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推荐

杀人犯的自辩

  • 作者: 马木安
  • 发表于: 2019-12-19 09:35
  • 字数:5930
  • 人气:139
  • 评论:1
  • 收藏:0
  • 点赞:1
  • 分享:

1

“被告人吴力,于11月3日在实验室杀害了自己的妻子伊瑶,手段是放毒气,动机是因怀疑妻子对自己不忠产生了仇恨。法医出具的验尸报告和公安局提供的现场勘查报告等所有证据材料已提交审判庭,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告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请审判庭判决吴力死刑!”公诉人表情极为严肃。

审判厅内鸦雀无声。

旁听席座无虚席,其中不乏很多政府高官和学术界的精英。通过电视直播收看这场审判的观众高达数亿人。

为何此案倍受关注,因为被告和死者的身份特殊。吴力是当今物理学界的泰斗,31岁便获得了诺贝尔奖,死者伊瑶是著名的生物学家和医生。两位天才结为伉俪,曾经是万众瞩目,但如今突如其来的悲剧,让世人唏嘘不已。

感受到满厅凝固的气氛,辩护律师眼神闪烁,不敢直视任何人的眼睛。凭借他多年刑事辩护的经验,直觉告诉他此案胜率几乎为零。他原本不想代理此案,被告方也并未委托他。法院基于此案可能判处被告无期徒刑、死刑,必须委托辩护律师的法律规 定,不同意被告独立辩护的要求,从而强制指定辩护律师。

“审判庭,被告是初...初犯,案发后有自首情节,而且身份特...特殊,曾经为人类做过杰出贡献。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位天才,如果再...再损失一位,那对人类将是一个很大的灾难,社会各界人士也都联名请命,请各位审判员酌情减轻被告的刑罚,让他有将功赎罪的机会。”辩护律师语气极不自信,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提供如此简单又苍白无力的辩护词。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他什么身份,也不论他多杰出,请各位审判员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判决,不用考虑其他干扰因素!被告毒杀妻子,手段残忍,情节恶劣,于法不容,于情更难容,没有减刑的理由!”公诉人立刻愤然反驳道,而且目光凌厉地盯着被告席。

电视直播镜头也对焦被告席。

被告席站着身穿深蓝西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文质儒雅,怎么看都不像是杀人犯。

一般站在这个位置的人都愁眉苦脸甚至憔悴不堪,但吴力却神情自若,还时不时盯着审判厅左边的角落,漏出诡异的笑容。他这反常的表现,引起很多人的愤怒。毒杀妻子,歹毒至极,亏你还笑得出来!

辩护律师干咳一声,意欲发言。但被吴力制止了,他要进行自辩。

亿万观众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审判庭,我申请勘验现场的警察出庭。另外,请工作人员现场展示你们声称我用来杀人的装置。”

此等重要的命案,法官当然谨慎地对待每个环节。


2

一个封闭的银色大铁箱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工作人员打开盖子,摄像机对准箱子里面,只见有一个特殊的装置和一个瓶子。

勘验现场的警察出庭作证,向审判庭讲述案发情况:“这个瓶子是装有氰化物毒气的,这个特殊装置经专业机构检测,认定为一种发射器,发射器发射粒子,启动开关,瓶里的毒气就释放出来,把捆绑在密封铁箱里的人毒死。”

警察还展示死者被毒死在箱子里的照片。

铁证被展现在大家的面前,辩护律师轻轻地摇了摇头。旁听席上传来了大量的愤怒声和少量的惊叹声。亿万观众咬牙切齿,无疑是死者惨死的照片刺激了他们愤怒的神经。

主审法官敲响了法槌,示意审判庭肃静,然后对着被告人说道:“被告,你对证人的证词和提供的证据,有什么话讲?是否认可?”

吴力不但没有慌张,反而冷哼一笑,然后转头对着警察道:“请问证人,是你打开铁箱的盖子,还是我?”

