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七律•登平阳鼓楼

  • 作者: 写手孙世元
  • 发表于: 2022-01-17 09:24
  • 字数:15982
  • 人气:361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平水韵•平起•首句押韵•十三元

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

登楼欲溯战神根,把酒追思吐谷浑。
潋滟汾河遭雪锁,峥嵘太岳被云吞。
仲卿瀚海雄师吼,去病祁山铁旅奔。
卫霍功高皆灭族,心碑渗血两昆仑。

注:
平阳鼓楼-----又名大钟楼,楼中悬吊一口2500余公斤大铁钟,位于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鼓楼西大街。该楼始建于北魏,期间历经战乱兵燹,风雨无情任吹打,加之多次改造与重建,自今更显得沧桑挺拔,其整体高度为43.76米,是我国目前最高的鼓楼建筑,而中国第一鼓楼之美誉也由此而来。
战神根-----西汉战神卫青与霍去病皆为山西临汾市人,且两人属于舅甥关系,即卫青是霍去病的娘舅,也就是说卫青的亲姐姐是霍去病的生母。
吐谷(yù)浑------ 亦称吐浑,慕容氏,西北游牧民族慕容吐谷浑所建国名,位于祁连山脉以及青海、甘肃乃至黄河上游等地。
仲卿-----卫青,字仲卿,河东郡平阳县(今山西临汾市)人,西汉时名将,汉武帝第二任皇后卫子夫的弟弟,汉武帝在位时官至大司马大将军,封长平侯。卫青童年极其悲屈,其母名为卫媪,是平阳侯府(平阳公主第一任丈夫曹寿家)的女仆,《史记》称其为侯妾,《汉书》称其为主家僮。卫媪与其名不见经传的丈夫生育一男三女:长子卫长君,长女卫孺,次女卫少儿、三女卫子夫。后因机缘巧合,卫媪与来平阳侯家中做事的县吏郑季私通,生了卫青,因生活艰苦,卫青被送到亲生父亲郑季家中。然而,郑季并没把卫青视为己出,而是拿卫青当长工一样使唤,逐令其放羊,至于郑家的子女也没把卫青看成兄弟,反将其像畜生一样虐待。卫青稍大一点后,不愿再受郑家的奴役,于是,一个十几岁的青年,竟然从山西临汾一路风餐露宿逃回到陕西西安,回到母亲身边,卫青母亲的主人平阳公主也十分喜爱这个英俊懂事的青年人,便让卫青做了自己的侍从骑奴。至于这位平阳公主可是大有来头,她是汉景帝刘启的长女,汉武帝刘彻的同母姐。平阳公主亲爹刘启在位期间,削诸侯分土地,平定当时七国之乱,巩固中央集权,清廉治国,硬生生打造出个太平盛世,而与汉文帝刘恒统治时期并称为“文景之治”。公元前141年,平阳公主父亲汉景帝刘启突然患病,弥留之际,将皇帝宝座传给了儿子刘彻,并主持其加冠典礼。汉武帝刘彻生于汉景帝前元元年(公元前156年),是汉景帝刘启的第十个儿子。刘彻母亲王氏在怀孕时,汉景帝还在为太子。王氏梦见太阳进入她的怀里,告诉汉景帝后,汉景帝说:“这是贵的征兆。“刘彻还未出生,他们的祖父汉文帝就逝世了。汉景帝即位后来,刘彻生,也是王氏唯一的儿子。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刘彻被封为胶东王。同年,汉景帝的长子、刘彻的异母兄长刘荣被封为太子。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秋九月,无子无宠的薄皇后被废。第二年(公元前150年)春正月,汉景帝废黜太子刘荣为临江王;夏四月乙巳,刘彻之母王氏被立为皇后,丁巳,刘彻被立为太子。应该说,汉景帝刘启对刘彻这个儿子一直褒奖有加,把天下交给这样的后代该是放心的,至于以后路漫漫其修远兮,就由他自己走吧,再三叮嘱也无用。不久,景帝病死于长安未央宫,享年48岁。汉武帝刘彻即位后,立即将自己的姐姐平阳公主尊为长公主,而平阳公主也确实端庄贤淑,老成持重,比起同龄人成熟得多,她不仅见证了两代皇帝的兴衰,也为巩固自己的地位煞费苦心,为了让弟弟刘彻早生贵子,不惜向皇弟献过几次美人。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春,汉武帝刘彻祭祖归来,顺便做客平阳公主府,于是,公主贴身侍女卫子夫,被召出跳舞以助酒兴,谁知卫子夫刚闪亮登场,就被汉武帝一下子相中,而整件事都在太平公主掌握之中,于是,太平公主顺水推舟将自己婢女卫子夫打包奉献给弟弟刘彻,姐弟皆大欢喜。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入宫后被冷落一年多的卫子夫再次获幸有了身孕,陈皇后听说卫子夫得到天子临幸而怀有身孕,非常气愤,因为自己没生孩子而妒火中烧,甚至寻死觅活。这位陈皇后就是“金屋藏娇”的主人公,是汉武帝刘彻的姑母馆陶长公主刘嫖所生的女儿,小名叫阿娇。刘彻四岁时,做太子的是他的哥哥刘荣,但后来刘彻之所以能当上太子,全靠这位汉景帝的姐姐长公主助力的结果。长公主原想把自己的女儿陈阿娇许给太子刘荣,将来就是皇后。不料太子刘荣的母亲栗姬却不领情,于是长公主便把目光转向了刘彻,反正她是铁了心想要自己的女儿陈阿娇当皇后。一天,刘彻到姑母长公主家玩,长公主早已打定主意于是就更喜欢这个聪明的侄子,便把刘彻抱到自己膝盖上,逗他说:“儿呵,你要不要媳妇?”说着,指着身边侍立的一个女子:“要她做你的妻子吗?”刘彻说:“不要。” 长公主身边侍奉她的美女一大堆,公主一个个指过去问刘彻,刘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都说不要。