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觅涯网!让我们泛一页扁舟,文海觅涯!
推荐

纹绣的浮云

  • 作者: 凝月醉
  • 发表于: 2013-06-22 03:26
  • 字数:1602
  • 人气:1354
  • 评论:0
  • 收藏:0
  • 点赞:0
  • 分享:

  也许是冬日凛冽的寒风凝滞了灵动的脚步,好久不曾再到屋后的小山上鸟瞰这座城市的全景。近日,不知何因,郁郁之气充塞胸中,远眺的渴望如阔别多年的密友骤然闯进混沌的脑海,自此,盘桓不去,终日牵肠挂肚。
  周末上午,慵懒的冬阳恍若易安居士笔下的愁妇,“日晚倦梳头”!迟迟疑疑地将天边的寒气轻轻挥去,一张愁容写满惨淡的愁伤。朔风则吹奏起一曲离别的洞箫,呜咽的悲声是这个冬日留给大地唯一的声响。站在苍凉的阳光下,我瞟了一眼太阳的光矢,向山上攀登。
  风撕扯着轻盈的丝巾,仿佛在缠绵地发出一场劲舞的邀请,绅士般的手势托起飘逸的风采!而林中静寂无声——光秃秃的树干在怅惘的灰天中兀自直立着,也许是北风的频频眷顾,拈去了树冠遗留的最后一片叶,徒留一枝枝峭丫沉默在严霜冷雪的浸润中。
  拾级而上,碾碎的叶的残骸偶尔咿呀地滑过脚下僵硬的台阶,从一弯根系飘零到另一弯根系,处处是家,处处又不是家,何时陨落成泥,融入尘土,那里就是她绿色的归冢。捡一枚枯黄在手,蜷缩的边缘有冷露击打的印痕,叶脉上最后的一丝水汽被风干锈化,脱落的斑纹背后是磨蚀残破的皲裂。
  扬手,扬起手中这份生命的轻薄,看它随风挣扎着翩跹而去,我轻轻地叹了口气,抽芽无声,归隐无痕!静默隐忍地走完短暂的一生,将无所禁忌,蓬勃向上的绿彰显给这个世界,从此“绿”与“叶”相依相存。
  怔怔然,山顶那熟悉的小广场闪现在眼前,刹那间有种恍若来生的眩晕。上次来这里时正值草木葱茏的夏季,枝繁叶茂,野草丛生!而如今,燃尽的野火横扫地表,褪去翠衫的贫瘠的大地瑟瑟抖动着,幽泣着!冰凉的大理石砌成的围栏被一层层烟尘蒙去了光泽,薄暮轻笼中回望藤蔓覆蔽的夏影。灰——融合了大自然的凝重与轻浮,在思索中俯仰,蕴含,积存,蓄势待发!
  冥冥灰色中,迎着寒风,我登上广场中心那方巨石,向南眺望,希望那与我遥相呼应的远山与蜿蜒静卧的水域能抽离心中郁结的思绪。可眼帘似被厚厚的幕布屏蔽了一般!我的心痛了!那山峦,那宽阔的湖呢?也在冬日里眠去了么?
  我搜寻着,那由无数面小镜子连缀而成的湖水,已化成点点呜咽的虚线,在黑魆魆的摩天大楼背后委屈地张望着!哦,是这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这价格不菲,让问鼎瞠目的大楼,这需要每一道目光仰止的大楼阻隔了我的视线,亦阻断了我悠长的情思。踮起脚尖,希望能穿过那未竣工的几座大楼,再望一眼这幅山水相依的美卷,可奔腾的建筑高架敲碎了我残存的希望,颓然跳下巨石,我无语,这巨石,曾经有多少人登临远望,将舞钢的江南之美留影传扬!“北国小江南”的美誉远播省内外不也缘于这山这水的完美合璧吗?
  几个月前,借泠泠月色,还曾沉醉于一种“浮云忘却,观灯火阑珊,静湖处子,独依青山”的惬意之中,那时,看带形的龙泉湖环一锦碧柳,大红灯笼高挂于每一棵枝条垂曼的柳枝中,更显得翠色嫣然!饱蘸夜色的湖水脉脉含情,独映一盏盏璀璨流光的精巧水灯与泛着涟漪的影儿嬉戏,逗留!可如今,山水依旧,深情的旋律依然在耳畔唱响,而眼前辽阔抒怀的图画已一去不复返!我到哪里?到哪里寻觅了却我梦呓的一孔平台?到哪里再望一眼我魂牵梦萦的山水之恋?
  脚下隐约于苍郁林中的红顶庙宇即将落成,鲜艳的红色在这片灰色中尤为刺目。哗啦哗啦的搅拌机沉闷地振碎了林中鸟语的婉转。有人说,人文建筑给了这山,这林,这水说不尽的生命力,真正实现了它们的价值!也正因如此,这曾经原始的,未经雕琢的顽石愚木被宏伟的巨笔圈圈点点!亭台楼阁,盆景花榭招徕着游人纷至沓来,香火旺盛!经济增长呈直线上升!可这林中的鸟儿何时栖息无枝?这枝上的果儿何时未红先夭?这盘根虬枝的林木何时齐地而斩?这土地中生生不息的小生命何时无了松软的家园?……当我们自得地欣赏自己的杰作时,又何曾征询过另一中生命的低唤?
  古之陶翁曾以自然的无酬馈赠而倍感幸运。我也曾一度艳羡古雅之士寄情山水的悠然!可如今,又有几处僻静之所能让你听潺潺水声?与飞鸟相与而还?
  这纹绣的浮云啊!何时散去,守得云开碧水来!!! 

  • 收藏

  • 点赞

  • 分享

  • 打赏

粉丝动态