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安知镇

  • 作者: 芜园
  • 发表于: 2022-06-18 15:16
  • 字数:2293
  • 人气:55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天知道我在哪。
  这片林子望过去无边无际,四处是蘑菇般伞顶却不矮小的蓝色叶片的树,散发着幽幽的晦暗的烟雾。他们把一切阻隔在外面,像是监狱的高墙或是军区的守卫。任什么也休想闯来,至少,我在这里的四天四夜连风丝儿都感受不到。
  这四天,仿佛决定了就是我的一生。只不知疲倦地向前走着,不用回望,身后与眼前毫无二致;没有口渴和饥饿——难以拥有这样奢侈的感官。我曾尝试抬头望去,寻觅伞顶的枝叶下是否有果子;可它们光秃秃的躯干未有半点犹豫就给出了答案。渺渺烟幕中,也看不到动物的存在。
  我在行动的时间里还注意到自己始终未能离开不远处碧绿却清澈非常的潭水。从三四排树影中瞧,那潭水好似嵌在石碗中的硕大的翡翠,清丽、神秘、迷人。它就那样沉默地注视着我,像是在盘问:“你怎么还在附近游荡?”
  树,树,还是树。除去脚下粘腻的蕨类和苔类,也许我再见不到其他树以外的新鲜事物了。疲惫和枯燥在升腾,我忍不住停止了迈步的动作一栽身子倒靠在旁边不远的“蘑菇树”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林子里腥腻的空气。
  正是这时,林子里的浓雾倏地散去了。太阳的光辉如利剑般迅猛的穿过叶隙,钉在苔蕨的“头”上。苔蕨回应似的挺直了身板,与灼热又可人的阳光做起小小的斗争。
  借着光的路径,我望了望四周,依旧是些蓝色叶片的树,只是这一次他们披上了宛若波澜的琼衣,闪着星子一样绮丽的眼。层层叠叠,如涌起的海浪覆在耀眼刺目的天空上。
  “喂,摘叶子摔下来了么?”
  什么?
  “喂,不会摔昏了吧!”
  人声。
  人声!
  我像被雷击一般从树下拔起身来,跳得颇高。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一个憨声的男孩正朝我跑来。
  我高兴得忘乎所以,回身向他跑去。
  终于见到人了!
  “干嘛吓人,这不是好好的?为什么装作摔昏了的样子?”
  “没有装呀,我在这林子里走了四天四夜还有心思爬树不成?”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笑话,镇子上的人哪有进林子不是为了摘叶子而是仅仅为了散步的?”
  “摘叶子?蘑菇树上那些蓝色的叶子?”
  “你一定是摔昏了,每天吃的安知树的叶都不认识了么?”
  那男孩撇着嘴,挑着眉毛,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像是审讯囚犯的狱警。
  吃叶子?安知树?
  “安知树是指这些蘑菇一样的树么?”
  “不然还能是什么东西呢?你不是这镇子上的人?”
  “这附近有镇子?”
  这次,他的表情木讷了一些,愣愣地张着嘴一动不动。就这样维持了片刻。随后,他转头朝来时的方向走回去,不再与我说什么。
  “镇子在哪可以告知吗?”
  我朝他走着的方向大喊,但他仍然一副听不到的样子若无其事地缓慢地迈着步子。
  也许他正是要回镇子上去的,我只要跟着这男孩就能知晓去那镇子的路。
  说起来,世上竟然有这等让人毛骨悚然的事。男孩在我来的路上走了没几步,我便望见了林子的尽头——那确实是个镇子。
  当我回过神来,已是踏进了镇子。
  荒芜,破落,土房子摇摇欲坠。四处都是如此。
  男孩去哪了?我不清楚,仿佛一踏进这里,他便极为自然的消失了。
  身旁的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提着一桶碧绿的水,看样子正打算泼在他面前那座满嵌裂缝的房子围墙上。
  “您好,请问这附近有能提供住宿和餐饮的地方么?”
  他徐徐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会,又转回身去。活像一只准备冬眠的龟。
  “不会有的。”
  “附近废弃的房子也可以,我只待一天,之后会想办法离开的。”
  听了这话,老人欠了欠身,慢悠悠回答:“住在我家吧,留宿别处终归不是好事。”
  “怎么不是好事?”
  “不知道,总归不会是好事。”
  完全摸不到头脑的逻辑。这让我既疑惑又恐惧,镇子上还有什么怪事不成?
  接受了吧,有了住处,无需在令人厌恶的粘腻苔藓上露宿了。
  “好,太谢谢您了,今晚只好叨扰了。”
  “嗯,先去后院舀些水洗个澡吧。”
  “谢谢。”
  我穿过这间低矮的土屋和破败的庭院来到了老人家后院。院子有一湾水,就像丛林的潭水一样,碧绿,清丽。
  这样的水真的可以用作日常生活么?难道洗澡、饮用都要靠它?
  这让我不禁动摇了许久,我望着碧绿水波中的自己迟迟难以决断。
  “是安知潭的水,只管用。”
  老人从我身后走来,大概是奇怪我用了太长时间院子又一直太安静,特意过来查看的。
  “这颜色……”
  “果真不是镇子上的人啊。不习惯就算了,反正你明天一早就离开了。来吃饭吧。”
  “是,抱歉给您添麻烦。”
  “不要紧,给你用安知潭的水终归不是好事。”
  “为什么?”
  “不知道,总归不会是好事。吃饭吧。”
  我只好跟着老人回到土房里。
  房子很小,只有窗子和土砌的炕。二者之间隔着狭窄的屋道。
  炕上放着个乌蒙的金属盆,光泽已不再。盆里乘着些蓝色树叶。
  “安知叶?”
  “是,看来你也并非什么都不懂。这可不是好事。”
  “到底因为什么?”
  “不知道,总归不会是好事。吃吧。”
  我也不愿再多问,拿起了一片冰凉的安知叶塞进嘴里。既有些像是薄荷又像是姜,辛辣的味道冲上咽喉,窜进鼻腔,让人迟迟难以咽下嘴里的叶子。
  “你们平时只吃这种东西么?”我强忍着泪水问老人。
  “镇子你也看到了,我们找不到别的东西吃。太荒凉,唯一的食物来源就是那片安知林。”
  “那安知林还真是神奇的境地啊!林子和潭水简直无边无际。”
  “是么?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又是这样的话。
  “究竟怎么不算做好事呢?”
  “不知道,因为总归不会是好事。”
  我勉强吃了几片安知叶,那味道实在倒人胃口,但不吃又太失礼节。
  叶子下肚没一会儿,睡意便涌了上来。
  老人劝我直接睡在土炕上,不需要顾虑什么。
  我太困了,只好照做。
  梦与幻的夹缝中,我又来到了安知林。但这次我清晰的记得,我是从镇子里走到这的。
  林子的入口,等待着那个男孩。
  “回去吗?”
  我冲他摇摇头,却不知道自己脸上什么表情。
  “我吃了叶子。”
  “回去吗?”
  “不了,回去不会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呢?”
  “不知道,总归不会是好事。”
  他会心地朝我笑了笑。
  “那我们打水去。”
  我也朝他笑。
  抚着他的背,我们在安知林中走了四天四夜。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