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美好的旅行能治愈

  • 作者: 梦溪笔谈。
  • 发表于: 2017-04-07 11:07
  • 字数:1723
  • 人气:431
  • 评论:1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台湾著名女作家“三毛”,在其散文《撒哈拉的故事》中曾描述过她游历过的帕米尔高原。文中写到 “那时驾车在高原上驱弛 满眼一望无垠的青草地,黄白的花儿开的哪里都是 车在绿浪中浮动,白云就跟在车身后,好想停下车捉一朵…… ”


其实在每个人的天性中都对美好的事物没有免疫力。那夏威夷岛上的阳光海滩、那复活岛神秘的人脸石像、那北海道的白色尖顶教堂 都像一块块巨大的磁石,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如同几个月大的婴孩,迷恋妈妈丰盈的乳房。年轻的我们,迷恋眼前走过的 一段段身材顷长的风景。我们衡量美、追逐美,并且时刻以此为鉴, 修剪着、雕琢着自己。


十几年前,山东卫视推出过一档儿童综艺节目《阳光快车道》。主持人是年轻帅气的脱口秀艺人“大冰” 就在他的事业一路扶摇直上、如火如荼的时候,大冰却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我们这一代人也渐渐忘却了当年那个阳光大男孩。当我们从稚嫩的孩童变成通达人情世故的青年的时候,大冰又以畅销书作家的全新身份出现了。我不止一次的翻阅过他的作品,无论是旅行手札风格的《乖,摸摸头》、还是《阿弥陀佛 么么哒》都是用一些让人心疼的文字,讲述为自己而活的那群人 “在旅途中”的故事。合上书本,许多读者都给大冰写信 袒露自己想放下一切,外出旅行的理想。但却遭到作者 和身边朋友对他们“不切实际”理想的评判。


我想,“背包旅行、环游世界” 的理想,放在当下的价值体系中不被公众认可。并不是个人理想遭遇了道德绑架,被人理解为逃避社会压力。 而是太多至善至纯的心境,被社会上数不清的条条框框束缚住了。 但我们应该相信,上帝赐予人类眼睛和四肢,是昭示着一种神圣的使命。所以冥冥之中我们都摩顶受戒 充做了上帝的信徒。 所以我们期待“诗和远方” 期待着放逐心灵去旅行。


旅行就是放空自己,启程之时,任何思想包袱都可以撇在一边。无论是单车骑行,穿过四月温煦的沿海大道。还是与亲密的恋人,深情拥吻在教堂的钟声里 都是好的。 电影《非诚勿扰2》里,秦奋和笑笑租住的那座悬崖边的房子 推开窗户,就能“呼吸”到没有尽头的旷野。 能将一切的旷达自在,都看进眼睛里。 躺在白色的浴缸里,闭了眼睛 身体上每一寸肌肤,都得到最大限度的放松。


读大学的时候,我同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每天沉浸在安闲和茫然里,用手游和网剧来排遣多余的时间。 直到腻烦透了,才想要出屋透透气。戴上耳机 绕着操场慢跑。那时唯有的心愿,就是应付过期末大考。 顺利拿到毕业证,回老家的小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后来毕业回到老家,找工作却处处不如意。 更多的时候,是在朋友家里勾留到深夜。 醉酒后又嗟叹自责,年轻轻的为什么还一无是处,整天赋闲在家。满心想去外地打拼。 可是到了外地,顶着毒热的太阳汗如雨下, 领着最微薄的工资。却心有不甘,总想早日解脱这一切,只身去流浪。


在天津兼职的时候,我遇到一位东北的朋友。做事有方有圆,对人很好。 笑起来叫人没办法拒绝他。 私下里一起吃过几次饭我才知道,看似身体瘦小 有点发育不良的他,真实年纪已经快要奔三。问他为什么还不找个姑娘结婚。他颇有深意的说了句 “我在等待真爱出现” 我当时极力抑制,没有让自己对此嗤之以鼻。只是从那之后看到他,心里一直酸酸的。 他老家在偏远农村,家里兄弟众多 典型的没车没房没存款的穷二代,自己身体瘦小 没有一技之长。一年四季到处跳槽,在工厂做最低等的工作。 实在看不到明天在哪里,他说在等待真爱 我想,这只是 他给自己一个夜晚可以安眠的借口罢了。


一个多月的兼职很快结束,送我走的那天。我问他以后准备怎么办,他说想要到南方去看看 顺便到处旅行。两个月前,我还看到他在朋友圈 晒出来天门山玻璃栈道的自拍照。身边跟着一个并不怎么漂亮的姑娘,两人比着剪刀手 笑的很忘乎所以。从他的笑容里,看不出一丝对未来的担忧,相反更多的是美满和知足。聊过之后才知道,他在贵州找到了结婚对方 女方家庭条件小康,他很幸运 以后不再回老家了。


在我们最难熬的时候,心里总有个声音呼喊着让时间快点过去。我们被四周的嘈杂弄的晕头转向,很容易迷失自己。只有在旅行时,才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它会告诉你,这世界比想象中的宽阔。你的人生不会没有出口,你会发现自己有一双翅膀,不必经过任何人同意就能飞。一个背包,一个相机,一张车票,还有一个你, 走向远方。或许在那里 你会找到最美满的归宿。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