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推荐

传说杂剧《关云长战蚩尤》探视

  • 作者: 东岳雨石
  • 发表于: 2019-06-23 09:00
  • 字数:9464
  • 人气:141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元代有一出杂剧戏《关云长战蚩尤》演唱得是山西运城解州盐池的故事,故事来源于宋人旧编元人刊印的话本《大宋宣和遗事》此事记载为崇宁五年:“崇宁五年夏,解州有蛟在盐池作祟,布气十余里,人畜在气中者,辄皆嚼齿,伤人甚众。诏命嗣汉三十代天师张继先治之。不旬日间,蛟祟已平。继先入见,帝抚劳再三,且问曰:“卿次剪除,是何妖魅?”继先答曰:“昔轩辕斩蚩尤,后人立祠于池以祀焉。今其祠宇顿弊,故变为蛟,以妖是境,欲求祀典。臣赖圣威,幸已除灭。”帝曰:“卿用何神,愿获一见,少劳神庥。”继先曰:“神即当起居圣驾。”忽有二神现于殿庭:一神绛衣金甲,青巾美髯。一神乃介胄之士。继先指示金甲者曰:“此即蜀将关羽也。”又指介胄者曰:“此乃信上自鸣山神石氏也。”言讫不见。帝遂褒加封赠,乃赐张继先为视秩大夫虚靖真人。”

元代胡琦《关王事迹》载:“宋大中祥符七年,解州奏盐池水减,亏失常课。上遣使往视,还报曰:“臣见一父老,自称城隍神,令臣奏云,为盐池之患,蚩尤也。忽不见,上乃诏命吕夷简至解州致祭,事讫之夕,夷简梦神人戎衣,怒而言曰:吾蚩尤也,主此盐池,今者天子立轩辕祠,轩辕,吾仇也。我为此不平,故绝池水,若急毁之则已。夷简还,白其事,王钦若曰:蚩尤,邪神也,信州龙山张天师,能使鬼神,若令治之,蚩尤不足虑也。于是召天师赴阙,上与之论蚩尤事,对曰:此必无可忧,自古忠烈之士,没而为神,蜀将军关某,忠而勇。陛下祷而召之,以讨蚩尤,必有阴功。上问:今何神也?对曰:庙食荆门之玉泉。上从其言,天师乃禁中书符焚之。移时,一美须人擐甲佩剑,浮空而下,拜于殿庭。天师宣谕上旨,答曰:敢不奉诏。容臣会岳渎神兵,为陛下清荡之。俄失所在。上与天师肃然起敬。左右从官悉见悉闻,莫不赞叹。忽一日,黑云起于池上,大风暴至,雷电晦暝,居人震恐,但闻空中金戈铁马之声。久之,云雾收敛,天色晴朗,池水如故,周匝百里,守臣王忠具表以闻,上大悦,遣使致祭。仍命有司修葺祠宇,岁时奉祀。

《广见录》云: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先,宋崇宁中应召平解池之妖,凡四诏赴阙,赐号虚静先生,视秩中散大夫,按李焘《续通鉴长编》曰:“崇宁四年六月丙子御紫宸殿以修复解池,百官入贺。解池为水侵坏八年,至是始创开四千四百余洼,积成盐宝故也。以此考之,《广见录》所载年分不差,虚静之召当在四年之前,盖崇宁尽五年也。世传虚静平解池之祟以为得神力之助斩池中蛟也。由是神有崇宁真君之号。琦谓解池神怪之说,参诸前史,止称有八年之水,君臣以修复而称贺,无召天师,平祟之文两出于传纪小说,一见于祥符时,一见于崇宁时,二天师之力居多,想多张氏世济其说者。

