十多人,俘虏五百余人。第二天攻克重要据点者海,接着攻占了火红、乐业、迤车等。这样既完成了对会泽的钳击之势,又震慑了城内守敌。当时我在“戡剿”总队当副官……


7、城内。日。

乌烟瘴气的街道。伪兵们酗酒、猜拳、粗野地叫骂着,喝醉了的士兵东倒西歪,丑态百出。


8、伪县府。夜。

军事会议。“滇东戡乱清剿总队”副总队长茅嘉谷主持会议,参加人员有伪县长牛云卿、民团大队长魏忠孝、茅嘉谷副官李正、邹营长等几位中层军官。

室内气氛紧张,明显的分为两派:主战派与撤退派。

撤退派军官:……雨录、者海失守,陆副队长被俘,我们不但损兵折将,更可怕的是,这座孤城完全暴露在共军的炮口下,死守后果是不甚设想的。我认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邹营长:我认为应该死守。我们有总队、民团,加上保安团几百人,怕个球。

撤退派军官:保安团完全是乌合之众,根本靠不住。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民团大队长魏忠孝:呸!一枪不放就跑,还俊杰?

撤退派军官:不是逃跑,是撤退,保存力量。

魏忠孝:撤退?往哪里撤?什么叫俊杰?军人战死沙场,才是叫真正的俊杰。

伪县长牛云卿看了“滇东戡乱清剿总队”副总队长茅嘉谷。茅嘉谷下意识地瞥了副官李正一眼。显然,他很器重李副官。

李副官:诸位刚才讲的都有道理,特别是魏中队长的豪言壮语,更叫我敬佩。军人战死疆场是光荣的,但服从命令更是军人的天职。不过,是战是撤,我认为现在还不是作最后决择的时候。第一,永馄支队的人员、装备情况我们尚未掌握。第二,增派的援军除了保安第六团,其他部队何时到达还不清楚。第三,除了死守、撤退,还也没有第三条路?比如和他们谈判?至少可以探探虚实……

茅嘉谷好象开了窍:嗯,言之有理。诸位,大难当头,希望以团结为重。大家各就各位,是守是退,等候命令。


9、者海。日。

万人大会进入高潮。永焜支队的几位首长站在主席台上,一个土匪被战士押着,跪在台下。

政委:现在我宣布,将冒充我游击队员、率众抢劫的土匪大队长曹之立押出会场,执行枪决!

众人狂呼,口号声震耳欲聋。


10、练兵场。日。

战士们在翻爬滚打,苦练刀枪。歌声:


战!战!!战!!!

我们都是穷光蛋,

蒋介石逼迫得我们没钱来吃饭。

你拿刀,我拿枪,

拼着老命和他干。

……


我们已见过面的李副官在支队长的陪同下,在练兵场外参观、交谈……


11、支队部。夜。

二十一岁的张峰在听参谋长交待任务。

参谋长:……茅嘉谷和牛云卿有和我们和谈的意思,派李副官送信来,要求我们派一名联络员去,为下一步谈判作准备。虽然不排除他们是在使鬼计拖延时间,但也排除和平解放的可能。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努力争取。所以,支队长和政委决定,由你去完成这个任务。怎么样,张参谋?

张峰:参谋长,下命令吧!

参谋长满意地笑笑:一、如果茅嘉谷真的有诚意,后天早晨,你把他领到李家平谈判,我和支队长在那里等候。二、万一情况有变,你就作为我军的代表,直接同他们谈判。我们的原则是:会泽一定要解放,力争和平解放。民团、保安团虽然顽固不化,但只要争取了茅嘉谷就好办了。

张峰:明白。

参谋长:伪县长牛云卿是个有特殊地位的人,也是个很有头脑的人,既要争取他,又要提防他。沿途的情况你是清楚的,要随机应变。万一发生意外,首先是绝对保守我部机密,尤其是人员装备情况。这比生命还贵重。

张峰敬礼:是。坚决完成任务。


12、路口。夜。

支队长、政委送别张峰、李副官。

支队长握住李副官的手:李副官,你是会泽人,在这黎明的前夕,希望你能为会泽的和平解放,为你家乡的人民做些有益的事。

李副官:虽然才短短的一天一夜,但是,所见所闻已经让我完全改变了对你们的看法。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会认真考虑的。

政委握住李副官的手:李正同志……相信你很快就能成为我们的同志。会泽见!

李副官:谢谢,谢谢!会泽见。

支队长握住张峰的手:胆大,心细,灵活,谨慎。为革命立功!


