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宠物,带心灵回家

  • 作者: 梦溪笔谈。
  • 发表于: 2017-04-07 11:10
  • 字数:2654
  • 人气:418
  • 评论:1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相信许多人都养过宠物,一只来自北海道的短腿猫、或是一只美洲雨林的巧嘴鹦鹉、再或是一只纯种拉布拉多犬,那些憨态可掬的的小生灵,来到我们生活中 帮住我们消除孤寂。像是一条条明澈灵秀的的小溪,汇入我们的生活长河。我们给宠物起个亲昵的名字,搂在怀里帮它打理毛发、给它穿戴一身萌萌哒“宠物装” 在超市为它们挑选符合胃口的“猫粮、狗粮” 


在空闲的时候,童心大发的俯下身子与它们玩皮球。它们生病的时候,夜里冒着雨 开车去宠物医院。宠物带给我们的生活慰藉,甚至是许多人类也无法代替的。 当你心绪烦躁的时候,它会用毛茸茸 软绵绵的身体平复你的愤怒。你心情大好的时候,可以系上围裙 亲自下厨做给它口粮。 它顽皮捣蛋的时候,你也会俯在地上,皱着眉头清理它的便便。它更会像“子女”和“爱人”那样,填补你的情感空白。


我也养过一只猫,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家在乡下农村。我记得那天,天很蓝,阳光很好。我外出回来,看到它正眯着眼睛 在晨曦薄薄的阳光中打盹儿。家里怎么会无端的多出一只猫咪?我忙俯下身去,仔细打量她,满眼都是它黑亮的绒毛。 可它的嘴巴、肚皮、四肢的脚掌 却是白色的,纯白、看不到一根异样的杂毛。像个准备出演儿童音乐会的小萝莉,被年轻的妈妈套上燕尾服,系上白领结, 戴上白手套,童稚的外表下却给人一种“小大人”的成熟感,简直萌坏了。


我坦诚,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猫咪。它两只雪白的脚掌并立在一起,傲娇的挺直身子,静默在阳光下,眯起眼睛就是不肯理你。 它的娇气模样,让我心里怜爱的情愫迅速发酵。以至于在那个多愁善感的夏天,我产生了某种错觉。 “ 如果你是个女孩子,这辈子就让我们在一起吧” 我心里一热,涌出了这句连自己都觉痴傻的话。后来知道是邻居家阿姨送的,我给它取名叫“小可怜” 。


小可怜很喜欢我,它常常在我拖着一身疲惫从学校归来的时候,蹲在门槛上 远远望着我。或翘起尾巴,围着我的自行转圈圈。我抱起喵喵叫的她,一身的疲惫似乎都被她身体绵软去了 “ 嘿,你又饿了啊?” 我将额头拱进她的绒毛里,亲昵了一下。 她便像个温顺的孩子,腻在我怀里打呼噜。我去厨房拿块面饼,自己吃一口, 也掐给她一块。两个吃货便好好的待在一起,好好的吃东西。


我渐渐发觉,小可怜喜欢吃香肠、喜欢舔奶粉。我便买了香肠, 自己吃一半, 也分给她一截,她吃完了还不满足,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我,喵喵的蹭我的脚踝。耐不住喵星人的可爱攻势,我便把剩下的一截 也给了她。我背着爸妈给她舔奶粉,很享受她粗糙的舌头,舔邸的我手心痒痒的感觉,但也没少招来母亲的嗔怪。那时候在乡下农村七块钱的“维维豆奶”还是很金贵的营养品。


多少次,在书桌前我熬夜做题她便躺在我双腿上,绵软的身体温暖了我一整个冬天。多少次,夜晚关灯之后她跳上床来,煨在我身边, 轻轻呼噜着她的心事。 她也曾偷吃过我书包里的点心,她也曾因为洗澡的水温不适,跳起来抓伤过我的脸。但我还是爱她,爱她可爱的模样、爱她温顺的性情、爱她…… 