蚩尤

《史记》载:“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

《山海经·大荒北经》载:“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

《归藏·启筮》载:"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丘"。

今本《竹书记年》载:“应龙攻蚩龙,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

《龙鱼河图》(《太平御览》卷七八引)载:“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

《述异记》载:蚩尤“食铁石”,“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角”。《皇览·冢墓记》载:“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现今山东阳谷县十五里园镇),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脾冢,在山阳巨野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又传言:黄帝杀之实一蚩尤部将(山东人),在蚩尤重伤陷绝境处(柳树庄附近立马关)舍身换穿蚩尤衣,为主撞山崖自杀。追兵至,辨衣着为蚩尤。真蚩尤葬于涿鹿矾山镇。”

《路史》载:“传(黄帝)战执(蚩)尤于中冀而诛之,爰谓之解。”

《六书正伪》载:“凡无知者,皆为蚩名之”。相传“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秦始皇曾拜祭过蚩尤,封他为八神之一的战神。后世历朝帝王、将帅,出征前祭拜蚩尤求佑胜敌。《封禅书》齐祀八神中:“三曰兵主,祀蚩尤”,蚩尤是以战神的形象被载录史书。

黄帝给蚩尤戴上桎梏,再解肢处死他,将他的头和其他肢体,分别埋葬在相距很远的几个不同地方。传说蚩尤戴过的桎梏,被扔在荒野山间,化成枫林,火红的枫树叶片,皆是蚩尤的血迹。

《孔子三朝记》载:“黄帝杀蚩尤于中冀,蚩尤肢体身首异处,蚩尤血入池化为卤水,则解之盐池也。因其尸解,故名为解”

这就是解州名字的来历。“解州”也读"解hai州",就是因蚩尤在这里被害解肢,这里的人为了纪念蚩尤,特意读“解”为hai音。

《安邑县志》云:“黄帝战蚩尤于'解’地,蚩尤战败被戳,因其暴虐,其尸被民分解,故称其地为'解’,即今之解州,其血流入盐池变成黑水而成卤,其水与雨水相混经日晒而成盐,古盐池中曾有黑水河,后因山洪暴发被泥沙淹没而湮灭。”

蚩尤在两晋之前还是被称为战神的尊誉,有庙宇祭奉,是世人心底的仰慕英雄,限于封建社会的体制和儒家思想,(他是叛逆者;成者为王,败者寇。)却不能把他当作正面神来供敬,只能把他当作凶神恶煞来纪念谒拜。

关羽

《三国志·关羽传》载:“ 关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亡命奔涿郡。先主于乡里合徒众,而羽与张飞为之御侮。先主为平原相,以羽、飞为别部司马,分统部曲。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坐,侍立终日,随先主周旋,不避艰险。先主之袭杀徐州剌史车胄,使羽守下邳城,行太守事,而身还小沛。

建安五年,曹公东征,先主奔袁绍。曹公擒羽以归,拜为偏将军,礼之甚厚。绍遣大将军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曹公使张辽及羽为先锋击之。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剌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遂解白马围。曹公即表封羽为汉寿亭侯。”

关羽(160或162-219)本字长生,后改云长,河东解(山西运城)人。东汉名将,刘备起兵时,关羽跟随刘备,忠心不二,深受刘备信任。

于白马坡斩杀袁绍大将颜良,与张飞一同被称为万人敌。

刘备、诸葛亮等入蜀,关羽镇守荆州,刘备夺取汉中后,关羽乘势北伐曹魏,曾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吓得曹操差点迁都躲避,但是东吴偷袭荆州,关羽兵败被害。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 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

