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推荐

泣送振东(纪实散文)

  • 作者: 顺年文集
  • 发表于: 2019-10-28 17:34
  • 字数:4195
  • 人气:84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2019.10.27赵顺年


作者按:

2019年9月26日晚上,我村的老党支部书记赵振东佩戴上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给他的庆祝建国70周年纪念勋章时,我收到了他佩戴纪念章的照片。看着他的照片,我感慨万千,随即我写了《都吉台的丰碑》一文。没想到,就是他佩戴了纪念章之后正好一个月的10月25日下午,他竟溘然长逝!于是,我写下了《泣送振东》一文,以此作为对他的追忆与思念!


泣送振东

赵顺年


振东,我可亲可爱可敬的四侄:

此时此刻,你知道吗?你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吗?

此时此刻,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什么状态什么样子吗?

让我告诉你,今天(公元二千零一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农历九月二十七日),这是个永远值得我纪念的日子,这是个令我心碎的日子,这是个令我无限悲痛的日子!

就是今天(二十五日)下午五时许,我正在准备我的电影《你想不到》申报“龙标”的相关材料,我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了,是你的儿媳妇李静给我发来的微信。我打开一看,立即惊呆了,尽管心里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泪却随之夺眶而涌,竟控制不住哭出了声!

李静告诉我:“小爷爷,我父亲于今天下午走了!”

“走了”!振东,你走了,你到哪里去了?

你是去了那个远方,那个遥不可及的远方了吗!

接着,在一个多小时里,我又接到了几个信息,都表达了一个意思:都吉台的老书记赵振东走了!

你的儿子树华是今晚(10月25日)8点30分电话告诉我的。接起电话,没用他说话,我就说:“我知道了!我后天早上直接回都吉台……送他!”

那时,我已趴在桌子上,沉浸在无以言状的思念与悲痛之中,跟树华就说了两句话我就挂了电话,我说不下去了……

振东,在树华的电话前一个小时,我就知道你走了的消息。这个消息,对我来讲是一个突然,是一个噩耗,是一个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噩耗!

你说,咱爷俩怎么就这么多的交集与巧合呢?我正在整理着《你想不到》这部电影的材料,而你又给了我一个“你想不到”!

振东,我的四侄,你走了!

振东,我的四侄,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你走了!

振东,我的四侄,你就这样让我“你想不到”地悄没声息地走了吗!

振东,不是你顺年叔说你,你可是有些不太仗义呀振东,你是不应该这么急急乎乎就走的,让你的顺年叔猝不及防!真是猝不及防啊你知不知道?一个月,才仅仅一个月呀振东!一个月前,也就是“国庆节”前的9月26日晚上7点20分,树华把你佩戴上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建国70周年纪念勋章的照片发给我时,第二天,我用微信告诉树华,把你的简历发给我,我要写你的一篇文章。那天,你的简历是你自己亲笔写的,是你亲自写给我的。看到你亲笔写的简历,我心里无比高兴。我高兴的是咱们爷俩每年春节见面时你向我作的那个检讨:“顺年叔,你安排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

我就笑着说:“必须的!必须坚决完成哈!”

这个任务,是咱爷俩商量好的,把都吉台的“村史”写出来,你写初稿,我后成稿,并且是你表态坚决完成的。看到你写的简历,我想,你现在还能亲笔写出自己的简历,而且记忆清晰,字体有力,那么,都吉台的村史你肯定能完成,我在《都吉台的丰碑里》还专门写了你佩戴上纪念勋章时尽管脸上布满沧桑,但依然精神矍铄。可是,你怎么没完成你顺年叔交给你的这个任务就走了呢?你怎么不想想,你这一走,你顺年叔还能再安排谁来完成这个任务呢?你看看,一个月前,刚刚一个月前你亲笔写的自己的简历:

赵顺年叔你和我婶子好

1)我是一九四八年在本村参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2)1955年7月复员

3)我是1959年当的支部书记

4)文化大革命结束建县委,张修林当县委书记我当的县委委员,具体时间我想不起来了

5)张修林书记哪年当县委书记我当的县委委员

6)我是在1971年我又当公社党委副书记

另外,你还写了你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二十军(军长是皮定军)七0师二0八团三营机炮连七排一班,连长夏小月,指导员赵连杰。

再就是被抽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二七二一部队(空降师)一营阻击二连,1952年调司令部任公务班班长,1955年下半年由司令部复员回家。

振东,一个月前你还亲笔写了自己的简历,你数着指头算算,满打满算才30天,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们爷俩还有好多事情没办好多心里话没说呀你知道吗?    

(赵振东亲笔写的自己简历)


振东,你肯定还记得,那年,我和树森、田溪在家西看着相距不远的两个机井屋子的“1140”式体型特别大的柴油机浇麦子,那正是小麦灌浆的时候,麦地边上的豌豆底部已经成熟,我们三人便商量着“尝鲜”,用洗柴油机零件的生铁盆子摘了成熟的豌豆荚煮着吃,结果刚把废柴油浸泡的土和草点燃,满机井屋子立即浓烟滚滚,树森到机井屋子外面的出水池里洗满脸的油灰时,抬头一看,见你从东边过来,要去石桥子党委开会,我们吓得趴在麦地里怕你发现,等你尽快走过去。可那机井屋子里面煮碗豆的生铁盆子底下的废柴油冒出的滚滚黑烟暴露了我们的秘密行动……这个现在看来纯属“恶作剧”的故事,我每次跟树森见面,他都讲述给在场的其他人听,并催促我快把它写出来,他要看,还要给你看,可你走了,你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你顺年叔把它诉诸于文字的感人故事了!

振东,你肯定还记得,那年,诸城县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咱爷俩坐在县委办公室前边的那排葡萄架下面,利用中午别人休息的时间谈论当时的形势和那天上午会议上剑拔弩张的紧张状况,你被那些又一次跳起来“造反”,要推倒县委重组,在县委里面“掺沙子”的那伙人气得要跟他们豁上拼上的气概和决心吗?那个下午,你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自己决心,会同其他几个委员与那伙人针锋相对,旗帜鲜明地支持上级党委和县委主要领导的决定,你慷慨陈词,“县委是党的县委,是共产党的县委,决不能‘掺沙子’掺上‘沙子’,就不是共产党的县委”,你的大义与凛然,使那几个人节节后退,为县委主要领导增添了力量,使那伙人的阴谋没有得逞。这些都是只有咱爷俩知道的故事,而你又是故事的主角,我把它写出来,你可就再也看不到了振东!

振东,你的故事你自己看不到,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遗憾,是我的遗憾,也是你的遗憾,是咱们爷俩共同的遗憾!

但是,不管你看到看不到,关于你的故事我还是要把它写出来,即便你看不到了,但也能弥补一下我的遗憾与我的心疼!

振东,你执意要走那就走吧,我知道谁也留不住你,你的顺年叔也留不住你!在你走向远方的时候,值得你顺年叔聊以慰籍的有两点:一是,你是佩戴了我们的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给你的纪念勋章走的。那是党和国家对你的充分肯定与赞许,党和国家没有忘记你,党和国家在想着你,党和国家在记着你,那枚纪念勋章,是你一生的最高的荣誉,是你一生最大的辉煌!二是,你是在看到了你佩戴上纪念勋章的时候,你顺年叔有感而发,连夜写的《都吉台的丰碑》那篇文章后走的。那篇文章在《美篇》平台上发表,得到了那么多人对你的赞扬,那么多人被你的事迹感动,那么多人被你的为人折服,那么多人被你感动被你折服得得泪目泪奔,那么多人被你感动被你折服得纷纷给我打电话发微信,称赞你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敬佩你是我们党最称职的基层干部,还有的直接说:“赵振东,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一位共产党的村支部书记!”