最后,公主指着阿娇问要不要,刘彻也很喜欢阿娇,见姑姑问,马上笑着说:“如果娶到阿娇做媳妇,我就造个金子做的屋子给她住。”汉景帝见儿子有这样气魄,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后来,刘彻做了皇帝,娶了阿娇,也造了富丽堂皇的宫殿,实现了小时候的诺言,并册封阿娇为皇后。而此时,陈皇后阿娇的母亲大长公主听说卫子夫怀孕并心疼自己的女儿由于妒忌而悲伤,于是便策划抓捕卫子夫的弟弟卫青,欲将其杀害。以解女儿陈皇后心头只恨。不料,人算不如天算,卫青后被其友公孙敖奋力相救而免于一死。汉武帝得知此事,大为愤怒,立刻任命卫青为建章监、侍中,封卫子夫为夫人,卫青的大哥卫长君为侍中。数日间连续赏赐卫青,多达千金。卫青的长姐卫君孺嫁给了太仆公孙贺,卫青的二姐卫少儿嫁给了陈平后人詹事陈掌。卫少儿原是平阳侯曹寿的侍女,因私通于平阳县吏霍仲孺而生下私生子,即后来的大汉名将霍去病。公孙敖也因救下卫青而显贵,被破格提拔。后来,卫青又被任命为太中大夫,俸禄千石,掌管朝政议论。然而,卫青被救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卫子夫却经常生病而且差点死掉,后来,汉武帝经明察暗访终于发现是陈皇后在作祟,原来陈皇后处于嫉妒,便在后宫请个女巫施行巫术,诅咒卫子夫快死,汉武帝这次大怒非同小可,再加上卫子夫枕边风的影响,于是立马将陈皇后贬于长门宫(亦即过去的馆陶园、长门园)。陈皇后孤独寂寞,终日在长门宫忧愁悲伤,以泪洗面。后来,馆陶大长公主帮助女儿奉送黄金百斤为司马相如及其夫人文君做稿费,求这位汉武帝最喜欢的文学家写一篇赋以打动武帝。司马相如果然不负重托,写下了千古绝唱《长门赋》,把陈阿娇的愁闷悲思写得淋漓尽致。武帝看后,大为感动,此后对阿娇关心多一点,但终于没有回心转意,这就是又名的“长门买赋”之说。而恰在这时,春风得意的卫青大将军却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娶了平阳公主为妻。这位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曾先后拥有过三位夫君,第一位是平阳侯曹寿,在曹寿死后,平阳公主改嫁于汝阴侯夏侯颇,夏侯颇后因犯罪自杀,最后平阳公主迎来第三次婚姻,嫁给大将军卫青。那么,平阳公主在经历两任夫君之后,为何会选择卫青?其实,在平阳公主第一任丈夫平阳侯曹寿死后,便有人劝说过平阳公主嫁给卫青,然而,平阳公主却说他是我昔日的马夫,怎么能做我的丈夫。其实,那个时候,卫青足可以配上平阳公主,本身则是大将军,而其姐姐又是皇后,只因为平阳公主自尊心作怪,深怕众人说闲话有损皇家颜面而不敢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于是,当汉武帝为姐姐平阳公主选择第二位丈夫之时,平阳公主顺从了汉武帝安排。不幸的是,平阳公主第二位丈夫夏侯颇也死了,使得平阳公主再次回到自己的公主府。然而,这次平阳公主却要刘巧儿似的自己找婆家,她将自己的心曲悄悄透露给弟弟汉武帝刘彻,最后由汉武帝出面赐婚,卫青与太平公主终成眷属。卫青与太平公主婚后,两人相敬如宾,夫妻生活非常和睦。这种家庭和事业两丰收的境况,对大将军卫青产生极大的动力,从公元前138年到公元前129年近十年间,卫青作为建章监和侍中,跟随皇帝左右,并和他一起听闻朝政,后又成为太中大夫,足见其才干深得武帝信任,为后来七征匈奴,甚至任大司马大将军为内朝参决政事、秉掌枢机打下良好基础。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秋,卫青为车骑将军出雁门,领三万骑兵,长驱而进斩首虏数千人。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匈奴大举入侵上谷、渔阳,先攻破辽西,杀死辽西太守,又打败渔阳守将韩安国,劫掠百姓两千多人。武帝派李息从代郡出击,卫青率大军进攻匈奴盘踞的河南地(黄河河套地区),采用“迂回侧击”的战术,西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阙(今内蒙古杭锦后旗),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同单于王庭的联系。而后,卫青又率精骑,飞兵南下,进到陇县西,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此战汉军活捉敌兵数千人,夺取牲畜数百万之多,控制了河套地区,而由于这一带水草肥美,形势险要,汉武帝决定在此修筑朔方城,设朔方郡、五原郡,从内地迁徙十万人到该地定居,屯田生息,还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的边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不仅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之直接威胁,同时也建立起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方基地。此仗汉军不仅全甲而还,卫青还立下大功,被封为长平侯,食邑3800户。苏建、张次公以校尉从卫将军有功,封平陵侯、岸头侯。