小说把关羽加大夸张,尤其是“忠义智勇”的特写,描写他“温酒斩华雄”、“斩颜良,诛文丑”、“挂印封金”、“护嫂寻兄”、“过五关,斩六将”、“华容道义放曹操”、“单刀赴会”、“义收黄忠”、“水淹七军”,等故事是极为精彩,富有传奇性,有着很感染人的艺术性,使人读后;或者听后觉着他很亲近,有维护他和崇敬他,效仿他的感觉。他这一崇高形象,是儒家思想的正面教材的楷模,所以,历代后人加倍崇拜敬仰,尤其是帮派组织更是奉他如神。早在隋朝就已经有他的庙宇受到世人供奉,道家更是把他请入神尊行列;释迦佛教还把他封为“伽蓝菩萨”,(一个中国古代战将却成了印度国佛教的护法,佛教真是神通广大!)关羽就成了三界内颇受尊敬喜爱的神,在其“忠义智勇”的精神楷模下,就要取代蚩尤的战神的尊位。蚩尤是争帝者,是儒家认为的悖逆犯上的大逆不道,远不如关羽的“忠义”来教化世人有深远意义,所以,作为皇权阶级就颇喜爱关羽这种“忠义”形象,给予封赏倡导宣扬,颂功歌德,美化夸张为神,最终让他战胜蚩尤取代了蚩尤战神的尊位。

关公战蚩尤

由此演绎出《关云长战蚩尤》的戏剧,剧情是这样的:“北宋真宗年间,盐池空中浓雾笼罩,长期不消,导致盐池不能晒盐,影响了民用和国家赋税。当地官员和解州知州王忠奏疏朝廷称有妖邪作祟,有大臣推荐江西龙虎山张天师能降妖除魔,令神役鬼。真宗宣诏张继先天师前去降妖除祟。张天师奉旨去安邑,查清盐池妖雾是蚩尤作祟,言蚩尤死后成妖。张天师上奏宋真宗曰:'汉寿亭侯关羽生前忠勇,死后为神,智勇双全,只有敦请关公前往必能灭妖。’宋真宗准奏。张天师设坛请关公降妖。关公应请来安邑寻地安营,于安邑西北八里处一高地之上扎寨,约定农历四月初八日开战。张飞闻信急急赶来相助。刘备也听信赶来,但刘备行至留驾庄时突然坐骑骡子生驹未能赶到。

蚩尤扎营在盐池以南中条山下的蚩尤村。关公与蚩尤开战时因所率神兵不多,就趁盐池附近夏收农民在中午歇晌之时,将他们的魂魄摄去充当神兵。交战时蚩尤施妖法,盐池处黑雾弥漫天空,乾坤昏暗,蚩尤命兵卒头插槐叶,作标记,好在黑雾中辩识敌我,传令曰:'凡头上无槐叶者即敌兵,就可杀之’。关羽兵丁不知真相,浓雾中难辨敌我,首战失利。战后关羽侦明其情,即令其将兵丁头插皂角叶作标识,令曰:'凡头上树叶萎者乃敌兵也,皆诛杀’。因槐叶一到中午就萎而皂角树叶晒不萎,关羽巧借树叶差异之性迷惑克敌。蚩尤兵哪晓真相,在混战中见人头上都插树叶,不敢乱杀,因此蚩尤大败遭擒。盐池上空黑色浓雾逐渐消散,盐池也从此恢复了生产。

关羽在作战时所摄走的农民魂魄时间过长,又因天气炎热尸体腐臭,魂魄无法还体而冤死,后世人称其村为冤枉庄。后来因此名不雅妥,就以谐音字,改为原王庄。关羽灭蚩尤立功,朝延敕封为武安王,为他建庙宇于原驻营寨处,名'宁济庙’,奉祀关羽、张飞,殿侧塑蚩尤牛头像、人身、颈锁铁索,貌鄙凶恶,当地称这庙为'圪塔庙’,后世毁于战火。刘备因坐骑骡子生驹误了助战,把气愤转怒于骡子,说骡子以后再不准生驹了,因为刘备当皇帝,口出无戏言,从那以后骡子就不能生育了。刘备滞留的村庄就改称'留驾庄’。其村建有刘爷庙祀之。”