13、大路。夜。

暗淡的月色下,偶尔传出几声虫啼鸟鸣。

为争取时间,张峰与李副官离开大路,拐入崎岖的小路。张峰蹲在路旁,脱下新布鞋,爱惜地拍拍鞋上的灰尘,塞进挎包,然后换上一双草鞋。

李副官疑惑:你……

张峰笑笑:习惯了,这样好走路。

李副官不无感慨:你们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还清苦。你觉得日子难熬吗?

张峰:苦,当然苦,但心里甜。因为我们是为人民吃苦。

李副官沉思着。他好象明白了什么,微微地点了点头。

前面乱石林立,阴森可怕。

张峰:李副官,提高警惕,这条路常有土匪出没。

李副官欲拔手枪,被张峰制止,因为他发现情况异样。

果然,从路边一个大石头背后忽然跳出几个黑影,几枝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俩:哪路的?留下买路钱,放你们活命。

张峰粗声骂道:好大胆!老子都认不出了?永焜支队。

一听永焜支队,土匪们吓得直往后缩:哦,哦,小弟有眼无珠。你们请吧!

张峰狠狠地瞪了匪头一眼。在这时,又从乱石中走出七八人,为首的五大三粗,很凶刹。

匪首:什么人?

土匪:大哥,永焜支队的,咱们惹不起。

匪首:拿下。这年头管不了那么多了。

土匪:大哥……

匪首:拿下!

匪兵们立刻缴了二人的枪。

匪首:带走。

张峰:慢。

土匪们立刻用枪指着张峰。

张峰望着匪首:我身上有你需要的东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匪首眼睛一亮,朝土匪们挥挥手,然后靠在一块大石头上,让张峰过去。因为张峰已经被搜过身,所以匪首很放心,伸手叫张峰把东西拿出来。张峰慢慢将手伸进内衣里,没想到掏出来的是一把小手枪。匪首根本没有防备,只好乖乖举手投降。

张峰:叫他们放下枪。

匪首命令匪兵们放下枪。


14、小路。夜。

翻过一座小山岗,迎面撞上了巡逻队,躲显然来不急了,张峰与李副官只好迎了上去。

巡逻队:不许动!举起手来。

张峰与李副官慢慢地举起了双手。李副官看清了士兵们的服装,骂道。

李副官:妈的,吓了老子一跳。瞎了眼吗?

伪班长:哦,是李副官呀,误会,误会。你们这是……

李副官:特殊任务,从者海来。

伪班长望着张峰:他是……

李副官:邹营长的亲戚。怎么,要搜查吗?

伪班长软下来:不,不,李副官,你们赶路吧。前面还有巡逻队,有我们的,也有保安团的。遇上他们就有点麻烦了。他们好象专跟我们过不去,昨天还抓了我们一个弟兄呢。

李副官冷冷地:知道。


15、路边。夜。

东方发白,县城已显出朦胧的轮廓。

张峰与李副官停下来,松了口气,每人点燃了一支烟。没想到,刚把烟吐出,又被十几个士兵包围了。

士兵:举起手来!

这伙人一脸杀气,在一个少尉的指挥下,上前便缴了他俩的枪,并开始搜身。

李副官:弟兄们,莫误会,莫误会,都是自己人。我们是戡剿总队的,我是副官李正,他是文书。有证件。

不提戡剿总队还好,一提戡剿总队,少尉:少啰嗦!跟我们走。


16、山下。一间上石房。夜。

少尉:报告连长,我们抓到两个共军密探!

连长从石房出来,又惊又喜:是吗?在哪?

张峰感到声音好熟,仔细一看,惊叫道:啊!原来是黄连长呀,听说你高升了。恭喜你呀!

他掏出香烟,给黄连长一支,又散发给士兵们,然后打着火给黄连长点烟。黄连长犹豫着,终于点燃了烟。

黄连长:你是曲靖人,连夜跑来会泽干什么呀?

张峰:老兄离家日久,有所不知。我因生活所迫,在戡剿总队谋了个文书,现在第二联区邹营长部下混碗饭吃。前天夜里,奉命陪李副官……哦,介绍一下,他是茅总队长的副官李正。——我们到者海侦察敌情,现在急着赶回去报告。

黄连长:哦!你快说说,共军到底有多少人,装备如何?

张峰故意看了李副官一眼:反正都是一家,说也无妨。共军现集中了一万多人,大炮二十多门,机枪四十多挺,全是美式装备,前些天就是他们在牛栏江缴了陆副队长的械。现在正准备进攻会泽城。

黄连长:你看会泽城能守住吗?

张峰叹了口气,摇摇头:很难说啰!