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夏,数万骑兵攻代郡,杀太守共友,掳掠千余人。同年秋季入雁门,杀掠千余人。元朔四年(前125年)匈奴又使各三万骑攻入代郡、定襄、上郡。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春、夏,卫青为大将军两次领十万骑兵出击匈奴。元朔五年(公元前124)春,朝廷命令车骑将军卫青率领三万骑兵,从高阙出兵;命令卫尉苏建做游击将军,左内史李沮当强弩将军,太仆公孙贺当骑将军,代国之相李蔡当轻车将军,他们都隶属车骑将军卫青,一同从朔方出兵;朝廷又命令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从右北平出兵。汉武帝要的是霸业雄图,想玩就玩大的,就是一把就要匈奴命的那种。不得不说,汉武帝却属匈奴这个民族的克星和凶神。这次,武帝锁定的是匈奴最为强大的三股势力之一—右贤王。战争从公元前124年春季展开,汉军总兵力超过十万,而作为三军统帅的大将军卫青,则再次显示了他善于长途奔袭的作战风格,目标直指右贤王。至于右贤王这边,自然是得到了汉军调动信息,他毕竟跟汉朝打了十几年仗,基本情报收集工作还是做得不错。然而,骄傲的佑贤王根本没在乎,或者根本不相信卫青的大军能到达他驻地这里。佑贤王于是放开胆子接着喝接着舞,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春季派对,整个部落沉浸在一片欢乐海洋之中。话说回来,右贤王之所以没把卫青当回事,主要原因则在于,他的本部势力早已西迁至漠北深处,其王庭驻扎地与卫青大军出发的高阙之间,隔着几百里的大漠戈壁,尤其这是一段漫漫断头路,即千里无人区,不论是谁,只要进去就别想出来。然而,右贤王显然低估了卫青大军的奔袭能力,甚至忽略了汉军的成长速度,此时的汉军军团,已不再是那种以步兵为主、骑兵为辅的老套作战模式,而这支由大将军卫青亲自训练出来的汉军骑兵军团,无论是在装备上还是在个人素养上,都堪称冷兵器时代最早的坦克部队。那么,卫青又将如何穿越千里无人区,通过长途奔袭而完成既定战略目标的?首先靠的是专业向导,如果没有顶级向导带路,企图在茫茫大漠中找到右贤王简直难如登天。而当时,匈奴人由于淡薄的集体意识和匮乏的国家观念,使得培养一个给汉军带路的匈奸并不算难事,而只要给其牛羊布匹之类外加上好吃好喝招待,这帮子匈奸就是汉军的活地图,比卫星定位GPS还厉害。其次靠的是大量的战马,想要长途奔袭,马力自然是首位,尤其是初春时节,大漠上水草贫瘠,这就需要每名战士必须带着五六匹甚至更多战马,才能携带足够的粮食(人吃肉干马吃精料)和饮用水。而此刻,卫青带领十万骑兵,那么他的军队就需要带上几十万匹战马,这几乎是汉朝的大半积蓄。因此,右贤王并不认为,汉军会有如此多的军马并下这么大的血本而跨过大漠来围剿他。然而,让右贤王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卫青所率大军不眠不休急行七百里,仿佛从天而降,就在大漠夜深人静之时,右贤王酩酊大醉正呼呼大睡之际,卫青大军迅速包围了右贤王的王庭,顿时杀声震天,火光遍地,右贤王惊慌如丧家之犬,急忙抱起爱妾上马并与几百精壮骑兵,拼命突围,向北而去。轻骑校尉郭成等追赶几百里,没有追上。此战,汉军俘虏右贤王的小王十余人,男女1.5万余人,牲畜达千百万头。汉武帝接到战报,派特使捧着印信,到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加封食邑6000户(汉书8700户),所有将领归他指挥。卫青的三个儿子被汉武帝封为列侯。长子卫伉为宜春侯,次子卫不疑为阴安侯,幼子卫登为发干侯,均食邑1300户。汉武帝随后又封赏了随从卫青作战的公孙敖、韩说、公孙贺、李蔡、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由此,卫青一举砍掉匈奴三条腿中的一条,平了右贤王重创了匈奴。此刻,武帝开始将目光放到匈奴本部伊稚斜,他要用大汉这把利剑,彻底剿灭匈奴。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廷遴选10万匹战马编成了两支最精锐的骑兵军团。而在他们身后,更有14万匹由民间募集来的私马和数十万步军汇集起来的庞大队伍负责转运补给,大汉王朝与匈奴帝国之间最惨烈的大厮杀——漠北之战即将打响,一场在中国历史上荡气回肠的伟大战役由此拉开了序幕!汉军鼓角震天,旌旗蔽日,面对风驰电挚而来的汉军,匈奴单于伊稚斜立即召开御前会议商讨对策。赵信(匈奴人,先降汉朝后叛)献计:汉军远征漠北,人马困乏,可以以逸待劳而击之。单于伊稚斜从其计,一方面集中兵力于漠北以待汉军,一方面把辎重远置北方,准备和汉军大决战。卫青大军兵出定襄后,曾捕获俘虏数人,从而得知单于所在地,于是亲率大军急进,令李广分兵东道作为策应。不幸的是,李广迷路。卫青大军经过数日的疾驰,终于在距离定襄千里之外遭遇单于军主力,此时,单于军正严阵以待,以决雄雌。卫青自然很高兴,因为大漠作战,最难的就是捕捉匈奴踪迹,现在匈奴集结在此,无疑是将其围歼的最佳时机。虽然说,汉军已经长距离行军一千多里,但是汉军有十余万的后勤补给人员,所以不管是士兵还是战马虽然略微疲惫但一遇敌军便马上精神抖擞。为防止匈奴突袭,卫青大军先以武钢车环绕为营,之后派5000骑兵进击。匈奴军知道汉军的厉害,马上以数万骑迎击,大战由此展开。对匈奴军而言,这是他们最后一道防线,自然是拼死抵抗。