盐池

在全国各地盐湖都有名字,多以其地命名,如:“花马池”、“浙盐”、“长芦盐”、“淮盐”。“自贡盐”等,而运城盐池除了以属地命名之外,还称作“解池”、“安邑盐池”、“河东盐池”、“潞池”等名称;它在历史上有个特殊的名称,叫“盬”。

《穆天子传》载:“天子自盬,己丑,南登于薄山窴軨之隥,乃宿于虞也。”

《说文解字》载:“盬,河东盐池也。袤五十一里,广七里,周百十六里。从盐省,古声。”《左传·成公六年》:“必居郇瑕氏之地,沃饶而近盬。”杜预注:“盬,盐也。猗氏县盐池。”孔颖达疏:“《说文》载:'盬,河东盐池。’盬虽盐,惟此池之盐独名盬,余盐不名盬也。”“盬”的内义:“盬”从盐、古声,是不用人工而自然形成的盐。在全国的盐湖中,创一个专字来称名的,唯此一家,由此知此盐池在古代的特殊性。

从远古时期,人类就在此获得池盐,不须人工,待它自然而成。每年的交夏从中条山吹来阵阵南风,加之日晒,蒸发去盐池中的水分,生出盐结晶体。

《松窗梦语》云:“蒲州乃古蒲坂,为舜帝都。盐池所产为形盐,又曰解盐。不俟人工煎煮,惟夜遇南风,即水面可冰涌,实天地自然之利。大舜抚弦歌《南风》之诗:“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春秋战国时,盐池产的盐通过盐道被输送去八方各地,史称“西出秦陇,南达樊邓,北及燕代,东逾周宋” 历代政权意识到池盐的“阜财”之利,从汉代起朝廷就在此设置专项管理机构“司盐”,实行盐业专卖,从中获得巨大赋税。唐设“两地榷盐使”,年赋税收入达一百五十万缗,占全国盐税收入的四分之一。宋置“提举解盐司”,盐池的池盐成为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汉代《盐铁论》可作为实证。

解州的盐池是专设城管理,类似于朝廷垂直统管,虽是小邑,可是管理盐务的却是三品大员,虽受辖于小邑(安邑县),却与封疆大吏品同,小城高配足以明示在古代尤其重要,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

环池一百二十里筑有禁垣,唐代围绕盐池一匝设立壕篱,宋代又修建了拦马短墙。明代成化十年、正德十二年,有两次大规模的修筑,建起了高二丈余,厚一丈五的禁墙,建起东、西、中三座禁门,设兵戌守,使禁垣更臻于完备。

运城盐池祀神灵为“盐池之神”,名曰“宝应灵庆公”,自唐代宗敕封起,历代政权皆隆重祀典,定期虔诚祭祀。宋徽宗又敕封为“资宝公”“惠康公”。元代再次加敕为“永泽资宝王”“广济惠康王”。明代尊其为“盐池之神”,又根据产盐庇佑需要,封敕了日神、风神、雨神、关王、土地神、中条山神、甘泉神等多位神灵。续修扩建庙宇,以奉祀池神为主,群神共享之所。

解州盐池在历代是被朝廷所格外重视的,它关乎着皇权命脉,它就是社稷政权之神。

道教

这件事情是极为荒谬!作为道教倡导的是什么?他做的又是什么?大家都知道,道教倡导的就“道德”二字之义;做的也是说真话,做真事的真人。他的中心教义是李聃著作《老子》一书,还被道教改名为《道德经》。通过《关公战蚩尤》这件情,把正在农忙的村民“摄魂”充兵大战蚩尤是多么的毒辣残忍的行为。无辜的良民就在毫无戒备下,服用了符咒汤而被药杀。

《庄子·大宗师》载:“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若然者,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言若哇。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 嘐然而往,嘐然而来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终。受而喜之,忘而复之。是之谓不以心捐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谓真人。”看来历代的道士都没有做到真人的标准,还是唯势所依,唯名利所图。