黄连长扔掉烟头:“兄弟,我知道你是个学生,可是几年不见,谁他妈的晓得你现在是吃那家的饭?如今这世道谁也相信不了谁。尤其在这非常时期,你们深夜从者海来,形迹可疑,我不便放你们。我看……

李副官:黄连长,误了我们的时间,一切后果你要负责!

黄连长:我当然负责。带走。


17、大路上。晨。

荷枪实弹的士兵押着张峰、李副官回城,斜跨着手枪的黄连长洋洋得意地走在最前面。


18、东城门。晨。

等待进城的人睁着大眼,担心吊胆地望着这支“凯旋”的队伍。


19、城街道。晨。

张峰、李副官被五花大绑游街。

李副官的母亲和妻子发现被绑的竟是李正。她们放声痛哭,不顾一切扑向李正,被士兵们蛮横地推开。

李副官大声叫道:妈,我是奉茅嘉谷总队长的命令外出的,你老人家不用着急,总队长知道了会来救我们的。

张峰仰着头,眼不停地在人群中寻觅,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地下党的同志,立即发出了信号。


20、保安团部。日。

这是一座古庙。戒备森严,阴森可怕,庙里不时传出受刑人的惨叫声。

团长赵丛生站在门口,睇视着由远而近的黄连长。身旁立着荷枪实弹的卫兵和凶神恶煞的打手。

黄连长跑到赵丛生面前举手行礼:“报告团长,抓到两个共军密探。”

李副官止步:赵团长,未免太过分了吧?

赵丛生冷笑着:你是干什么的?

李副官:怎么,连我也认不出了?

赵丛生傲慢地点点头,又摇摇头,仔细地打量起张峰来。

李副官:他是文书,邹营长的亲戚。请赵团长打个电话问问谷总队长吧!

赵从生大怒:住口,就算你们是茅嘉谷的人又怎么样?戡剿总队里就没有共产党?你们半夜三更到者海去干什么?来呀!

打手们拥上,将二人扭进庙房。李副官破口大骂,但还是被吊了起来。


21、戡剿总部。日。

茅嘉谷听了李大娘的哭诉,顿时大怒:妈的,他赵丛生也欺人太甚了。来人!

两个卫兵走了进来。

县长牛云卿:慢。

牛云卿挥退了卫兵,对李大娘:你老不用着急,量他保安团也不敢动李副官一根毫毛。你先回去歇着,我们一定尽快救出李副官。

望着大娘出了门,牛云卿对茅嘉谷:不能蛮干。


22、大庙后院。夜。

张峰,李副官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小屋里。

李副官:张……参谋,赵丛生会把我们怎样?

张峰:只要我们咬定是茅嘉谷总队长派我们外出的,他是不敢下毒手的。保安团可能嗅到点什么,才敢对我们这么狠。如果我们稍有不慎,泄露了此行的机密,不但性命难保,也将破坏和平解放会泽的计划。所以,我们决不能动摇。

李副官:我能挺住。我母亲可能去报告茅总队长了,只要总队长知道我们被捕,会立刻来保我们出去的。

张峰:但愿如此。不过也不能对他抱太大的希望,他可能会怕我们暴露了他与永焜支队联系的事,对他不利,暂时不敢来向保安团要人。

李副官摇头:不,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23、戡剿总部。夜。

牛云卿对茅嘉谷说:赵丛生野心勃勃,早想吞掉我们。先别动,看看再说。如果他们受不住拷打,招认了,我们就不承认他是我们的人;如果他们死不松口,我们再去要人也不迟。

茅嘉谷:那共军……

牛云卿:我看目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24、永焜支队。夜。

支队长与参谋长在地图前谈论着什么,一个参谋走进来。

参谋:报告支队长,接会泽地下党报告,张峰与李副官今天早上被保安团逮捕,现下落不明。

两位首长默默地对视了一眼,目光同时落在地图上。支队长的烟头狠狠地按在地图上的“保安团”上。

参谋:要不要再派人与茅嘉谷联络?

支队长沉思着。

参谋长:现在还没有必要。保安团现在也不敢对张峰下毒手。

参谋:要不要设法营救张峰?

参谋长:最好的营救办法,是从外围给保安团施加压力。

支队长终于下了决心:立即攻取金钟山、平头山,三面围城,放开西门,摆出攻城的架式。保安团虽是些玩命之徒,但见大势已去,定会开城而逃。这就从反面促使茅嘉谷向我们靠拢。这样和平解放希望更大。

参谋长点头同意。


25、大庙后院。夜。

两个士兵持枪徘徊着。

室内。张峰与李副官依偎着已睡着了。

门忽然推开,进来两个士兵把李副官押了出去。

张峰靠在墙上紧张的思索着。月光从窗口射入,洒在他那惨白的脸上。


26、大庙后院。黎明。

门哗地一声又开了。两个士兵进去,粗鲁地把张峰押出了门。


27、审训室。日。

赵丛生坐在审训桌上,两个打手立在旁边。张峰被带进来。

赵丛生睇视张峰足足半分钟,他忽然冷笑道。

赵丛生:嘿嘿,共军的联系员,你还有什么狡辩的吗?