于是,英勇的汉军和匈奴军死战至黄昏未分胜负。此时,大漠起风,飞沙走石,沙尘暴扑面而来,两方人马不能相见。卫青果断将汉军分为左右两翼以包抄之态势进击,而被围在包圈中的匈奴伊稚斜单于见势不妙,尤其怕战败而被活捉,遂率领数百亲兵突破重围向西北逃窜。汉军这边不知道匈奴单于已经逃走,继续围攻匈奴军,双方伤亡甚多。后来,汉军在抓住的俘虏口中得知匈奴单于已经突围逃走,卫青急派轻骑追赶,并亲帅主力紧随其后,直到追至200余里,但见茫茫大漠并无匈奴单于踪影,卫青于是下令进军赵信城——匈奴的后方粮仓,位于今杭爱山(燕然山)南麓,赵信城堡参照汉朝农耕文明而建立,本是用来防备天灾缺粮的后勤基地,现在成了匈奴的梦魇。不言而喻,就连匈奴单于本部的大军都是卫青大军的下酒小菜,更何况留守赵信城的散兵游勇,于是树倒猢狲散而其余则不战而降。随后,卫青大军把能搬运的都运走,其余的一把火烧个干净。不曾想,匈奴辛苦数年的心血老本竟然做了汉军的补充军需。此战,汉军斩首匈奴军一万九千级,西线的汉军胜利凯旋。那么漠北之战的战役目的究竟是什么呢?不幸司马迁在《史记•匈奴列传》和《卫将军骠骑列传》中没有做出哪怕一个字的分析。我们不妨用战役的结果来进行反推。对于此次战役的结果,《中国军事通史•西汉军事史》分析道:由于大批有生力量被歼,大批作战物资丧失,匈奴单于不敢再在大漠北缘立足而向西北方远遁,因而出现了“幕南无王廷”的局面。如果说漠南之战后匈奴单于将王廷移至漠北的话,还可以看作是一种战略转移,那么,漠北之战后的“幕南无王廷”却明显标志匈奴势力已经大范围退缩。经过此次大决战,危害汉朝百余年的匈奴边患已基本得到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说,漠北之战实在是汉武帝反击匈奴战争的最高峰。纵观卫青战史,从首次出征奇袭龙城,揭开汉匈战争反败为胜的序幕起,到曾经七战七捷,收复河朔、河套地区,击破单于,为北部疆域开拓做出重大贡献。卫青善于以战养战,用兵敢于深入,为将号令严明,对将士爱护有恩,对同僚大度有礼,位极人臣而不立私威,实为中华千古之战神。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卫青病逝,汉武帝为纪念他的彪炳战功,在茂陵东北修建一座阴山形状的墓冢,“起冢象庐山”。谥号为“烈”,取《谥法》“以武立功,秉德尊业曰烈”之意。由此,大将军威加海内,名震千秋。
去病------霍去病,河东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人,西汉名将、军事家、民族英雄,汉武帝皇后卫子夫及大司马大将军卫青的外甥,大司马大将军霍光的同父异母兄长。元朔元年,霍去病三姨卫子夫被立为皇后,就在卫子夫已册封皇后并被尊宠之时,卫青的二姐,也就是霍去病的生母卫少儿被汉武帝赐婚,嫁给丞相陈平的孙子、太子詹事陈掌为妻。卫少儿原是平阳侯曹寿的侍女,因私通于平阳县吏霍仲孺而生下霍去病。不言而喻,霍去病的亲生父亲,这位露水前程芝麻官的平阳县小吏霍仲孺,根本不敢承认自己跟公主的女奴曾经私通,更不敢承认霍去病是自己的孩子,于是霍去病只能以私生子身份降世。不料时来运转,就在霍去病刚满周岁的时候,他的三姨母卫子夫进入了汉武帝后宫,随后,霍去病的大舅卫长君、二舅卫青也随即晋为侍中,卫氏家族从此崛起,而霍去病更由于自己是皇后姐姐的儿子而地位尊贵,而且深受皇帝宠爱,十八岁便为侍中,善于骑马射箭,行军打仗。霍去病17岁那年,首次跟随大将军卫青舅舅出征漠南,汉武帝封霍去病为骠姚(piào yáo)校尉,话说回来,此次出征,霍去病即便啥也不干,也不会有人敢为难他,因为大小他也是个官儿,更何况汉朝时的校尉,其官阶仅次于将军,不过在舅舅卫青眼里霍去病只不过是个初生牛犊罢了。于是,卫青在排兵布阵的时候,决定兵分六路,公孙敖为中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信为前将军,苏建为右将军,李广为后将军,李沮为强弩将军,至于霍去病所率领那800骁骑,并不在预定的计划之内。究其卫青本意,可能也就是让霍去病去战场周边转转,捡点漏网之鱼啥的练练手儿,霍去病毕竟是卫青亲外甥,万一在战场出点叉子,如何向自己姐姐交代,于是霍去病的800骁骑,充其量是保护霍去病人身安全的,即便霍去病的800骁骑一个敌人没杀,也不影响整个战局。可让人没想到的是,霍去病还真就初生牛犊不怕虎,竟带着他那800骁骑,出人意料地深入敌后数百里,然后直接端了防守空虚的匈奴老窝,并斩敌2028人,杀匈奴单于祖父,俘虏单于的国相及叔叔,随后。霍去病率兵全身而返,而夺得此战头功。汉武帝闻报大喜过望,随即册封霍去病为冠军侯,以取“功冠全军”之意,以此向世人宣告,汉家最耀眼的一代名将霍去病横空出世。就在大将军卫青建功立业的同时,霍去病也渐渐地长大了。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天,霍去病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独自率领精兵一万出征匈奴,即著名的河西大战。意料之中,19岁的统帅霍去病不负众望,在千里大漠中闪电奔袭,打了一场漂亮的大迂回战,在其六天之中,霍去病转战匈奴五部落,一路猛进,并在皋兰山与匈奴卢侯王、折兰王打了一场硬碰硬的生死战。此战中,霍去病惨胜,一万精兵仅余三千,至于匈奴损失更是惨重,卢侯王和折兰王都战死,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被俘虏,斩敌八千九百六十,匈奴休屠祭天金人也成为汉军战利品,在这场血与火对决之后,大汉王朝之中再也没人质疑少年霍去病的统军能力,甚至,霍去病已成为汉朝一代军人的楷模、尚武精神之化身。