三十代天师张继先事前请旨,要“陛下先令解州管内民户三百里内,尽闭户不出,三百里外尽示告行人,勿得住来。”皇帝诏告之后,解州盐池之内,“忽一日,大风阴暗,白昼如夜,阴云四起,雷奔电走,似有金戈铁马之声,闻空中叫噪。如此五日,方云收雾散,天晴日朗,盐水如故”

探视

盐池不能晒盐了,是实质客观原因,绝对不是什么蛟妖和蚩尤阴魂为患所致。《梦溪笔谈》载:“解州盐泽,方百二十里。久雨,四山之水悉注其中,未尝溢;大旱未尝涸。卤色正赤,在版泉之下,俚俗谓之'蚩尤血’。唯中间有一泉,乃是甘泉,得此水然后可以聚。又其北有尧梢水,亦谓之'巫咸河’。大卤之水,不得甘泉和之,不能成盐。唯巫咸水入,则盐不复结,故人谓之'无咸河’,为盐泽之患,筑大堤以防之,甚于备寇盗。原其理,盖巫咸乃浊水,入卤中,则淤淀卤脉,盐遂不成,非有他异也。”

上文清楚的表明了盐池和各处水系,对盐池的影响作用。有一处甘泉水,名叫甘泉,盐池的卤水必须得到甘泉水,才能结晶成盐体。也有相克的水,在盐池北面,有一条巫咸河,河水流入盐池,会破坏盐池成盐。

真正破坏盐池的不是蚩尤成妖作祟,而是那条巫咸河,以及甘泉水不能畅通流入盐池。这才是盐池不能正常产盐的真正原因,附近的村民占用了甘泉的资源,使甘泉水不能尽足入盐池是关键原因。

据《宋史》中的《食货志·盐》记载:“解州盐池每岁产盐一百五十多万石。”《宋史》载:“每一石为五十斤,也就是七千五百多万斤。”宋朝的斤量和现今的斤量有所不同,也由此看出产量之大。北宋在解州设置了三百八十户专职从事盐业生产的盐工,每个工每天给米两升,每户一年给四万钱,“人给米日二升,岁给户钱四万”。盐业能为朝廷带来多少赋税收入呢?据《宋史·食货志》载:“北宋元丰七年,即公元1084年,朝廷在盐业上,只半年之内,其利息可达十六万七千缗。”

北宋相邻的西夏,出产青盐,据传当地很多人长寿能活到百岁以上,就是常年吃青盐的结果。青盐消售极好,北宋和西夏界邻的区域,民众日常吃的皆是西夏青盐。公元993年,西夏和北宋触角了,兴兵和大宋敌对,大宋封锁边界商贸,禁止西夏的青盐进入,也严禁大宋粮食入境西夏。陕甘界邻的居民离大宋产盐地较远,主要是食用西夏青盐,青盐禁入,食盐中断,民众是哪里有盐就往哪里去,北宋民众就往西夏境内迁移,北宋动用军卒拦截,造成边界的混乱,激化矛盾不断升级,影响极坏。

看来盐池因西夏青盐的冲击,盐池产生的盐滞消,处于破产。盐池已经损坏八年,没有修筑管理,致使产盐处在瘫痪状态。为何官府没有及时保护盐池呢?只因那时和西夏关系尚好,此处陕甘一带皆食用西夏出产的青盐,所以解州盐池荒废。以致巫咸河被当地村民引入盐池内,堵塞了甘泉水流入盐池的渠道,克制了池盐的自然生成。盐池在八年内荒废不能产盐,成沼泽泊薮,有八条鳄鱼栖居(或者是巨大的鲶鱼)在了盐池内。待和西夏局势剑拔弩张之后,禁止边贸,青盐断绝,陕甘一带急须用盐时,盐池已不能产盐了,食盐立见缺无,有多起民众偷迁西夏,民无安心,官无宁意,以致官军拦阻事件。此事报到朝廷,引起朝议,焦点在盐,这时朝廷才慌了手脚,急切想法子维修管理盐池,真宗遂起整修解州盐池诏命。