我想,你大概就是在等待着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给你的那枚纪念勋章佩戴到身上时才走的吧?

我想,你大概就是在等待着你顺年叔写的《都吉台的丰碑》那篇文章你亲眼看到才走的吧?

我想,这两样东西都很珍贵,是用金钱没法衡量的!

党和国家给你的荣誉,是用金钱买不到的,那是你一生的奉献。那枚纪念勋章的熠熠光辉无以替代;

你顺年叔写的有关你文章,也是用金钱买不到的,那是你顺年叔发自内心的情感。是咱爷俩的心心真情,也是无以替代的!

所以,你走时很安详,很坦然,很清醒,很自信!你走时也肯定很知足甚至很欣慰,因为你的一生,胸怀宽阔,遇事不惊,不惧困难,德行高尚,对人热诚,为人厚道,心态平和,与人为善,和睦村邻,群众有事,热忱相帮,律己以严,宽以待人,做事大方,志存高远。在你生命的旅途上,你做了那么多艰难困苦的工作,忍受了那么多不该忍受的委屈,办了那么多为他人为全村老少爷们鞠躬尽瘁的事情,你已经问心无愧,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所有的一切,你都问心无愧!

我想,你大概在走的时候也存有些许遗憾,你肯定是怀着对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对我们繁荣昌盛的国家,对日益振兴的我们都吉台村诸多留恋走的;你肯定是对你曾经殚精竭虑奋斗终生的都吉台村和村里老老少少依依不舍走的!我敢肯定,你是一步三回头走的!

振东,我问清楚了,10月27日,是你真正远足启程的日子,我会看着你,我一定会看着你,用我婆娑的泪眼目送你向远方走去,我会用婆娑的泪眼看着你又经过了你为之呕心沥血,为之牵肠挂肚的我们全村你最熟悉的大街小巷;你又经过了你曾经付出莫大精力想从根本上治理好让它兴利避害造福于两岸父老乡亲的我们的“南河”;你又经过了我们村的名字由此而得、曾救过全村人性命的我们为之骄傲的那座“南台”。   

我会看着你一步三回头地登上我们村视野最宽广、最辽阔、最高远,可以俯瞰都吉台全貌的制高点——我们的“南岭”!

在都吉台“南岭”这个制高点上,你将永久地俯瞰着、凝视着、眷顾着、关爱着赋予了你无限深情无限希望地都吉台的这方水土这方人!

振东,你走就走吧,你执意要走,谁也留不住你,你的顺年叔也留不住你。但你顺年叔要在咱爷俩见这最后一面的时候,再和你商量个事情,向你提个要求:这辈子,咱爷俩没搿伙够,真的没搿伙够,确实没搿伙够,从根本上从内心里的没搿伙够!可以说,在都吉台所有的老少爷们中,数着咱爷俩交往多,数着咱爷俩谈心多,你最了解我,我最知道你,我们爷俩是知根知底的相互知道与了解。所以,我向你提个要求,就一个要求:如果有来生,你我还做爷俩,我还是你的顺年叔,你还是我的振东侄,你同意吗振东?你说好吗振东?

振东,我可亲可敬可爱的四侄,我想再听你喊一声“顺年叔”,我也想再叫你一声“振东侄”,可是,我听不到你喊我了,你也听不到我叫你了!

振东,我可亲可敬可爱的四侄,我平生第一次握手是你教着我主动和我握的,当你的大手紧紧地握住我的小手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流迅速传遍全身。那种感觉,是我此后与他人千万次握手没有的。今天,你顺年叔想再和你握握手,想主动和你握,可是,你竟……

振东啊,你走吧,你放心地走吧!你的顺年叔祝福你,衷心地祝福你一路走好,走好!

衔哀致诚,泣送于此!

你的顺年叔

2019年10月25日 尚飨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