同年夏天,汉武帝决定乘胜追击,展开收复河西之战。此战,霍去病被任命汉军统帅,并再次孤军穿插奔袭,深入敌后而决战决胜,从而在祁连山下斩敌三万余,俘虏匈奴王爷五人以及匈奴大小阏氏、匈奴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共计六十三人。经此一役,匈奴不得不退到焉支山北,汉王朝收复全部河西平原,使得所向披靡的匈奴鞑子终于撞响丧钟并唱出哀曲:“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从此,汉军军威大振,而十九岁的霍去病已成为匈奴闻风丧胆的战神。两场河西大战后,匈奴单于决定整肃军纪,想借此狠狠地处理一再败阵的浑邪王,不料消息走漏,浑邪王和休屠王由于害怕便打算投降汉朝。汉武帝不知匈奴二王投降之意真假,遂派霍去病前往黄河边受降。霍去病率部刚渡过黄河,恰遇匈奴降部哗变,面对如此危急态势,霍去病带领数十名亲兵冲进匈奴大营而直面浑邪王,并令他诛杀哗变士卒。而这一刻,浑邪王到底怎么想的鬼都不知道,他完全有机会把霍去病扣为人质并杀之报仇,然而,浑邪王最终放弃,他被这位敢于孤身犯险不惧生死的少年将军给彻底镇震慑住了,霍去病的气势不但镇住浑邪王,也镇住了四万多名在场的匈奴官兵,致使匈奴河西受降顺利结束,而汉王朝版图上,从此多出来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等四郡,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对外虏的受降,似的饱受匈奴侵扰之苦的汉朝军民终于扬眉吐气,更使得大汉王朝奠定了国为强者的信心。元狩四年(公元前119),为了彻底消灭匈奴主力,汉武帝发起了规模空前的“漠北大战”。这时的霍去病,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汉军的王牌。汉武帝对霍去病的能力无比信任,在这场战争的事前策划中,原本安排霍去病攻打单于,结果由于情报有误,这个对局变成卫青的,霍去病没遇上他最渴望的对手,却碰上凶猛无比的左贤王部。应该说,此战可以算霍去病的巅峰之作,善于机动作战的霍去病大军,开始就马不停蹄地奔袭两千里,深入漠北寻找匈奴主力,在随后战役中,汉军以一万五千的损失量,歼敌七万多匈奴兵,俘虏匈奴王爷三人,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也许是太渴望对决匈奴单于,“独孤求败”的霍去病一路追杀而来到蒙古复地,在那里,霍去病率大军举行了盛大典礼:祭天封礼于狼居胥山;祭地禅礼于姑衍山。这是一个神圣仪式,也是一种必胜决心。封狼居胥之后,霍去病率军继续追击匈奴,一直打到翰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方才回兵。从长安出发,直至贝加尔湖,在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沿途大小战斗无数,且每战皆捷,这是怎样的辉煌成就。经此一役,“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霍去病和他的“封狼居胥”,从此成为中国历代兵家人生的最高追求,终生奋斗的梦想。霍去病生为奴子,长于绮罗,却从来不曾沉溺于富贵豪华,他将国家安危和建功立业放在一切之前。汉武帝曾经为霍去病修建过一座豪华府第,霍去病却拒绝收下,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短短八个字,因为出自霍去病之口而言之有物、震撼人心,刻在历朝历代保家卫国将士们的心里。霍去病少言多行,从不说空话。汉武帝曾经想亲自教他孙武兵法,他回答道:“打仗应该随机应变,而且时势变易,古代的兵法已不合适了。”霍仲孺当初不愿做胎中霍去病的父亲,母亲卫少儿也就从来不曾告诉过霍去病自己的身世。多年后,当霍去病立下不世功勋,已位极人臣,才晓得自己其身世。有一回,作为骠骑将军的霍去病带领大军去打仗从而路过平阳(今山西临汾),决定登门拜望霍仲孺并向这位当年抛弃自己的父亲下跪道:“去病早先不知道自己是大人之子,没有尽孝。”霍仲孺愧不敢应,回答说:“老臣得托将军之福,此天力也。”随后,霍去病为从未尽过一天父亲之责的霍仲孺置办大量田地、房宅、奴婢后离开。得胜还军后,霍去病又经过河东,把十几岁的异母弟霍光带到长安并栽培成材。然而,这一年的霍去病,才年仅二十二岁,在完成如此不世功勋之后,霍去病登上了他人生顶峰:大司马骠骑将军。然而仅仅过去两年,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24岁的骠骑将军霍去病却英年早逝。至于霍去病的死因,一直有两种说法:其一,说是在漠北之战中匈奴人将病死的牛羊等牲口埋在水源中,因此水源区产生大量瘟疫,而霍去病恰在此处饮食带有瘟疫的水而感染病倒。其二,则因为他杀死李敢而遭到报应。原来李敢是飞将军李广的儿子,公元119年,汉武帝决定对漠北用兵,为此特派卫青、霍去病担任指挥官,各率领5万骑兵讨伐漠北地区的匈奴军。这次战役,汉武帝并没有将李广纳入本次出征班列,这让李广觉得有些失落,便主动找到汉武帝请缨,希望能参与这次战役。