面对复杂的局势,对于民众百姓,皇权不敢武断霸行,姑且施了这条迂迴之计,演得必真必实,淋漓酣畅,只可怜周边村民成了牺牲品。经过了《关云长战蚩尤》以后修缮好的盐池,朝廷是格外看重了它,盐池给朝廷赚来了巨大财税。上文有些宋朝时的数据资料是在重修盐池以后记载留下的。

结论

这件事是一个政治策略,是大宋王朝真宗预谋的方策。山西运城解州地处近邻于西夏,盐稅之务是当时大宋的咽喉命脉,只因和西夏顶角了,其焦点就是扼死了盐业输入。是其时,大宋朝的弱窍穴点就在于这个盐业上,这一点只能是朝廷知道,还不能示弱给西夏国,让他窥透其中玄机。皇上宋真宗就要动一番心思,要想出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来。一者:可以很好的解决了盐池的恢复,而不留下朝廷喘急的迹象;二者:还可以利用这件事神话大宋有神祇相助护佑,可以震慑西夏兵将,威服民众的作用,使民畏神不存妄为,心诚敬护;三者:暗视西夏大宋乃是轩辕黄帝后裔,是正统的天子,要想叛乱,就像蚩尤一样被分尸,以作警示。

《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三载:“宋真宗祥符五年(公元1013年)十月十七日,夜有神人自空而降,奏曰:'臣乃上天直符使者,玉帝有敕,后八日有圣祖轩辕降于宫阙。’言讫而去。帝次日与群臣议之,洒扫宫室,设祭礼。至日,圣降于延恩殿,帝拜于前,圣曰:'吾往昔人皇氏也,其后为轩辕,即汝赵宗之始祖也,吾以汝善修国政,抚育下民而来。言讫,圣升天矣,帝大异之,帝与群臣议之,圣降之迹尚存,天香未散,群臣贺曰:'陛下圣德所感,圣祖降于宫阙’,帝诏天下梵宫,并建圣祖宝殿。”

皇家最会惯使的愚民高招,从赵匡胤开始黄袍加身时,就扬言天上有两个太阳;至宋真宗又唱了这么一出关公战蚩尤的荒诞离奇之戏;当到了赵构立南宋时又喊出了泥马渡江的神奇事迹。权贵惯会使用的妙方,就是会戏耍世人。

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都不是凭空捏造而就,它都会有一个最初的原形存在。《关云长战蚩尤》既然形成了一个神话故事,在安邑向四方扩散,最终流传到百年之后的元代而形成戏曲杂剧,就说明这个故事原形是存在的。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十九《宋记八十九》的史事:“(崇宁四年,一一零五年)五月,壬子,赐信州龙虎山道士张继先元号虚静先生。”“六月,丙子,御紫宸殿,以修复解池,百官入贺。解池为水浸坏八年,至是始开四千四百余洼”。

把荒诞离奇的一面联系到道教请神禳鬼的一种施术方式,是继承了最早部落对天地自然的崇拜“巫”的祭祀行为方式,也是后来傩戏的一种。道教就是在这种古老文化继承发展起来的,它保留着原始的神秘色彩的方术。这种方术可以被政权利用,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它具有统摄民众灵魂和慑抑思想的威力,这种方术在某种场景下施出来,其效果是异常得好,胜过百万兵的武力血腥。