夏天过后,我升入初三。一天晚自习放学回来,我晚饭吃到一半, 总觉心里空落落的,屋子里也看不到小可怜。我问母亲,母亲说她一下午也没看到。我脑子里隐隐掠过一丝不安,在屋里屋外找她不见 又拿起手电筒去附近的邻居家打听。甚至,连巷子尽头,那片野草丛生的园子也寻遍了。一个多小时的寻找,我几乎忘记了害怕 忘记了疲惫。小腿似乎被野刺槐划伤了,也许流着血吧。我昏昏沉沉的往回走,像个走失了孩子的失魂落魄的母亲。 


忽然,一个念头在我心里重新燃起。我想起有一家的小孩 还不到学龄,平时调皮捣蛋,常常搅的巷子里不安生,不会是他…… 我亦步亦趋的去找,果然在他家门外, 我听到小可怜熟悉的叫声。我冷着脸走进院子,作出生气的样子,故意踹了她一脚 骂到“你跑这儿干嘛! 来找死吗!” 小可怜吓得后退好几步,我匆匆抱起她转身就走。 丝毫没有理会蹲在一旁,给小可怜喂东西的大伯。后来我才知道,那家的小孩,在几天前就跟他妈妈去新疆探亲了。也许,那晚是小可怜自己贪玩,才跑出去的吧。 人家好心收留,还给小可怜东西吃。却让我弄成这样狭猝的气氛。小可怜啊,你知道吗。因为你的淘气 让我在长辈面前丢尽了颜面……


半年以后,中考的日子将近, 每天的课业都很繁忙。班里的每个人都为考上重点高中,绞尽了脑汁。我报了冲刺补习班, 渐渐疏离了家, 也疏远了小可怜。 一个月考的周末,我回家休息。晚饭后,天色渐渐暗淡。我看到院子里有一只猫 全身像是被火烧过,杂乱邋遢的毛发,黏糊了许多脏东西。我马上生出厌恶感,想抄起棍子赶它出去 可略一迟疑 “啊!!原来是小可怜,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的心像是被戳出一个大洞,热乎乎的血泪不断的涌出来。我看着小可怜,想给她洗洗。可她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堪入目 恐怕再也不会恢复往日的可爱了。我去问母亲,母亲说 “小可怜去别人家炕膛里生小猫, 人家生火的时候,烧坏了她,她的小猫全烧死了。 要不是人家听到她尖戾的叫声,她也差点没能逃出来…… 你爸嫌她脏,要丢掉,我知道你养了她两年 肯定不舍得, 就养在院子的柴草屋里。 我们这屋子,再没让她进去过,夏天招苍蝇……” 


我无法想象,小可怜这半年来遭遇了多大的变故。 竟从原来的人见人爱,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多余。 我心里舍不下,又走去看她。 她蜷缩在草堆里,耷拉着血色的眼睛 似乎认出了我。 缓缓站起来,试探着走近我 脏兮兮的皮毛,似乎要蹭到我腿间。一股强烈的抵触情绪,瞬间让我的心灵设防。 “走开!” 我用脚踢开她,她身子撞在石头上 ” 惨叫了一声,跌跌撞撞的消失在黑夜里…… 


那天夜里,一场春雪不期而至。 第二天醒来,天依旧很蓝 阳光依旧很好。 我在家门口发现了她,小可怜僵硬身体的躺在地上 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春雪。阳光静谧的守在她身边, 时光似乎又回到了两年前……


我始终感觉 人类与动物长期建立起来的那种亲密关系,与人类之间的亲情友情并无多大的差别。 人与动物之间的离别和永诀,同样能够让人产生难以割舍的情感。据说猫在临死前会预感到自己将要死去,然后它会回到他的主人家“道个别”,然后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独自死去。


物种的敬畏之心渐渐淡薄,习惯凌驾于万物之上。 但世间的情感却是相通的。 社会上也经常涌现动物对人类极度忠诚的事例,甲午海战中邓世昌的那只忠犬,情愿与主人一同赴死。有游人途经大理,遗留在丽江的小狗 竟然循着气味千里寻主。 日本那只“小秋田犬”八公,独自在车站等候早已去世的教授 整整十年,风雨无阻。


许多单身男女,也喜欢豢养宠物替代没有男女朋友的情感缺失。有些乡下的孤苦老人,也习惯身边养一只土狗 冷清的时候呼喊一声,无论多远 它们都会翻山越岭跑来,摇头摆尾的出现在面前。这就是人与动物间最淳朴,最纯粹的的情谊吧。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