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 作者: 芜园
  • 发表于: 2022-06-18 15:21
  • 字数:1681
  • 人气:58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老张顶着晌午的艳阳急匆匆往陈家小酒楼赶,他越走越快,步子越迈越大,奔波的辛苦已然麻木了他的知觉。
  他机械一般的往前挪移。只是看准了酒楼的方向,便再不抬头,信信地走着。
  老张穿着棉线的衬衫,扣子扣得紧紧的,唯余脖子下那一粒没有扣。汗水早就把这随身的暖褥浸透了,牢牢贴在他宽厚的背上。
  这条街尽是买卖,人来人往,摩肩接踵,不甚热闹。但老张光低着头向前走,偶尔撩一眼周围,确认有没有偏离了酒馆的方向。
  “黄瓜,柿子,青椒嘞!自家种的,水灵的很!来看看嘛。”
  “烧饼!刚出炉的!”
  “嘿!咱这西瓜,又大又甜!解渴消暑,您来一个吧?”
  道路两旁叫卖声不绝于耳,围观的人也不在少数。有的蹲在菜堆里认真地挑拣,有的和商贩亲热的拉家常,还有的就站在摊位旁远远看着,不做什么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像是层层罗网,挡住了老张前进的步伐。
  “这可怎么好,偏选这种地方。来来来,借过,借过。”
  他一边念叨着,一边伸出他那粗壮的胳膊拨着人群,好让自己快点脱离苦海。
  “呦!这不是老张嘛!别来无恙啊!”
  正当他疲于穿梭人海时,迎面有个声音向他飞来。这声音尖细回转,好似银铃跃动。
  老张无需抬眼也知。错不了,定是王磊。
  “哎呀呀,老王!怎么在这碰见你啦!”
  “可不是!我也没想到能遇见你呀!打退休我搬去南方算,咱俩得七八年没见面了。”
  “少说七八年也有了!这次回来能住一阵子?有机会咱俩好好喝两盅,絮叨絮叨!”
  “哎,今天怎么样?”
  “真对不住,今天不行啊,我得去小酒楼赴个会。要不改天?时间你定!怎么样?”
  “好嘞好嘞,说定了啊。你快去吧,别耽误了正事啊。”
  “好好好,那对不住了!回头我请客!”
  他用自己那满是汗水的手一把抓住王磊的手,使劲握了握,便又匆匆向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找到陈家小酒馆的赤字墨底牌匾—“陈家老店”。这家酒馆出乎意料的古朴。阶梯,凭栏和桌椅尽是木质的。走进观看,连柜台也是整木雕的。
  酒楼一共两层,却每层只容得五六张方桌,实在小得可怜。说来也怪,店小反不碍客人光顾。老张巡了一圈,实在是一处空位也没有。桌与桌之间的过道也窄得很,两人若迎面相行则需侧身才可勉强通过。
  “不好意思,您稍等,我们满员了,一会给您收拾出一桌来,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柜台下站着的伙计满面春风地迎了过来。尽管他汗流浃背,面似水泼,但依然笑容洋溢。
  “好,我在门口等。”
  伙计见老张确实要等,这便飞也似地端着菜碟上了酒馆二楼。
  “伙计,我的酒没上呢!”
  “好嘞您,这就来!”
  伙计大步流星从二楼奔下,拎着坛子直奔酒缸。
  “哎,不碍事不碍事,就喝一小坛,误不了你的!难道这点面子也给不得么?”
  “哪能不给面子的么,喝!”
  靠门的一桌两个人劝着酒。他向里面看去,另一桌仅独坐一人。
  “伙计,来来来。”
  “哎,什么事您?”
  “我先和那位一起,给我来碗水,我坐在那里等。”
  “那好,您和那位商量吧,我去给您倒水去。”
  “辛苦。”
  说着话,伙计风一般地跑去后院。老张转向那位独饮者搭话。
  “您喝好啊。我想在您这儿就活一会,您看方便吗。”
  那独饮者抬手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盯着老张的眼睛。片刻便咧嘴笑了出来。
“方便,一直坐在这也没的说。”
  “啊,多谢。”
  老张松了一口气,用右手正了正眼前的木椅,又伸左手解开了脖子下的第二粒扣子。待老张坐稳了,便盯着桌上的烧豆腐入了神。豆腐已烧得飘香,锅里近乎烧干的汤汁鼓着粘稠的气泡。正对着这一桌的窗子透进来红灿灿的光,照在了豆腐上,也照在了老张脸上。
  奇怪了,怎么还不来?这可是天大的事!
  他等了许久也不见赴宴对象到场,心中焦急难耐。
  “您的水来啦!”
  伙计急急忙忙端着水碗向老张跑来。正巧,旁桌的两位客人起身结账,与伙计撞了个满怀。
  砰!水碗正摔在那客人的脚上。水溅了他一身。
  “哎呦!你看着点!没长眼睛么!”
  “对不住对不住,我一着忙没拿稳,实在抱歉。”
  “哼,毛手毛脚的,也不稳当点。”
  “是是是,实在对不住。”
  对方看他确乎不易,也不愿再计较,结了帐转身离开了。
  伙计怯怯的拾起水碗跟老张商量:“我马上再给您打一碗?刚是我的失误。”
  “好,快去吧。”
  老张心中越发焦急,刚又见水碗落地,水未喝成才想起来自己口渴太久。心情便愈发躁动。
  “怎么连水也没喝得上么…”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