张峰倒吸了几口气,心想:完了。但他马上镇静下来,显出害怕样子。

张峰:赵团长啊,这种玩笑可开不得。你可以打个电话问问谷总队长嘛。

赵丛生放声大笑:哈哈……你不要装傻卖乖了。李副官已经招认了。

张峰故作惊诧:啊?李副官招认了?招认了什么?难道他是共军的人?不可能。我亲眼见过,他亲手处死过两个共产党的呀!连眼都不眨一下。

赵丛生气歪了鼻子:妈的,给老子捆到大树上去!


28、庙院的大树下。日。

张峰被绑在树上。几把血淋淋的刺刀抵在胸前。

赵丛生:你到底招不招?看看刺刀上是什么!

张峰满脸委屈:赵团长呀,你到底要我招什么呢?

赵丛生:只要说出共军围城的人数,装备情况,本团长决不会亏待你。

张峰:文书上士张峰,奉茅总队长之命侦察敌情。共军围城部队共三个支队,一万多人,武器装备……

不等他说完,赵丛生的皮鞭已落在了他脸上、身上……

李副官从一间紧闭的门缝里默默地望着树下的张峰。他渐渐地瘫在地上,喃喃地:共产党难道真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他们身无分纹,两袖清风,却含辛茹苦,出生入死。图什么?……姓茅的,你怕连累自己,真的见死不救吗?


29、戡剿总部。日。

茅嘉谷闷闷地吸着水烟筒,牛云卿躺在安乐椅上静静地养神。


30、金钟山指挥所。日。

支队长和政委在金钟山上举着望远镜观看山下的县城。

支队长缓缓地放下望远镜,沉思着……

(化入)

一九三九年红军攻打此城的情景……

(化出)

一个青年指挥员出现在门口:报告!

支队长从回忆中醒来,望着门口的青年说:高大牛,现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分队在两天内赶造五十门假炮,一百挺机枪,要象真的一样。

政委:绝对保密。泄露了消息,将破环会泽的和平解放。

高大牛:是。可是……

支队长:执行吧!


31、大庙后院。夜。

昏迷中的张峰被人摇醒。他慢慢地睁开眼,见一个士兵端着一碗饭蹲在自己面前。

张峰:你……

士兵:我是耿树文呀,认不出了?

他把饭递给张峰:趁没人,赶紧吃吧。这两天你被折磨够了,我眼看着也无法。

张峰:哦,谢谢老同学了。我是被冤枉抓来的,难得你有这片好心。

耿树文:这年头,抓进来的都是好人。张峰,咬着牙也要活下去,苦日子快要到头了。

张峰:看来他们不会让我活了。唉,冤枉啊!

耿树文放低声音:你要多加小心,外面风声很紧,听说共军就要开始攻城了。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耿树文急忙起身出去了。

张峰望着耿树文的背影沉思着。他的心声:


严峻的时刻将要来临。死,为革命死,没有什么遗憾。遗憾的是辜负了支队首长的期望,没有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32、西门高楼上。日。

赵丛生举着望远镜。通过望远镜,我们看到一门门威严的“大炮”、一挺挺乌黑的“机枪”、一箱箱高垒的“弹药”和一队队美式装备的战士。

赵丛生惊得大张着嘴巴,半天闭不下来。


33、审训室。日。

失去常态的赵丛生对张峰大叫道:你他妈的倒底招不招?最后给你五分钟时间。

张峰怒骂道:好一个赵丛生赵团长,在这非常时期,你随便扣留总队的侦察人员,而且百般拷打,诱供逼供,你居心何在?大故当前,你不配合总队共抗敌军,反而扣压情报,制造矛盾,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左一个共产党,右一个共产党,我看你才像共产党,姓赵的,你等着瞧吧。

赵丛生:妈的,拉出去,枪毙。


34、庙后。日。

已有一个农民装扮的人被押在那里。张峰走到“农民”身边,刚转过身来,“农民”便被两个刽子手用刺刀捅死在地上,鲜血喷了张峰一身。接着,两把血淋淋的刺刀举到了张峰胸前。他闭上了眼。他眼前化出短短一生中的几个难忘镜头——

(化入)

他在学生集会上高声演讲;

他接过首长发的枪;

他成功地炸毁敌碉堡;

他率领分队勇猛冲杀;

他面对党旗庄严地举起右手……

(化出)

赵丛生:你说不说?