“是我。”警察不假思索。

吴力立刻补充道:“好!我再跟大家清楚地描述这个装置,这个是装有镭的发射器,那个是开关,没错,但只有当镭物质发生衰变的时候,才会发射粒子,从而启动毒气开关,才有可能毒死里边的人。”吴力滔滔不绝,仿佛这里是他的课堂,而不是审判厅。所有人也仔细地听他讲述。

“根据科学知识,大家知道,镭的衰变只是一种可能,它是一种几率,并不是必然的。我把伊瑶放在箱子里的时候,她是活的,而且箱子有透气孔,不可能被憋死。当然,她被捆得严实,也不可能自己打开毒气瓶的开关。铁箱盖子被打开之前,伊瑶可能是活的,也可能是死的,因为镭是否衰变发射粒子打开毒气瓶是个未知,此时伊瑶是生和死两种状态的叠加。”

果然是物理学大师,他的话很多人听不懂,但是乍一听感觉有几分道理。当然那些学术精英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所有人都陷入迷惑的时候,主审法官率先缓过神来:“你想要说明什么,请直白些。”

这话说出了亿万观众的疑惑。

可接下来,吴力的言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其实,真正的杀人凶手是他!”吴力竟然右手指向出庭作证的警察!

此言一出,大家立刻面面相觑,一石激起亿万观众嘈杂的涟涡。

什么?是勘验现场的警察杀人!?屏幕旁出现一张张惊奇错愕的脸。

不可能!疯了吧!

就连被指着的那个警察都满脸不可置信,急忙上前挥舞手掌反驳道:“怎么可能!你胡说!”

面对如此荒唐的指控,警察难免有些失态。但公诉人示意他冷静。

“被告人吴力,我郑重提醒你,这里是法庭,请注意你的言词!”

“我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并且对自己的话负责,他就是凶手。你们想想看,是这名警察打开铁箱的盖子,他自己也承认,盖子被打开前,伊瑶是生和死两种状态的叠加,盖子被打开后,这两种并存的状态才坍缩为一种状态—伊瑶死亡。因此这位打开箱子的观测者才是真正的凶手,没有观测者,我们无法确定里面的镭物质是否发生了衰变,也无法确定箱子里面人的死活状态。”r>大多数人听得似懂非懂。但公诉人断然不能接受吴力这套说辞,奋起反驳。

“被告不要忘记了一个关键因素—时间!根据验尸报告,死者死亡时间是13点,而警察打开箱子的时间是当天15点,这说明人先被毒死,箱子盖后被打开。因此,你狡辩的逻辑不通!”

听到公诉人专业地反击,警察松了一口气。不管多深奥玄妙的理论,终究无法反驳简单的事实逻辑。审判现场的人员和亿万观众都频频点头,表示对公诉人说法的认可。

不料,被告席上的吴力却不以为然,又冷哼一笑,看了看审判庭左边的角落,漫不经心嘀咕道:“时间?呵呵,什么是时间?”

法官见状,提高音量道:“被告人,你有什么申辩,请大点声说,让审判庭和公诉方听到。”

吴力点了点头,对着公诉人问道:“请问什么是时间?”

面对这样奇怪的被告,公诉人有些不耐烦:“切,时间就是时间,众所周知的东西,还用解释吗?你又要发表什么歪理论。”

吴力打断道:“时间根本不是客观的存在!”

“不存在?你说什么,你说时...时间不存在?”

“对!那请公诉人论证时间的存在!”

“这...这么粗浅的常识,还用论证吗?因为时间的存在,我们才从儿童到少年,少年到青年,青年到老年,你是戏耍我们不懂科学常识吗,我的大物理学家。”公诉人感觉有点被侮辱,很不高兴。

面对公诉人的失态,吴力玩味一笑:“好,我复述你的逻辑,你认为因为我们人身体的变化,所以证明时间的流逝和存在,我暂且同意。但如果以石头为参考呢,一块石头,没有外来因素干扰,它会变老吗?”

“被告,石头也在变,虽然我们肉眼难以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头也会有变化的痕迹,只是快慢不同,你就别卖弄你的知识了,这里是法庭!”

“那以一颗原子作为参考呢,没有外来因素的干扰,原子将永远不会衰变,那就没有任何变化的痕迹啦!”

“我不清楚你们那些专业的问题,反正时间是客观的存在的,这众所周知,毋庸置疑!”

“那时间是永恒存在吗,有起点有终点吗?”

