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我们要的天长地久

  • 作者: 梦溪笔谈。
  • 发表于: 2017-04-07 11:08
  • 字数:1736
  • 人气:393
  • 评论:1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周末同朋友逛街,春寒料峭的天色 比预想中的要阴冷许多。空旷的城市街道上寒风肆虐。来来往往的行人脚步匆促,似乎都不愿在户外停留片刻。我用口罩和棒球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被朋友嘲弄是赶着去过端午节。


女人买衣服永远都是那么挑剔,兜兜转转一下午。 我们又是试穿又是拍照,最终还是在令人咋舌的价格面前 败下阵来。被店员们鄙夷的目光送出服装店,回程的路上,我俩各自捧着一大杯cock,匆匆去赶回校的公车。路过一排暖色调的街边小店,两个年轻男女拉拉扯扯的样子,惹来路人纷纷侧目。似乎是见惯的分手场景。 


女孩执拗的背对着我们,双手捂着泪眼,不愿自己的悲伤被别人看见。男孩跟在她身后,言语温婉的苦苦哀求。我和朋友也加入了来来往往的“吃瓜群众”队伍。我瞥了一眼,人群里有人唏嘘的指指点点、有人似乎在拿手机拍照,这里恐怕很快就会变成朋友圈互相转载的笑料。我催促朋友继续赶路,朋友叹息“ 这样闹分手,恐怕是想争取曝光率,借机炒作当网红吧” 我淡淡的说“女孩都哭成那样了,你就别恶心人家了吧” 


年轻的时候,我们常常被感情所累。盼望着早日走进婚姻,择一人而终,以后就可以专心家庭和事业。其实走在纷扰的人世间,许多事都远不如愿。有时蓦然发觉。生活原本就是一套从生到死的陈规,纵然你有多少棱角和个性,都会被社会打磨成它所需要的模样。


父母走过他们的青葱岁月,用爱情孕育了我们。我们从呀呀学步,成长到忧伤多愁的十八岁,也渐渐变的羽翼丰满。最终还是要飞出那得以庇护的巢穴,接过人类繁衍生息的接力棒,寻找适合自己组建家庭的那个人。


我们年轻的、无处栖宿的灵魂,渴望早日找到可以寄托自己余生的人。 于是我们有了初恋、有了早恋、 有了第一次的刻骨铭心,也第一次感受窒息般的心痛。刚从一段痛苦的恋爱里挣扎出来,又不知不觉走向另一个未知的怀抱。


我们不停的恋爱,不停的分手 在感情的悲喜无常中,体味人生百态。 我们日夜悬想,期盼早点找到一辈子的那个人 就可以忘却许多麻烦和苦恼,让自己不在苍茫的人海里漂流。


可我们曾经爱过的,遗落在岁月扉页里的那些人,彼此的目光在人群里撞见。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依然会重新涌上心头。 忘记的过程,是血肉剥离般的疼痛。即使眼神飘忽的低下头,与对方擦身而过。那些过去的和过不去的往事,依然会变成辛酸的讽刺。


直到阅人无数的二十三岁,我们深感身心疲惫。淡淡一杯红酒,都能让往事的悲伤,泪湿枕头。许多人与朋友聚会的时候,喝多了酒,往往伏在朋友肩头,又是哭又是笑。把抓柔肠、不能自已。一遍遍怀想,曾让我们奋不顾身的那些人,现在又在哪里 是否已在别人的故事里演绎悲欢。最后,每个人在心灵深处都会将那些不容轻易碰触的,酸的和痛的回忆,在胸口暖化成一份感动。


在许多个不甘心之后,才会被痛苦拽回现实。终于明白最初的爱情理想,那些“执子之手,生死契阔”的爱情箴言。原来只存在于世上绝少绝少的一部分人当中。美满的爱情理想,势必会在婚姻的枷锁下变质,沦为道德绑架之下的责任和亲情。新婚夫妇的浓情密爱,也避不开七年之痒后内心的骚动。身体出轨和家庭暴力的阴云,渐渐笼罩在那些脆弱的家庭上空。生活远比一本专业性极强的大书要复杂,充斥着“奶粉罐、纸尿裤、婆媳关系和人情世故” 在为生活奔忙之间,必然会消磨掉曾经那些稚嫩的誓言。 稍有所隙,便是恶语相向。口角和摩擦不断,撕扯和拳头常见。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要守护你、疼爱你的人又在哪里。


有些人舍弃旧爱,迎娶新欢。洗尽铅华,消磨了胭脂色。情感生活依然不痛不痒。不到最后,或许都不会领悟原来最爱的、理想中的、最有契合度的人,可能只是另一个自己。


真爱的感觉又是怎样呢? 恍然想起林徽因和徐志摩在康桥上,雕琢下的深浅的烙印,那时的林徽因和徐志摩都已身为人夫人妇。可他们在异域相逢,也是当真的爱了,所以她愿意和徐志摩在康桥上相拥。作家白落梅曾设想过他们想爱的场景,那时他们相拥在康桥的碧波涟漪间。 “徐志摩一定对她说过:“ 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样深刻。”而林徽因一定纯净地看着他,点头道:“我信。” 有时候,爱情就是如此,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辞藻,只那么简洁的几句就足矣。


爱情之所以是爱情,正是因为短暂才显得弥足珍贵吧。不要因为婚姻而庆幸,也不要因为未婚而失落。找到那个懂你的人,享受依偎在他肩头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因为真心的才是永恒的。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