张峰瞪着他。

赵丛生象泄气的皮球:带回去。


35、保安团部。日。

卫兵们匆匆搬东西,烧文件,显然准备逃走。

赵丛生在打电话:茅总队长吗?哦,我是赵丛生呀。是这样的,你的李副官和部下张峰,被我手下的人错抓了。据说他们探到了共军的重要情报。现在我马上派人给你送去。对不起呀,请总队长包涵!


36、戡剿总部。日。

茅嘉谷抓着电话,气得嘴琐事鼻子斜,正要大骂,电话被牛云卿按住了。

牛云卿:老兄,这年头能忍就忍一下吧。

茅嘉谷一屁股坐在安乐椅上,压得椅子吱吱响。

已换上新装的张峰和李副官出现在门口。两人脸上都带有伤痕。李副官一脸的怒容,但敢怒不敢言。

肉麻的寒暄后,茅嘉谷说:张先生受苦了。实在对不起,我们知道得太晚了,没能及时救你出来,请张先生多多包涵!

张峰冷笑:未必吧。你不敢去向赵丛生要人,是怕连累阁下吧?

茅嘉谷尴尬地:这……兄弟我也有难言的苦衷,还望张先生多体谅才是。

张峰望了望李副官一眼:对于共产党人,你们是理解不了的。为革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仅在保安团那里如此,就是今天到了茅总队长这里也是一样。

牛云卿:哪里,哪里,张先生言重了。张先生为了保全我们,几乎丢了性命,我们感激不尽。请张先生在这里好好养养伤,一切从长计议。

茅嘉谷:对对,牛县长说的极是。请张先生先休养几天,然后我们派代表和张先生一同到贵军驻地谈判。

张峰严峻地望着茅嘉谷:不对!茅总队长想必不会忘记,几天前是你派李副官邀我们派人谈判的。我受司令部委托,刚到城外就被保安团逮捕。你们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现在时间已过多日,你们仍没有一点足以表示诚意的举动。今天,我作为永焜支队的代表来到你府上,你们却又要拖延时间。我军不会无限期地等待的。

茅嘉谷尴尬地半张着肥嘴,显然,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把面前这个青年学生模样的人放在眼里。

李副官脸上滑过一丝难见的,由衷的微笑。

牛云卿:张先生的意见是?

张峰:我作为全权代表,立刻与你们进行谈判。商定和平解放会泽的方案,然后打开城门迎接我军入城。

茅嘉谷望了望李副官,又望望牛云卿,两人都点头。

茅嘉谷:那好吧,下午开始谈判。


37、茅嘉谷密室。日。

茅嘉谷、牛云卿等几个主要头目在听李副官汇报。

李副官:……总之,这座孤城是难守住的,共军是有实力攻破的。我们如果起义,他们表示欢迎。他们说,和平解放是人民的意愿。

魏忠孝:我们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也能宽待?

邹营长:是呀,别他娘的自投罗网,后悔就来不及了。

李副官:共产党的政策,优待俘虏,对起义人员更是既往不咎。只要真心不再以人民为敌,他们保障一切投诚人员及家属的生命安全。

茅嘉谷:拿什么保证?

牛云卿:是呀,空口无凭,我看共产党靠不住,保安团更靠不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茅嘉谷一愣,欲言又止。

魏忠孝:走,还没有交锋就逃?那不太便宜了共产党了。

李副官起身,神情严肃地说道:诸位,我们都是在一起共事多年的人了,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说一句也许不应该说的话:我这次去那边,震动太大了,就象瞎子见到了光明。我深深地感到,将来的天下是共产党的,向共产党靠拢才是我们最光明的前途。

众人吃惊地望着茅嘉谷。

茅嘉谷一反常态。他不动声色地望着李副官,有倾,才慢条斯理地:邹营长,李副官太辛苦了,送他去休息。

李副官默默地望了望众人:谢谢总队长!请大家三思。


38、谈判室。日。

张峰:……会泽一定要解放,也一定能解放。这是人心所向,历史的必然。你们只有放下武器,痛改前非,向人民靠拢,用行动求得人民的宽恕,才是唯一的出路。和平解放会泽,是人民的心愿,更重要的是你们给自己找到一条光明的出路。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继续以人民为敌,那只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打,我们奉陪到底。