“废话,时间当然永恒存在,无始无终。”

吴力笑道:“好,说得好,如果时间是永恒的存在,无始无终,那它也无任何变化,假如以时间本身为参考 ,按照你刚才的逻辑,因为参考东西的变化,所以证明时间的存在,那现在以时间这个东西为参考,它没有任何变化,那还能证明时间的存在吗?显然不能,因为时间只是我们意识的假象,根本不是客观的存在。”

“叮!”法官敲响刺耳的法槌。

“不要论述与案情无关的话题,请各位回归正题!”

法官看了看吴力,严肃道:“这是法庭,不是课堂,时间这个事不用讨论了!你毒死伊瑶在先,警察打开箱子盖在后,这点也不用再论证了。”


3

吴力一连串的话语,在大家看来只是狡辩。辩护律师也看不下去了:“审判庭,我申请对被告进行精神鉴定。”

“哦,这项鉴定已做,被告人精神正常。”

“被告,你还有什么要申辩的吗?”法官觉得此案事实已经基本清楚了。

“当然有,刚才你说‘死’这个字了,请法官明确这个字的定义。”

“又来了,我们现在是走法律程序,不是讨论学术问题,死亡证明书在这,心脏都停止了,脑也死亡了,连尸体都解剖了,你觉得不够吗?死者可是你的妻子啊!你还有点良知吗?”法官也愤怒了。

现场又一遍肃清。可吴力接下来的话,又瞬间让气氛炸开了锅。

“哈哈,如果我说伊瑶并没有死呢。”

什么?这人又胡说什么?

现场所有人和收看直播的亿万观众对被告一而再地胡说八道失去了耐心,有的甚至臭骂了起来。

“审判庭,此案事实已论证清楚,案情明了,而且适用的法条也没有争议,请尽快结束审判,我们没有时间再听被告胡扯与案情无关的言论。”

公诉人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但毕竟是关乎人命的要案,由中级法院院长亲自担任主审法官,死刑判决还经高院复核,最高院核准,所以必须做到每个环节都经得起考验,再多给被告几分钟的申辩时间是理所应当。

“被告,本审判庭再次提醒你,请遵守法庭纪律,说话要依据事实,而且言辞要简洁明了。”

吴力点了点头,继续道:'各位,我们一般所理解的死亡,就是心脏停止跳动,全脑功能不可逆转地丧失,生物失去了所有的生命特征。对吧?那人的灵魂呢,灵魂会不会死亡?哦,我知道,你们肯定说,从法律角度来说,灵魂只是无法论证的鬼神思想,如果我说伊瑶的灵魂还活着,以这条来申辩,肯定被你们的法律思维驳倒。但如果我能证明伊瑶的肉身也还活着呢?”

吴力的这几句辩词有些在理,大家又聚精汇神地听.可证明死者的肉身还活着?这个说法太荒唐了吧。亿万观众像看魔术表演一样,抱有置疑又好奇的心态拭目以待。

“真是痴人说梦!”公诉人面对这个言行怪异的被告,可再也拾不起半分耐心,他认为吴力完全是设法拖延时间。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吴力对着审判厅的左侧角落又微微一笑。可那边空空如也,只有空气啊。

“是时候了,出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审判厅左侧的角落像变魔术一样凭空出现了一位白衣的中年女人,她随手把一件银色的长袍放在桌上,然后款款向所有人走来。

“是...是伊瑶,伊瑶!”在场的家属先认出来,不禁惊叫起来。

“什么?伊瑶?”

“她...她复活啦!”

在场的所有面孔都惊愕不已,观看直播的亿万颗心脏都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那...那法医解剖的那位死者是谁?还有,刚才伊瑶如何凭空出现?

主审法官也被惊吓了,惊慌大喊让法警赶紧维持现场秩序。

就在此时,凭空出现的白衣中年女人便开口打破了僵局:'大家好,我是伊瑶,刚才我穿的是纳米隐身衣,所以大家没发现,请恕我冒昧。”

“你果真是伊瑶吗?”法官还没从惊愕中缓过神来。法警也立刻过来对凭空出现的白衣女子进行检查。

“确实是人,不是全息影像,也不是机器人。”检查人员解释道。

“那...那法医解剖的尸体是谁?”