所以说,《关云长战蚩尤》就是大宋朝廷伙同天师道来一起演的一场类似于傩的方术,和傩不同的是:在施方术的过程中,假借方术需要相助为名,而把盐池附近村民尽皆处死了。这些生活在盐池边的无辜村民何罪之有?无非是怀璧其罪吧!官家是不想让盐池周边有生活居民来占用甘泉里的水,想让盐池周边清净无居村庄。然后把有害成盐的巫咸水堵塞防漏入池;把甘泉之良水尽引入池内,这样防碍利用甘泉的村民在不损朝廷一文钱和纠缠下轻松搞掉,给世人留下的是苦涩和无奈情怀,只是忧伤的无语苦哀。一腔的怨恨皆转向了神衹,善良虔诚的民众,从来也不敢对神祇有丝毫的亵渎情绪表现。在道教披着神的外衣行施的这一整治盐池的工程,以最圆满的胜利成功而告终,作为最权威的挡箭牌就是树立起关羽这个神威幌子,利用了他,渡过了艰难时刻,应受到封赏,关羽在皇权的宠爱下一再升职,取代蚩尤成为武圣帝。道长也导演得好,也要受到封赏,乃赐张继先为视秩大夫虚靖真人。

只有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元曲道得好:“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关羽借用村农魂魄一事,更显著地暴露阴谋。关羽的将兵不多,为何不用官兵差役去;或者道士们前去助战,也好结交关羽大神,还魂以后得到庇佑。为什么单单让没有任何军事训练的村民去助战呢?这不就是明摆着要借此事除掉此地的村民吗?文中记载:“陛下先令解州管内民户三百里内,尽闭户不出,三百里外尽示告行人,勿得住来。”;“忽一日,大风阴暗,白昼如夜,阴云四起,雷奔电走,似有金戈铁马之声,闻空中叫噪。如此五日,方云收雾散,天晴日朗,盐水如故。”按文看这是朝廷和道士布设的场景,燃闷了许多黑烟,放一些爆竹、炮声;在这五日夜内,把盐池抢修好,最主要的是把那个盐池边的那些村民清除掉,确保了盐池整洁和无干扰,恢复正常产盐的功能。

天师道也借此事扬名立万,入教之人倍增,跪求入门尚难,由此可知,其声势是何威严。

朝廷、关羽、张道长三者是踏着无辜村农的尸体在飘飘然,得意忘形,作为关羽不是生者,是利用工具,无可指责评批。皇帝和道长二者可是活生生的人,平时张口仁义,闭口道德,这张虚伪的面皮在这《关云长战蚩尤》一戏中,被完全揭去了,露出赤裸裸的青面獠牙,张牙舞爪的本相。他们的这一行为,让人看到心寒,为了尽私心之利,使尽心机,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鬼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拿鬼神当作法器的人!他们以道德当旗帜,以神尊作术器,来吸食百姓的骨髓,来完善自心的欲望。可恨的是老百姓乐意愿做肥羊,伸项请宰,口中笑道:“快来!快来!我给钱!”悲哀啊!国人啊,何时才能醒悟啊?

这是一件千古特奇冤案,事至今天也没有人给这些无辜冤死的良民鸣冤叫屈,让这个毒辣阴谋昭显于世。这件事是官家朝廷授意道士合谋一举全部毒杀盐池邻近村民,官家的贪婪,阴险狠毒,卑鄙无耻的面貌,在这件事上暴露无遗。

若是关公有灵他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会容忍这帮性如蛇蝎丑恶无耻之徒借他的“忠义智勇”的名头来干这荼毒残害无辜性命的行为吗?笔者认为他会绝不允许的!

现在有很多写《关云长战蚩尤》的文章,却没一个点出此事的穴要之处,皆是抄袭;没有自己独特的论点,更没有为无辜村民冤死而叫屈的,也不去揭露这丑恶肮脏的阴谋。笔者纵观此类文章,隙窥内机,震惊万分,愤愤之言不吐不快,于是,愤而疾书,成其斯文,以示天下。

笔者在这里对关公说:“关云长,你有何德在此受千载供奉,万年敬仰,你面对因你而死去的无辜良民的冤魂,你不有愧吗?”

东岳雨石公丕刚撰文

二零一九年农历正月十三日晚。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