魏忠孝冷笑:哼,不要把自己看得太了不起了。请问,这坚固的城墙,就凭你们那几条破枪也想攻破?只怕是做梦讨媳妇吧。

几个顽固派放肆地:哈哈……

茅嘉谷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张峰冷峻地笑笑:哼,笑得未免太早了点吧?当初谁瞧得起共产党?可是结果呢,那狂得不可一世的蒋光头怎么样了?几百万的军队还剩多少?好吧,如果你们根本就没有诚意,我告辞了。

魏忠孝:你还想走?没那么便宜。

茅嘉谷瞪了他一眼:放肆。

牛云卿忙起身:张先生请坐,我们慢慢商谈,慢慢商谈。

一个卫兵头目进来在茅嘉谷耳边说了句什么。

茅嘉谷大惊,但马上镇静下来:张先生,大家都累了,是不是休息一下?

张峰:请便。


39、密室。日。

茅嘉谷:他妈的赵丛生带领保安团弃城西逃了。

众惊:啊!

卫兵头目:只留下少数人迷惑我们,估计今夜也会撤走的。

众怒:娘的,姓赵的好狠哪!狗杂种……

茅嘉谷:刚才接到密电,说共军虽已围城,但短期内是无力破城的。总指挥命令我部,设法拖延时间,坚守阵地,等待援军。

一听有援军,众人兴奋了。只有牛云卿默默地沉思着。


40、谈判室。夜。

张峰针锋相对,舌战群敌……


41、一间小屋。夜。

李副官在室内徘徊着。门前屋后都有岗哨,显然,他失去了自由。


42、幽静的花园。夜。

院内摆着各种盆景。室内,张峰立在窗前沉思。大门外,士兵徘徊着,刺刀闪着寒光。


43、金钟山指挥部。夜。

支队干部会议。

参谋长:谈判已经两天,还没有什么结果,我看茅嘉谷没有多少诚意,很可能在玩弄花招,搞缓兵之计。

支队长:完全有可能。保安团虽然被我们吓跑了,但茅嘉谷、牛云卿仍不相信我们能破城,所以,还在徘徊,观望。看来,不再施加压力,他们是不会放下武器的。

政委:嗯,我看可以向城外守敌发起猛攻,迫使茅嘉谷投降。

支队长:可以。要猛,要狠!


44、城外。夜。

一声炮响,永焜支队开始向城外守敌进攻。敌人依占工势还击,但终于抵挡不住,开始向城内撤退。


45、花园。夜。

茅嘉谷、牛云卿仓惶地跑到张峰面前。

茅嘉谷:张先生,贵,贵军开始攻城了,你看怎么是好?

张峰严厉地:你们口头上说要和平解放,实际上呢?根本没有诚意。无非是借谈判搞缓兵之计。现在我兵临城下,你们是咎由自取,我有什么办法?

牛云卿:误会,这完全是误会,我们的确是有诚意的,只是一些事情还未处理妥当。只要贵军停止攻城,我们一定宣布和平解放,欢迎贵军入城。

张峰: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你们愿意向人民靠拢,我们还是欢迎的。如果你们真有诚意,就立即派代表去我部。

茅嘉谷:好,好,请张先生写封信吧!免得再误会。

张峰:好吧!


46、县城。夜。

枪声渐渐稀落下来。我军停止攻城,可是仍不时有顽敌向游击队开枪。


47、花园。夜。

张峰在室内焦急地踱着,门开了,谷嘉川拿着一封信,神情慌张地说。

茅嘉谷:张先生,这是贵军的信,请你看看吧!

张峰接信,看了起来——


茅嘉谷,牛云卿:

你们声称要向人民靠拢,愿与我军谈判,和平解放会泽,可实际上呢?你们玩弄花招,阻挠谈判,竟敢扣留我联络员。如今,我大军压城,你们又愿和平解放。我们停止攻击,你们为什么还要打枪?如果你们真有诚意,限你们今天天黑前拿出行动。否则,我大炮就要发言了。

何去何从,当机立断。

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永焜支队支

队长:高怀

政委:樊子成

一九四九年四月九日


看完信,张峰:现在你们准备怎么办?

茅嘉谷:明天一早,开城投降。

张峰:为什么非要等明天不可,难道今天就不行吗?

茅嘉谷:这个……张先生,有些事我一个人也难作主。请张先生体谅我的苦衷,今天我一定说服部下起义。

张峰:我军的期限是今天天黑以前。如果期限一到,我军强攻,你怎么办?

茅嘉谷:正是为这个,所以,我才来和张先生商量。我的意思是再请张先生给贵军写封信,说我们已决定放下武器,今夜作好善后事宜,明天早上七点开城投降。请贵军宽限一夜的时间。

张峰沉思着。他的心声:


什么善后事宜?麻痹我军,武装突围?还是拖延时间,等待救兵?不管怎样,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成。


张峰平静地:那好,只要你们不再出尔反尔,我可以将你们的意见报告我部。不过,这信怎么送呢?

