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贺新郎·固关

  • 作者: 写手孙世元
  • 发表于: 2024-03-09 09:05
  • 字数:2564
  • 人气:121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词林正韵·第十八部(入声)·一组韵·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六仄韵——叶梦得正体。

  载酒雄关阙。渺蓬瀛、太行苍莽,燕云寥阔。
  双岭危岩岚光燮,两水蛰龙挣脱。
  秦驰道、暗尘枯骨。
  倒挂边墙镶鬼影,雁南飞、泪湿春闺月。
  战国井,长城窟。

  神差鬼使藩屏设。扼晋冀、虎口瓮城,狼牙垛堞。
  摧毁锋芒金汤固,笑傲凶神恶煞。
  怅韩信、井陉喋血。
  成败萧何狐兔死,走狗烹、一代兵仙殁。
  猛士泪,空悲切。

注:
  固关----位于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境内,是国内保留较完整的石砌内长城。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中山国时期,始建于公元前369年,比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修建的万里长城还早155年。明代嘉靖年间,为了加强防御,固关新城以石头砌筑,坚固厚实,取固若金汤之意。

  双岭----即黑砂岭与白石岭。黑砂岭位于陕西省平定县的大峪村与小峪村之间,古时的通京大道从这里越山而过。白石岭位于河北省井陉县白王庄村西,岭上关隘依稀尚存, 九十年代修复。

  两水----即流经山西平定县境内的两大河流“绵河“和”甘陶河”,以柏井的门限岭、西回的摩天岭和古贝的东浮山为界,西北为绵河流域,东南为甘陶河流域。

  秦驰道----驰道,亦名直道。公元前220年,秦始皇灭六国后第二年,为了能让各地军、民、物快速通达,实现快速镇压、快速驰援,达到长久统治的目标,秦始皇下令修筑以咸阳为中心、通往全国各地的“驰道”,其主要干线有两条:一条直达燕赵,一条通达吴楚。

  战国井-----即平坦垴水井,位于山西省阳泉市洪城北路东平坦垴村,其井口平面形状略呈圆形,口径近5米,底径5米,深度达到9米,井内以战国时期遗物为主,考古人员通过对5个木质井圈的碳十四测年分析,推断水井的开凿、使用年代大体在春秋晚期到西汉早期之间。

  长城窟----意思是秦长城下可以供马饮水的泉窟。历史上,汉代的乐府民歌《饮马长城窟行》中提到的"长城窟",并没有直接描述饮马的过程,而是通过比兴手法,表达了征夫思妇的情感。“暴兵四十万,兴工九千里。”“白骨若不掩,高与长城齐”,说的是秦始皇的横征暴敛,劳民伤财。“长城窟,长城窟边多马骨,古来此地无井泉,赖得秦家筑城卒。”说的是修建长城为民生带来的苦果,对那些筑长城的士兵及其家人表示同情。“秦筑长城比铁牢,蕃戎不敢过临洮”,“广德者强朝万国,用贤无敌是长城”其说辞又是因为有长城的守护,家国平安的自豪。

  井陉喋血----即井陉之战,此战发生于汉三年十月(前205年),由韩信指挥,在井陉口(今河北井陉东)一带对赵军的一次出奇制胜的进攻作战。战争中,韩信奇正并用,背水列阵,拔帜易帜,灵活用兵,出奇制胜,速战速决,最终以少胜多,谱写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光辉的篇章,是我国古代灵活用兵、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成败萧何----萧何,西汉初期政治家,汉高祖刘邦的丞相,比喻事情的成败都出于同一个人。出 处 : 宋·洪迈《容斋续笔·萧何给韩信》:“信之为大将军,实萧何所荐,今其死也,又出其谋。故俚语有‘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之语。”

  狐兔死,走狗烹----这一成语出自《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由范蠡所创,用来比喻那些在君主或皇帝取得成功后,因失去利用价值而被抛弃甚至杀害的功臣。韩信对刘邦也曾说过:“果真像人们说的‘狡兔死了,出色的猎狗就遭到烹杀;高翔的飞禽光了,优良的弓箭收藏起来;敌国破灭,谋臣死亡’。现在天下已经平安,我本来应当遭烹杀!”

  一代兵仙殁----汉朝建立后,韩信被人告发谋反,从楚王被贬为淮阴侯。过了不久,吕后借口韩信谋反想杀他,就请萧何出面,萧何用计把韩信引入后宫,由御林军抓获。萧何又献计用麻袋捆住韩信于长乐宫悬钟之室,把竹竿削尖了,让宫女们乱枪把韩信扎死,死状是残忍至极、惨目忍睹,既做到了刘邦的“三不死”条件,不仅杀了韩信并诛其三族。

  猛士泪,空悲切----吕后对韩信准备行刑的长乐宫钟室内,回荡着悠悠的钟声,仿佛是对这位无敌将军唱起的最后挽歌。韩信抬头望着天花板,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悔恨,他的脑海里反复上演他与蒯通见面时的景象:韩信是在自己宫殿中接待的蒯通。蒯通身着朴素长袍,脸上挂着诚恳而急切的表情。他一进门,便迫不及待地开始陈述自己的计谋。"韩王,您的才能远超汉王刘邦,您理应成为这个天下的主宰。" 蒯通直视着韩信,语气坚定。韩信微微点头,示意蒯通继续说下去。蒯通便详细地阐述了自己的计划,包括如何动员兵力,如何分化敌人,以及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整个汉朝。蒯通的话语充满了诱惑力,他提出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但韩信心知这其中的风险与挑战。他深知一旦行动失败,不仅是自己的性命,整个韩家的未来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蒯通看出了韩信的犹豫,便加重了语气:"韩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您成就霸业的最好时机!"韩信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口:"蒯先生,您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请先回去,待我决定后再告诉您。"结果是韩信的犹豫不决,使他最终错失良机,反遭杀身之祸。此刻,猛然回到现实的韩信,低头望着自己满身的绳索,被捆得像个粽子一样,他突然仰天长叹:“我后悔没有采纳蒯通的计谋,以致被妇孺之辈所欺骗,难道不是天意吗?”韩信的叹息声在空旷的钟室内回荡,带着无尽的苍凉和忧伤与无奈。

  2024-3-9农历甲辰龙年正月二十九

  孙世元,网名: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男,大学文化,三级作家,下过乡,当过兵,修过飞机,开过火车,在铁路多经部门经过商。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八大代表。锦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小说研究会秘书长,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陆续发表文学作品,在九十年代晚期开始中、长篇小说创作,曾在《章回小说》杂志发表中篇小说《煤台老凿李宝昆》(2001年6期)《无规则游戏》(2002年2期)《辽西炮手》(2003年2期)《谜底在新婚之夜揭晓》(2003年11期)《鬼节》(2004年8期)等省市级文学期刊及各大网络平台发表小说,诗歌,古体诗词,散文,影视剧本,理论课题,报告文学很多很多,仅在《中国诗歌网》就发表诗词六百七十多首,在《江山文学》《觅涯网》《中国网络诗歌》《诗词在线》《中文诗歌网》《大中华诗词论坛》《天涯网诗词比兴论坛》等等大型网媒发表现代诗歌及旧体诗词两千余首。本人从一九八五年第一篇散文《冬登华山》第一篇小说《带号码的路徽》见诸报端起,时至今日已公开发表作品达三百万字。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