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 作者: 梦溪笔谈。
  • 发表于: 2017-04-07 11:19
  • 字数:2613
  • 人气:650
  • 评论:1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天地那么大,人潮那么汹涌。那个不可知的未来,终会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尽管我一直都在努力,把自己雕琢成你喜欢的模样。 预备在哪个情人节,鼓起勇气走到你面前。 把我整个毫无保留的递到你手里。我希望你能收下,别将我所有温热的爱意 冰封到零度以下。 你知道我的敏感与脆弱。 就像我那虚弱的文字一样,苦心积虑的写完几行,总是急切盼忘着,早点儿被你看见。 哪怕你只是默默点赞,也会让我欣喜的不知所已…… 


都说大学校园里的恋爱,不掺杂着功利性质。没有那么多出于家世背景和经济条件的考量,也就更容易遇到真爱。校园里喜欢一个人,也许只是因为社团活动的时候,那个儒雅风趣、棱角分明的侧脸。 也许只是因为图书馆借阅的时候,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书橱上的同一本“村上春树”。 也许只是因为课间嬉闹,不小心撞的满怀之后 两人慌张致歉时的四目相对。可那个不单纯的眼神,就让人忘不了。 那个眼神里的温柔和深情,会让你望着教室窗外的香樟树呆上整整一个早晨。 


跟大多数女生一样,不打理好前额的刘海、不挤掉恼人的粉刺、不穿好新淘来的卫衣,搭配着花色在落地镜前面转上三五圈,我是绝不肯放自己出门的。记得那个傍晚,周五的夕阳底下。我拎着水壶和同寝室的姐妹在餐厅门外的小路上, 玩的忘乎所以。 不曾想,他突然从我身后经过。 我抬头看见他,脸部的温度骤然失去控制。 


遇见他,是在那次大学英语演讲比赛上。那天的英语演讲大赛,我自以为下过一番功夫。短短十几行英文,怎么也能字正腔圆的说下来。没想到从幕后排队走向大礼堂讲台的时候,扫了一眼下面黑压压攒动的人头和前排各路领导毒辣辣的目光。我瞬间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我心里绝望的念叨着大慈大悲的疯狂李阳, 求他赐给我力量。又暗暗在胸口比划着十字,向基督耶稣发出求救信号。结果心跳反而更加剧烈,随后扩音器里传来我的名字。我忍着被那些目光千刀万剐的感觉,走向大礼堂中央。晃眼的聚光灯下,我把心一横, 想着这次肯定死定了。 


后来的事情是,我依然好端端的活着。演讲完坐回后排,我捂着胸口长久没有熄火的发动机,脸热热的望着台上下一个选手。这时候一个叫“宋哲”的男生,迈着大步子走上讲台。看他中分的发型和刀削斧劈般的尖下巴,有点像我床头五块钱一张的李易峰。长得帅的男生英语能靠谱吗? 我等着看他出丑,我甚至已经设想到, 他卡词时红着脸局促不安,惹来全场爆笑的样子。


可事实证明我错了,而且是天大的错。他演讲的主题是一篇关于“科技改变生活”的文章。稿子里十几个字母组合的生僻词汇,在他充满磁性的嗓音里,流利生动的程度跟英语听力里的标准不相上下。后来我一直后悔,当时只顾着如醉如痴,竟然忘记用手机录下来。等全场掌声响起,他终于华丽谢场了。


他走到最后一排坐到我旁边,我大着胆子小声的“嗨”了一声, 表示他演讲的很不错。他嘴角微微一努,有些玩世不恭的朝我点点头。一对炯炯放光的大眼睛,竟然让我腼腆的红了脸。这种回应也许在别人看来有些不羁,可在我眼里却变成了洒脱 而且嫁接在他的才华横溢上,变成了一种莫大的好感, 很快胀满了我的胸口。 