茅嘉谷喜出望外:我们派人送!

张峰:当然由你们派人送,我能派谁?问题是,如果你们不派一个有地位的人,而且是我部熟悉的人,可能我部会认为这信是在你们迫协下写的,不相信。

茅嘉谷:这个……张先生,你看派谁合适呢?

张峰没答,问:这几天,李副官上哪去了?

茅嘉谷:他……在家养伤。

张峰:他到是我部熟悉的人。叫他送信怎么样?

茅嘉谷:这,这个……好吧。

张峰:那好吧,我再写一封试试。有效无效责任尽到,也免得你们加害于我。你叫李副官来吧。

茅嘉谷陪笑着:哪里哪里,张先生多心了。

张峰提笔写道:


支队首长:

茅嘉谷、牛云卿山已决定明天七时打开城门投降。他们请求我军再宽限一夜的时间。此情属实。明早我将同他们在城门外迎接首长。请首长三思。答应为盼。切切。

敬礼

张峰

一九四九年四月九日


48、门外。

茅嘉谷低声地向邹营长分咐着什么……


49、室内。夜。

张峰迅速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提前”二字,捏成团。

茅嘉谷接过张峰的信,从头到尾看了几遍,脸上才露出微笑:很好,很好!

李副官在邹营长“陪同”下进来。张峰上前去与李副官握手,手里的字条同时“传”到了李副官的手里。

张峰笑道:李副官,我们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没等李副官开口,茅嘉谷命令道:李副官,情况急,有话以后再说。你现在立刻将张先生给永焜支队的信送去。事关重大,千万不得有误。

张峰:对,千万不得有误。

茅嘉谷:邹营长,你陪同李副官去。出了半点错,我要你的脑袋。立即出发!

李副官:保证完成任务。请总队长放心,也请张先生放心。


50、城外。傍晚。

夕阳西下。天边火一样红。围城部队悄悄地撤走了。四周空无一人。


51、城墙上。傍晚。

茅嘉谷、牛云卿举着望眼镜四面观望。

牛云卿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怎么样,老兄?

茅嘉谷:按原计划突围。


52、县城。夜。

城外静悄悄。城内乱作一团。

士兵们脚步匆匆,搬东西,烧东西;敌家属翻箱捣柜,金银财宝,满床满柜……


53、花园。夜。

张峰在室内焦急地徘徊着。


54、县城。夜。

一声巨响,东门、南门同时被炸开。手榴弹、军号、杀喊声顿时大作……


55、花园。夜。

张峰兴奋、激动。他提着一条长登靠在门边。显然,他作了最坏的打算。


56、门外。夜。

脚步声由远而近。

张峰沉着地从窗口望去,见茅嘉谷仓惶跑来,后面紧跟着拿着手枪的李副官。

张峰松了口气。

茅嘉谷已惶得六神无主,还在门外就叫了起来。

茅嘉谷:张先生、张先生,你看,你看这如何是好?我,我们全靠你了。

李副官朝张峰微微地点点头。

张峰威严地:出路只有一条,立即放下武器。

茅嘉谷:是是,我照办。

李副官夺过卫兵的枪,丢给了张峰,一起投入了战斗。


57、街上。夜。

枪声稀落下来。大部分敌人投降了,只有魏忠孝还指挥着部下,依仗一处高楼负隅顽抗,拼命还击。

游击队受阻。

一个战士抱着炸药包说:支队长,炸吧!

支队长摇头:四周都是民房,能不炸就不炸。喊话!

一个战士刚喊了一句“士兵们!”便被敌人的枪弹击倒了。

支队长:打。

几挺机枪同时开火……


58、高楼上。夜。

魏忠孝亲自抱着机枪扫射着,不断有游击队员倒下。

李副官、张峰提着枪赶到。

张峰:这样下去,伤亡太大。

李副官:炸吧。魏忠孝杀过共产党,是不会投降的。

支队长望着张峰,张峰点头。

支队长:机枪掩护。爆破组,上。

几挺机枪又同时开火,两人组成的爆破组冲了上去,其中一人不幸中弹,另一人成功冲到高楼下,点燃炸药包后在退还的途中中弹倒下。

众人静静望着燃烧的炸药包,有人甚至用手捂耳。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炸药包没有爆炸。

张峰说:能不能用枪打爆炸药包?