汉武帝认为李广年龄大,不想让他出击,李广不是这样想,觉得自己如若失去此次战机就有可能永远失去封候进爵的机会,于是,在李广多次请求下,汉武帝终于将李广派到卫青手下任副将,并嘱咐卫青不要让李广担任先锋官,毕竟其年龄太大。卫青接受命令后,逐让李广绕路去伏击匈奴,李广对此很不满,觉得这是一招险棋,很容易让自己迷路,从而贻误战机。然而,卫青作为军队最高指挥官,拥有决策权,否决了李广要求,李广无奈,只能依照命令出击。果不其然,李广的军队因迷路而没能及时到指定地点集结,从而完成包围匈奴军的计划,以至于卫青的整个围歼匈奴单于之战略部署彻底失败。结束任务后,卫青派人到李广处询问其原因并准备上报朝廷。李广得知消息后,直接说和自己手下没关系,是自己带军不利,说自己要到卫青处辩解。不料走在半路上,李广越想越窝囊,便仰天长叹道:“我从少年起与匈奴作战七十多次,如今有幸随大将军出征同单于军队交战,可是大将军又调我的部队走迂回绕远之路,又偏偏迷路,难道不是天意吗?我已六十多岁,不能再受此污辱。”说完这句话,李广便拔刀自尽。李广营中将士得知消息为之痛不欲生,不少百姓也纷纷落泪。李广死的时候,长子李当户,次子李椒都已经过世,仅留下幼子李敢。李敢是位出色将领,父亲自杀的时候,他已经在霍去病营中立下大功,被赐为关内侯。他本想战争结束后,将这件喜讯告诉父亲,哪知传来李广自杀消息,这让李敢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这件事情一定是卫青在使坏,因而便将卫青视为势不两立之仇人。公元前118年,李敢找一个机会,将卫青打伤,可卫青并没有找他麻烦,而是选择了忍让。然而,霍去病得知舅舅被李敢所伤的消息,有些难以忍受,便打算找机会报复李敢。经过一段时间蛰伏,霍去病终于等到机会,决定在汉武帝狩猎时下手。因为狩猎的时候,凶猛的野兽时常出没,霍去病便可以将李敢之死推给野兽,让自己逃过法律处罚。于是,霍去病于狩猎之中先找个地方隐蔽,再趁李敢不注意,拉弓搭箭射死了李敢。不过,李敢死亡真实原因,很快就被汉武帝掌握,经过一番思索,汉武帝选择包庇霍去病,对外则宣布李敢是被鹿撞死的,但这理由没有多少说服力,李敢是位身经百战将领,不太可能出现如此情况,可是大家又不敢怀疑,毕竟说这句话的人是皇帝,皇帝金口玉言,大家只能选择相信。随后,汉武帝将霍去病调离京城,派他去朔方城避避风头,就在霍去病前往朔方途中,因误饮污染水源而亡故。《史记》卷二十建元以来侯者年表第八中补记:“光未死时曰:「臣兄骠骑将军霍去病从军有功,病死,赐谥景桓侯,绝无后,臣光愿以所封东武阳邑三千五百户分与山。」”这是史书中对霍去病死因的唯一记载。汉武帝对霍去病的死非常悲伤。他调来铁甲军,列成长阵,然后沿长安一股脑儿排到茂陵霍去病墓地,并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之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之奇功,随后将霍去病谥封景桓侯,取义“并武与广地”,彰显其克敌服远、英勇作战、扩充疆土之意。一代天骄,就此安息。
卫霍功高皆灭族-----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忽然去世,这使得卫家在朝廷的实力大打折扣,更糟糕的是,十一年之后,即公元前106年,卫青竟也溘然长逝,大汉王朝的两大“守护神”正式结束对其庇佑。而这时,汉武帝其他妃子也为他生下许多儿子,众子夺嫡,后宫历来波诡云谲,眼见着卫家势力逐渐衰弱,对“太子之位”的觊觎也跃跃欲试起来。于是,宫廷内斗逐渐酿成一场巨大的悲剧。严格来说,太子刘据由于其母是皇后卫子夫,自然也算是“卫家”势力一部分,而其他势力若想搬掉刘据而获得太子之位,就必须先解决卫家,因为卫家一族在整个朝廷已经盘根错节。这事还得从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说起,当时居住在上林苑建章宫的汉武帝突然看见一个男子带剑进入龙华门,何人能够穿过层层设防的侍卫而进入宫廷?这令汉武帝感觉极为蹊跷,于是命人抓捕,结果该男子弃剑逃跑,侍卫们并未抓到。同年十一月,惊魂未定的汉武帝征调三辅地区的骑兵对上林苑来个全面搜查,同时下令关闭长安城所有城门,直到十一天后才解除戒严。当时有位被称为“阳陵大侠”的人,名叫朱安世,正在被汉武帝通缉。这位“阳陵大侠”并非什么锄强扶弱的侠义之士,而是一个“以武犯禁”之人,也就是用暴力触犯律例之人。恰在此时,皇后卫子夫的外甥(卫子夫大姐卫君孺之子)公孙敬声,在世袭其父亲公孙贺的太仆之职后,仗着卫氏家族在朝中影响力,骄横奢侈,擅自动用北军军费一千九百万钱,事败后被逮捕下狱。公孙贺在得知皇帝通缉朱安世之后,便请求汉武帝让自己负责抓捕“阳陵大侠”朱安世,而为自己儿子公孙敬声赎罪。不久,公孙贺果然将朱安世逮捕并移送朝廷,眼看儿子的罪名就要被赦免,结果朱安世为报复公孙贺,竟然从狱中上书朝廷,诬告公孙敬声与汉武帝之女阳石公主私通,并在皇帝专用的驰道上埋藏木人,以“巫蛊之术”诅咒汉武帝等等罪行。而正在病中的汉武帝本来就疑心重重,认为自己的病并非空穴来风,再加上那个莫名其妙的剑士闯入宫廷令他不得释怀,因此,汉武帝在接到举报后,顿时怀疑自己确被人诅咒了,于是下令追查。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正月,公孙贺被逮捕下狱,后经酷刑审讯,屈打成招,调查结果“罪名属实”,公孙贺和公孙敬声爷俩全部被杀,并被灭族。