法官问出了亿万颗脑袋里的疑惑。

“那个尸体也是伊瑶。”可吴力的抢答让众人脑里疑惑的乌云更浓黑了。

“这样吧,我清楚所有人的疑惑,下面请你们听我细说。”这回再也没人打断他的话了,因为所有人都期盼这位“魔术师”解密。

“死去的那位确实是我的妻子伊瑶,而且她是本尊,而眼前的这位,是重塑人,身体所有的器官是通过克隆的,但她不是克隆人,因为她和伊瑶拥有一模一样的灵魂,记忆、情感、思维方式等等都一样,而克隆人只是基因一样,灵魂没法相同。”

亿万张面孔都像小学生看电影时候的表情,沉浸、好奇和期待。

“大家一定好奇,是怎么做到的,这多亏我的妻子,她是一位最杰出的生物学家和医生,当然也有我的功劳,各器官的克隆,都做到和本尊器官一模一样,包括年龄。然后灵魂的复制,是通过在头脑里植入特殊的生物芯片,芯片里储存本尊以前所有的记忆,芯片里还嵌入量子处理器,逼真地模拟人脑思维。大家知道,人的灵魂具有随意性的特点,即灵性,是不确定的,是自发变化的,比如喜好的变化,爱憎的转移等,这是机械程序无法做到的,但量子的特性也是随性的,其实灵魂是以量子的形式存在的,我已经发现并掌握其中的奥秘,这也是我即将公布的最新科研成果。我们已经反复验证了几年,所有的例子都很成功,此成果可以推广应用了。”

听着吴教授的“讲课”,大家的迷惑稍有减少,但还有无数个问号飘浮在脑海里,同时伴随而生的是隐隐的恐惧感和深深的担忧感。

大家心里坚信,凭借这两位天才联手,吴教授的话并非虚言。

“我们可以重塑与本尊一模一样的人,但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本尊和重塑人同时活在世上,那往后他们的经历就不同,两者的喜怒哀乐也各异,那导致两者的灵魂渐渐相异,因此只能杀掉本尊,确保此人在世上是唯一的存在。”

所有人都明白了谜底,但长憋的气却没法松下,恐惧感、沉思感、迷惑感交错纷乱。世界一片死寂,没有人为吴教授所谓量子特性新发现的成果和技术掌握而感到高兴。

公诉人张嘴瞪眼,摇头晃脑,欲言又止,没想到一次简单的审判竟然变成了被告人的魔术表演现场。他很不服气:“我不懂你们那些玄乎的东西,总之,你杀掉了伊瑶,恩,是伊瑶本尊,她是法律意义上的人,你剥夺她的生命,就是触犯刑法,就应该依法判刑!至于其他,法律还没有规定!不在这次审判的讨论范畴。”

吴力看了看四周,目光定格在公诉人身上,出人意料地改变话锋道:“公诉人说得对,我确实杀了人,我认罪!”说完看了看旁边的伊瑶,目光温和,充满爱意,旋即转移到审判法官身上,表情无悔和释然,一副轻松赴死的模样。

但旁边的伊瑶表情纠结,嘴唇微动,怯怯道:“老…吴,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跟老李没有发生实质的那一步。”

伊瑶的话音虽然微弱,但吴力的听觉神经却迅速敏锐地捕捉到,他猛然回头盯着伊瑶,表情狰狞又惊讶,这是他在审判厅第一次情绪激动!一段话语在他自己的脑里高速飞转。

“我明明在记忆储存上删除了她和老李有瓜葛的这段记忆,而且在灵魂量子态也切段了她对老李动情的概率了!怎么?她还记得这段?不可能啊!”

吴力睁大眼睛,像扫描仪一样打量着眼前的伊瑶。

伊瑶眉头微皱,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声道:“审判庭、各位关注此案的朋友,对不起,是我欺骗了大家,也欺骗了吴力,吴力没有杀人,我才是本尊,被毒死的是我的重塑人。吴力没有构成杀人罪。”

吴力咬了咬牙道:“原来试验时是你互换了,报警也是你安排的吧?”

伊瑶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在脑海里确定了一个秘密的事实。

吴力本尊并不知晓她和老李有暧昧的事,而这个记忆是重塑吴力的时候伊瑶偷偷植入的,目的是让自己的老公恢复对自己吃醋和在意的感觉,毕竟结婚太久了,老公对自己毫不在意,除了谈科研还是科研,没有一点爱恋醋意的味道。

伊瑶看了看旁听席,发现有很多熟识的人,他们有很多人进出过自己和老公的实验室。

最后,伊瑶对他们露出了蒙娜丽莎似的神秘微笑。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