四周一片哗然之后 又恢复了安静,我却再也安静不下来。为了保持会场纪律,我没有找到话题跟他搭讪。我假装热心演讲比赛,注意力却全在他身上。我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他鼓掌时,纤长白皙的手指。猜想手指这么好看的男生,生活一定打理的井井有条。我仔细辨别着全场爆笑的时候,他喉咙里清脆的笑声。甚至幻想这嗓音有一天会对我耳语着情话。我还装作侧身掏手机,撇了一眼他的大长腿 很匀称、很健美、很有安全感…… 。直到全体离场的时候,我始终在找话题开口,好几次话到嗓门 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后来回到寝室、回归正常生活。那种好感就渐渐变的粘稠,粘稠的让人发疯。 图书馆、自习室、体育馆、台球厅,他可能出现的各种场合我都去过了。我很想看到他,却几乎从未看到他。 我发动舍友四处打听他的消息,通过寝室的姐妹 我隐约知道他是工商管理系的,有室友故作神秘的说他经常去音乐社敲架子鼓、还有室友说他有个魔鬼身材的女朋友,让我别痴心妄想了。 我狠狠白了她一眼。 


两个月后,我一点点了解。甚至连他的身高体重、连他在图书馆 喜欢坐第四排靠窗的位置都清楚的知道。却总找不到他落单的机会。即使在心里,在姐妹们面前,我已经恬不知耻的把他据为己有。每次开玩笑,都把他说成我们家的那谁谁。可事实上,我却深知自己不可能公然走到他面前。也许女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能像男人那样主动出击。只能暗示,外加若有若无、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这才是女人掌控一段恋情的三大法则。 


很多个辗转难眠的夜晚,我都在想“也许我们就会这样下去,直到四年毕业也不可能产生交集。况且他那么优秀,肯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不可能”这个词一旦出现,就像一道鸿沟 把他远远的隔在了彼岸。岸边是十里桃花,他衣袂飘飘、唇边横着一管萧 愀然站在船头。终于顺流而去,渐行渐远了。 至于我的那一份爱慕,就这样保留在心里也许会更好。 


也许奇迹总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出现。两个月后的那天,在校园里撞见。我觉得自己那天的状态,在他眼里一定糟透了,最钟意的背带裙没有穿出来 被他看见。 前额苦心打理的空气刘海,也被晚风刮的一塌糊涂。 


幸亏我急时收住了挠舍友痒痒的神通,站直了身子。我看了他一眼,眼神慌乱的不知所以。他似乎感觉到我眼神里的异样,也扭过头看我 狂乱的心跳让我有些窒息。 我怎么能回避、怎么能躲开 我深深喜欢了那么久。我们的眼神在来来往往的人潮里 第一次撞见,我感到自己的心在快速的融化,被他炙热的眼神照成了温煦。 我和他之间 分明有一条线,那条线将我悬空了起来 像一只轻飘飘的风筝。 


我好想在凝望的眼神里,把心里自言自语过许多遍的话,都告诉他知道。可相遇的时间那么短,他终究要莫名的走开。室友一个劲的清嗓子,也没有让我鼓起勇气 喊他停一下。 后来回到寝室,待我思绪渐渐从迷乱里走出来。伸手给自己倒水喝,才知道手里的水壶 并没有打到什么水。 


直到后来,辗转过许多个不容易, 终于从朋友的朋友那里 打听到他的微信。发信息给他的时候,我每一个字都那么小心翼翼, 生怕给他落下一分一毫不温柔的印象。我仔细翻看了他这两年几乎所有的朋友圈状态,又忐忑不安的翻看他的留言板 以及他的回复。生怕看到别的女生写给他的暧昧,而他又不十分清晰的拒绝。 


整整两天我都在等待回复,我急于知道关于他的一切,我问他的兴趣和爱好、问他的学业、问他的家乡,穷思冥讨的想让自己和他的生活建立起某种联系。 甚至连他所在的 那个之前从未听闻过的小城,也觉得亲切可爱起来。 


“但是,你有没有女朋友?”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