至于此案,还导致了阳石公主和皇后卫子夫的女儿诸邑公主、以及卫青的长子卫伉全部被杀,卫氏在朝廷内部的政治盟友也因此事而损失殆尽。当时,惯用各类旁门左道的方士和巫婆已经有很多来到京师长安,有些女巫甚至得以进入宫廷,教授宫中妃嫔使用巫术。在巫蛊之祸爆发之后,后宫之中原本就有仇怨的妃嫔们便相互告发,都说对方用巫术诅咒皇帝,汉武帝盛怒之下将被告发之人全部处死。一时之间,后宫妃嫔、宫女和被牵连的大臣数百人先后被杀。不久后,汉武帝在一次白天小睡之中,梦见有数千木头人手持棍棒袭击自己,惊醒之后顿感身体不适。汉武帝宠臣江充见状,由于与太子刘据有怨,为避免汉武帝去世后自己被清算,于是先下手为强,红口白牙地对汉武帝说,皇上的病都是因为有人用巫术诅咒而造成的,汉武帝吓得浑身发软双腿打颤,并立即任命江充为特使,负责调查此案。江充奉令之后,一心想将此案做大,于是采取刑讯逼供、栽赃陷害等方式,令朝野一片腥风血雨,官员、百姓之间,凡是有仇怨者纷纷指责对方使用巫术,而一旦被举报,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这使得从京师长安、三辅地区一直到各郡、国,多达数万人先后被杀。随后,江充又对汉武帝说“宫中有蛊气,如不除去,陛下的病就不会好转。”于是汉武帝派江充入宫调查,江充故技重施,用栽赃陷害的方式诬告太子刘据,扬言“在太子宫中搜出的诅咒木人最多,还搜出大量书写大逆不道之语的丝帛。”太子刘据恐惧之下,与少傅石德等人商议之后,本打算亲自前往甘泉宫向父皇解释清楚,但因江充逼迫过甚,无奈之下派人抓捕江充等人,将其全部杀死。然后,太子刘据一方面将消息告知亲娘卫皇后,另一方面调动长乐宫士兵,全部武装起来,而这一系列变故,使得长安城中混乱非常,纷纷传言“太子已反”。汉武帝起初并不相信,派人前往调查,结果使者并不敢进入长安,回报说“太子的确已经起兵造反”。这下子彻底坏了,汉武帝大怒,立马指派丞相刘屈氂率兵平叛,而此刻的刘据,因为无法联系到在长安城外甘泉宫养病的汉武帝,于是只好向母后卫子夫借兵用以抵抗“平叛军”,或许卫子夫深知此时中了他人圈套,却已经无法避免,于是将自己的卫队和武器都给了刘据。刘据就此占据长安城对抗汉武帝的平叛军,双方激战五日,死伤数万人,刘据战败之后逃出长安。至于那些刘据的门客、跟随刘据发兵守城的、放刘据逃离长安的一系列人员全部抓捕到案并以谋反罪被灭族。而逃到湖县泉鸠里的太子刘据,最终自缢身亡,他两个儿子则同时遇害,皇后卫子夫也因此事自尽身亡。而直到此时,汉武帝才幡然悔悟、追悔莫及,才明白他自己掉入别人的圈套中。但是,斯人已逝,再怎么做都无法挽回太子刘据和卫氏一族及相关受牵连的数万人命,追悔又有什么用呢?可惜可叹,一生忠勇的卫青辛苦守护江山,却落个这样下场;也可惜贤明太子刘据因小人而背锅含冤身死,还有那无辜的数万冤魂。而这场“巫蛊之祸”,也让汉武帝几乎“家破人亡”,虽然,汉武帝当时异常愤怒,但事后反思逐渐回过味来,知道太子的冤屈所在,只是被江充逼迫其实并没有造反夺位的想法。由此,汉武帝开始转手清算那些制造此冤案的有关人员,以及那些曾经与太子为敌的人士,可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此时,诬陷太子刘据的江充已死,汉武帝不依不饶决定族灭其全家;黄门苏文被烧死在横桥上;曾经对太子加以兵刃的人,开始被任命为北地太守,后来被汉武帝灭族。镇压太子的丞相刘屈氂被腰斩,他的妻子被在闹市枭首。刘屈氂的儿女亲家贰师将军李广利当时正在出征匈奴,知道后大惊失色,仓促出击匈奴希望能立功赎罪,结果兵败投降,被汉武帝灭族,因镇压太子而立功封侯的莽通与亲近江充的兄长侍中仆射莽何罗,因江充被灭族而心怀恐惧,图谋行刺汉武帝,失败后被灭族。另外,一位镇压太子而因功升御史大夫的商丘成,被指诅咒汉武帝,而自杀。随后,汉武帝又修建思子宫,用来缅怀太子,随后册立自己的小儿子刘弗陵为太子,为了防止自己死后主少母壮,母以子贵,重演吕后篡刘之事,汉武帝又赐死了刘弗陵的生母。汉武帝死后,托孤给霍光、金日磾与上官桀、桑弘羊。而这位首铺大臣霍光正是霍去病的弟弟。后来四大臣中,金日磾辅政一年就病逝了,霍光由此大权独揽,这便引起上官桀、桑弘羊之不满。于是,两人联合汉武帝刘彻的女儿鄂邑长公主、燕王刘旦,准备发动政变杀死霍光。事情败露后,鄂邑长公主、燕王刘旦自杀,上官桀、桑弘羊两人被灭族。霍光一辈子辅佐四代皇帝,分别是汉武帝刘彻、汉昭帝刘弗陵、汉废帝刘贺以及汉宣帝刘询,这四代皇帝基本上承载了整个西汉最重要的历史,长达40年的辅政过程中,除了汉武帝,后面三代皇帝都是靠霍光来主持朝政,可见霍光是个非常出色的政治家。汉武帝年老的时候,霍光一直小心翼翼服侍在左右,虽然霍光的官职只是个不起眼的轻车都尉,却能在汉武帝临终前,接过辅政大臣的重要职位,足见汉武帝对霍光的信任程度。而霍光主政后,汉昭帝刘弗陵基本就是个摆设,刘弗陵从8岁登基,一直到21岁驾崩,13年的时间里,霍光一直主持朝政,是西汉最有权力的人。换句话说,霍光就相当于君主立宪制国家的首相,是掌握实实在在权力的人物。可惜汉昭帝去世的太早,为此霍光必须要选择一位新皇帝辅佐。于是在汉昭帝的侄儿辈中选择了昌邑王刘贺。刘贺是个比较有想法的皇帝,他上台以后,各种荒唐事情都给干了,这不由得不让霍光萌生了废除皇帝的心思。自古以来,没有哪位权臣是敢于轻易废除皇帝的。陈平、周勃废除后少帝,原因是他身上有吕家的血脉,必须要废除并且杀掉。而刘贺是汉武帝正儿八经的孙子,没有足够的理由,当然不能废掉,而霍光给出的理由极其简单,荒淫无道,就四个字。刘贺只做了28天的皇帝,就被霍光赶下台。