支队长:今天用的是缴刚获的TNT炸药,不知道。

李副官:TNT炸药,打不爆,可以用手榴弹引爆。

一个战士将几个手榴弹捆在一起,刚想起身,被张峰按住。张峰夺战士手中的手榴弹,连滚带爬冲了出去。支队长急忙下令机枪掩护。

张峰冒着枪林弹雨,终于将手榴弹扔了出去。随着一声巨响,高楼的墙被炸塌了一半,魏忠孝被震昏了。

李副官不顾一切地喊道:兄弟们,我是李副官。听我的话,共产党的政策是优待俘虏,只要放下武器,我李副官保证他们决不会动你们一根毫毛。

抱着机枪的士兵:他们能听你的吗?

支队长威严地:我就是永焜支队的队长。

士兵们面面相视,终于纷纷放下武器。一个士兵从窗口伸出了白旗……

张峰激动地握住李副官的手:谢谢你,李正同志。我一定为你请功!

李正含着热泪,两人紧紧地拥抱……



59、金钟山。现实。

李正收回目光,转身望着烈士墓碑。

他的画外音:


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位有胆有识,为革命赴汤蹈火的勇士,没有倒在炮火硝烟的战场上,却让人心酸的倒在了自己的监牢里……


60、露天会场。日。

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头戴高帽的张峰、李正等十几个“牛鬼蛇神”被红卫兵强行跪在主席台下。每人的脖上都挂着木板,上面写着:土匪、特务、叛徒、走资派等罪名。

人们高举着红宝书不停地呼着口号……


61、审训室。夜。

戴着手铐脚镣的张峰做在审训登上。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干部和几个红卫兵在审训。

干部:张峰,你的罪已定,但只要悔过自新,只要大胆地揭发高怀、樊子成等人的罪行,无产险级司令部对你是可以宽大处理的。否则,罪加一等。

红卫兵:说!

张峰脸上毫无表情,平静地说:我没有罪,历史清白。我不是土匪,更不是叛徒。高怀没有罪,也不是土匪,他是我们的好司令员。樊子成也没有罪,而且有功。……

还没有等他说完,红卫兵的皮鞭,雨点般地落在他身上……


62、牢房。晨。

张峰等“犯人”举着语录作早请示: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63、牢房。傍晚。

张峰等“犯人”被迫跳忠字舞……


64、井下。

戴着脚镣的张峰在艰难地挖煤。他全身漆黑,只有一双大眼在转动、发亮。渐渐地、他终于支持不住,靠在阴暗、潮湿的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


65牢房。夜。

难友们围在张峰身旁,有的叹息,有的低声抽泣。

张峰:伙计们,坚强些。比起战争年代,这不算什么。

还记得当年打游击时唱的那首歌吗?

他刚开了个头,众人跟着唱起来:


战!战!战!

我们都是穷光蛋,

蒋介石逼迫得我们没钱来吃饭。

你拿刀,我拿枪,

拼着老命和他干。

……

66、门开了。夜。

几个壮汉进来把张峰押了出去。


67、牢房。夜。

遍体鳞伤的张峰躺在“床”上,李正一口一口地给他喂水,难友默默地围在旁边。张峰缓缓地睁开眼,用手艰难地指了指自己的上衣口袋,便与世长辞了。

难友一动不动地,默默地注视着张峰那刚毅、严峻的脸膛。

李正小心地从死者衣袋里取出一个纸烟壳。烟纸的反面写满了字。原来是一封没有称呼,没有落款的遗书:

张峰的画外音:


参加革命我不后悔,参加工作我不后悔。如果说有什么后悔的话,就是没有把会泽建设好。党是伟大的,能解放中国,也能建设好中国,也一定能纠正自己的错误。我是清白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推翻一切强加给“边纵”的莫须有罪名。对组织我只有一个要求:将来平反后,把我的尸骨埋在金钟山上。活着不能为会泽人民造福,死后就认为守护着他们。什么时候金钟山下的人民富裕了幸福了,什么时候九泉之下的我也就瞑目了安宁了。否则,死不瞑目。

别了,战友们。


沉默,长久地沉默。

一个难友忽然大声高呼:母亲啊!请你听听,一个你忠实的儿子的肺腑之言吧。

难友们放声痛苦起来。



68、金钟山。现实。

李正老泪纵横,他的画外音:


战友,你可以瞑目了。

你说得对,党是伟大的,能解放中国,也能建设好中国。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今天,会泽终于摘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金钟山人民终于走上了幸福的康庄大道道路。

人民会记住这惨痛教训的。历史决不会重演。

战友,你安息吧!


李正迈着坚实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下金钟山……


剧终


初稿于1982年2月“边纵”平反之际

脱稿于2020年11月“贫困”脱帽之日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