而刘贺下台以后,霍光再次筛选皇帝,最终选择了汉宣帝刘询。刘询是汉武帝的曾孙,汉昭帝的侄孙,汉废帝的侄儿,所以刘询做皇帝也是合理的。这就是说,在汉昭帝去世以后,霍光手里掌握废立皇帝的权力,这相当于朝中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霍光做任何事情。权力大到如此地步,是非常罕见的。至于这位被霍光新立的汉宣帝刘询,却是一个苦命人,因为他爷爷戾太子刘据得罪汉武帝,结果全家被杀,只留下刘询一个人。刘询原来叫刘病已,一直被关在大牢里,即使被放出来,也失去贵族的待遇,成为一个普通百姓。所以刘询娶了牢头许光汉的女儿许平君做老婆,等到刘询称帝以后,他便将许平君立为皇后。而霍光的媳妇霍显希望自己的女儿霍成君能够成为皇后,于是买通御医官在许皇后怀孕期间下毒,最终,皇后许平君在生下皇子刘奭之后便中毒而死。随后,霍显还屡次想杀许皇后所生太子,但最终也未能得手。汉宣帝很聪明,许平君是其贫贱时妻子,情同连理恩爱非常,但他忌惮霍家势力,只能将泪水往肚子里咽,并同时装出一副宠爱霍成君的样子。然而,汉宣帝与霍光之间的梁子就算是彻底结下了。汉宣帝由于手里没有权力,所以他不敢声张,不仅没有调查事情真相,反而将霍成君封为皇后,给足了霍光面子。而霍光知道霍显毒杀许皇后之后,虽然也吓出一身冷汗,却也没有举报自己的老婆,可见霍光对这件事最终还是默许的。其实,霍光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只知道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身家性命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至于傀儡汉宣帝刘询,对自己永远是那么恭敬有礼,从来没有加害意思,所以霍光便认为汉宣帝真的是天下第一性格单纯头脑简单的傻瓜。其实,汉宣帝藏得很深,整个一个潜伏爪牙忍受,等待报仇机会的豹子。就这样,汉宣帝一直熬到霍光去世,这时,霍光的儿子霍禹打算接任大将军之职务,结果被汉宣帝断然拒绝。汉宣帝已经暗中培植了自己势力,并且早就赢得部分大臣的支持,所以此时的汉宣帝已经敢于和霍家相抗衡。不出所料,汉宣帝刘询亲政之后,立马提拔魏相为给事中(后来又任命为丞相),邴吉为御史大夫,并委任岳父许广汉重要差事,将权力慢慢收回手中;另一方面,汉宣帝刘询先将霍光两个女婿调离宫中禁卫统领之职,霍光的孙女婿、外甥女婿也调离军队,全部换上自己的人,然后又升任霍光之子霍禹为大司马,明升暗降,剥夺了他右将军的实权。这样一来,军权也收回了。清除霍家势力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后,于公元前67年,汉宣帝册立自己与许平君所生之子刘奭为太子。霍显气得几乎吐血,她想让霍家外孙当皇帝的美梦就要破灭,而一步错,步步错,也只能在错误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于是,这个疯狂的女人再生毒计,让皇后霍成君下毒害死太子刘奭,怎奈刘奭的奶妈也是聪明人,处处提防,霍成君无法得手。然而,霍家人虽然骄纵跋扈,但基本智商还是有的。早在汉宣帝刘询重用魏相的时候,他们就感觉到不妙,因为魏相与霍光早有嫌隙。后来,汉宣帝慢慢调换霍氏一党官员,霍家的人就更加慌乱了,但霍光已死,霍家没有人能像老头子那样具有强大威望,巨大威慑力,他们徒呼奈何之余,还保留着一丝希望:即使丢掉实权,甚至失去荣华富贵,可保留性命无虞的希望还是可能的,毕竟霍家曾经对大汉无论在军事还是内政方面都有大功。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想到谋反。然而,许皇后之死的真相慢慢流传开来,这时,霍显开始真害怕了,于是把毒杀皇后的实情以及想要毒死太子的事告诉了霍云、霍山,霍禹等人。这些人一听,个个面无人色,如此滔天大罪,汉宣帝就算是再仁厚,他们留住性命的可能性也是零。至此,霍家人已没有退路,只有谋反一条道跑到黑了。于是,霍家人计划先杀死魏相、许广汉等汉宣帝之亲信,进而挟持上官太后,废掉汉宣帝,再立霍禹为帝。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都在汉宣帝的掌控之中。于是,宣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霍家及其党羽一网打尽,并灭其九族。至于霍成君,宣帝并没有立即杀她,以谋害太子之罪废去皇后之位,打入冷宫——昭台宫,霍成君在那里顽强的生活12年。汉宣帝忍无可忍,于公元前54年,再度下令将其迁往更为荒僻的云林馆,霍成君终于彻底绝望而自杀。由此,名震海内环宇,无比荣耀显贵的霍氏家族,因霍光老婆霍显的贪婪无度,无法无天,而在罪恶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最终全族灰飞烟灭,让人唏嘘不已。
心碑-----即作为个人情感,所经历或阅读的一些事、一些人在脑海里镌刻至深,萦绕不去,反复回味,反复感动,并将其深深珍藏,这种纯属个人感受的体验,谓之心碑。
两昆仑----代指卫青与霍去病霸气伟岸一如昆仑山。

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

2022-1-17农历十二月十五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